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8 章 

  孟溪南和徐董裴此刻的感覺都是:我勒個去!怎麼這麼倒霉!

  被孟媽媽看到徐董裴,孟溪南本身是不會心虛地,可問題是前段時間剛被孟媽媽審問過有沒有早戀的事,現在難免有些瓜田李下之嫌的感覺,而徐董裴就不說了,哪個男生跑到女生家撞見對方的父母不會尷尬不會忐忑?

  結果,孟媽媽只是打了聲招呼,就沒別的反應了,徐董裴鬆了口氣,趕緊帶著漫畫書溜了,而孟溪南反而膽顫心驚起來,特別之之後的兩天,孟媽媽甚至沒有旁敲側擊打聽徐董裴的事,這不科學!

  孟溪南想到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心裡抖了抖。

  孟媽媽爆發的時候會發生什麼?讓她寫保證書?罰她不能吃飯?還是真的像她之前說的那樣,打斷徐董裴的腿?

  然而她怎麼料也料不到孟媽媽把幾團毛線和一件只有一半的毛衣放在孟溪南前面,用一種「你幫我去樓下買瓶醬油回來」的語氣說道:「你爸這件毛衣前幾天勾到了,脫線了,我要上班沒時間,反正你有時間,就幫忙織回來吧。」

  孟溪南:「……我不會織啊。」

  「不會就學啊!」孟媽媽鄙視道,「誰生下來就會織?都是要學的,我在你那麼大的時候都織了兩件了。」

  好吧,又開始了「我在你大的時候」的嘮叨模式,孟溪南已經很有經驗了,面上專心內心吐槽地聽著。

  「所以說啊,織衣服很簡答的,你開學前絕對可以把它織完的。」孟媽媽把編織教學書放在了孟溪南面前,一臉肯定道。

  孟溪南:……

  所以,這就是您防止女兒早戀的方法?專門挑了最高的孟爸爸的毛衣來拆掉一半,然後讓女兒用整個假期來織?

  孟溪南只想仰天長嘆:媽,你太有才了!

  「媽,那我的數學補習怎麼辦?」孟溪南作最後的掙扎。

  孟媽媽大手一揮:「沒事,你們上高三之後不是要複習麼?到時候再補習好了。」

  孟溪南:……

  媽,你贏了!

  於是,高一的暑假,孟溪南的q`q簽名上掛著「正在修行編織技能,不約不聚不聊ing……」

  跟男友卿卿我我的顧琪琪百忙之中抽空來探監,看到孟溪南坐在地上,仇大苦深地拿著竹針,一針一針地織著時,差點沒笑死。

  「我去!你還真的在學織毛衣啊?」顧琪琪意外道,「你可真夠溫柔賢惠的。」

  孟溪南翻了個白眼,說:「少在這裡幸災樂禍了。」

  「我沒幸災樂禍啊,」顧琪琪笑道,「我還羨慕不來呢,我連圍巾都織不好,更不要說毛衣了,你厲害!」

  「厲害個屁,我是被逼的,你看!」孟溪南可憐兮兮地把右臂伸出來。

  顧琪琪倒吸一口氣,孟溪南右臂上的一根筋,從手腕到手肘,整根都便黑了——那是長時間重複做某個動作累的。

  「你媽可真厲害啊。」顧琪琪感慨道。

  孟溪南點頭。

  「這一招可真猛,我要收著留著以後對付我女兒。」顧琪琪又說道。

  孟溪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