第 77 章 

  上自習課的時候,孟溪南做題做煩了,便問陳小米:「有沒有雜誌,給我看看?」

  陳小米從抽屜裡拿出一本意林遞過來:「低調點,別給老師發現了。」

  「你看完了?」孟溪南問道。

  「沒呢,剛借來的。」

  孟溪南隨便翻了翻,直接就翻到笑話那一頁,當看到鸚鵡的那個笑話時,她忍不住就笑了,可在課堂上又不能笑出聲,她只能捂著嘴巴強忍著,結果把眼淚水都憋出來了。

  「什麼笑話這麼好笑?」陳小米奇怪道,孟溪南直接把雜誌推過去,陳小米一看,也中招了。

  那個笑話大概如下——

  小王去逛鳥市,發現一隻鸚鵡標價10元錢,於是他就問賣主,這只鸚鵡怎麼這麼便宜?

  賣主回答:「這只鸚鵡特別笨!我教了它好長時間了,到現在為止就只會說一句話『誰呀』,實在太笨了。」

  小王一想反正也便宜,於是就買下來了,打算慢慢教,結果教了一個月,鸚鵡始終只會說「誰呀」。

  某天,小王去上班了,家裡只有鸚鵡在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鸚鵡就問道:「誰呀?」

  「送煤氣的。」外面的人答道。

  鸚鵡又說:「誰呀?」

  「送煤氣的。」外面的人又回答。

  鸚鵡又問:「誰呀?」

  「……送煤氣的。」

  傍晚小王下班回家,發現門外躺著一個人,口頭白沫,他吃驚道:「這是誰呀?」

  裡面傳來了鸚鵡的聲音:「送煤氣的。」

  兩個人笑得太瘋狂了,因而並沒有注意到最近修練了踏雪無痕的班主任就站在他們身後。

  然後,孟溪南和陳小米就挨罰了,因為孟溪南才是罪魁禍首,所以她被罰站在講台上,把那個笑話念一遍。

  結果,全班哄笑!連班主任都不能倖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