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章 

  孟爺爺孟奶奶回來,看到寶貝孫女臉上刮了一道,自然心疼不已,趕緊去找傷口貼,孟溪南鬱悶極了,現在都不流血了,拿傷口貼貼反而不利於恢復呢,孟爺爺便想起了屋後有一種草藥,搗碎了敷在傷口上會好得很快,便去拔了幾根回來。

  孟溪南看著那幾根帶著獨特味道的不知名的野草,懷疑道:「真的有用?」

  「保管有用,弄碎了敷上去,明天就好了。」孟爺爺說道,「你現在敷,爺爺去做飯,等你敷完正好吃飯,這位同學你也留家裡吃飯吧。」

  徐董裴趕緊擺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一會兒就回去了。」

  「不用招呼他,」孟溪南說道,「他就是姑公的弟弟的孫女的兒子,都是親戚。」

  孟爺爺略微一想,說:「哦,原來是徐家的孩子啊,親戚上門怎麼能不招呼一下?說好了,留家裡吃飯再回去。」也不等徐董裴拒絕,便進廚房去了。

  徐董裴還想拒絕呢,孟溪南已經把那幾根草藥遞過來,指著旁邊的石板:「你不是要負責任麼?」

  徐董裴接過草藥,看了看那塊石板,想了想,就坐到那塊石板上,在孟溪南詫異的目光中將草藥塞到嘴巴裡嚼起來。

  孟溪南驚呼:「你在幹嘛!」

  徐董裴叫苦:「哇,辣死我了!呸呸呸!」

  孟溪南無奈道:「你幹嘛要嚼啊?」

  徐董裴委屈:「不嚼怎麼弄碎啊?武俠小說不都是這麼寫得麼?」

  「當你是李時珍呢,嘗百草,你覺得我會用帶著你的口水的草藥敷臉呢?」孟溪南白了他一眼,「我不是指了石板給你麼?你拿東西在上面搗碎就可以了!」

  「哦,我還以為你是讓我坐呢。」徐董裴訕訕道,「啊,我嘴好像有點麻了,這是麻藥麼?」

  孟溪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