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A- A+

  在Sherlock Holmes 十六歲時候,John Watson 終於覺得似乎有必要重新教他「如何與人正確友好相處」這門兒課。

  被他當著全班師生面揭穿暗戀數學老師(「哦壓在講台上的面紙折桃心,口紅印,不能更明顯了」)的Rinse 帶著一臉哭花了的妝從教室後門衝了出去,之後整整一周沒來上學。亡靈跟著那女孩兒到她安全到家後才返回學校,發現罪魁禍首依舊坐在實驗室門口,看到他的時候一臉無辜[John ,你晚了十分鐘。]

  [這很不好,Sherlock.]

  他揉揉眉心,試圖跟著個小自己十幾歲的天才講道理[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秘密被暴露在陽光下。]

  Sherlock 盯著手中的試管,挑起一邊眉毛[我討厭她。]

  [不是喜好與否的問題,] 亡靈跟在男孩兒後頭晃來晃去,似乎對男孩兒沒把全部注意力放在這場「意義重大」(他認為)的談話上有些不滿

  [這是最起碼的尊重。就像……] 他四處張望著然後發現了自己的頭骨

  [呃,就像你不會想要告訴別人你能跟亡靈對話是吧?]

  [不是亡靈,是你。] 把試劑A和試劑B混合時候,Sherlock 含含混混反駁了一句。

  John 沒聽到,只接著說[人都是複雜多面的,堅強或軟弱,善良或惡意,我們也不能因為知曉了別人的一些脆弱的地方就使勁拿棍子去捅它們,而感情往往就是這種沒有鐵甲保護的軟弱地方,懂嗎?餵Sherlock 你有在聽?]

  [我不懂。]

  男孩兒終於把手裡的東西都放下了,他抬頭看向亡靈的表情漠然得讓人心驚

  [軟弱就活該受傷,心懷惡意就應該被唾棄;如果身上有沒被保護的地方,就不怪別人會捅。]

  [Sherlock!]

  John 頓了一下,試圖把聲音放得更低[我們是人,不是機器,我們會哭會笑並且都有感情,不會永遠那麼完美。正因為不完美和軟弱,才需要互相理解和包容,而不是像刺猬一樣對所有靠近的人都亮出武器。]

  這次Sherlock 沉默得更久了一些,在John 手心都開始冒汗(介於亡靈不會出汗,這應該算得上是Watson 式的修飾誇張)了的幾分鐘後,他才完全裝過身。淺色的,剔透如無生命晶體的眼珠一錯不錯地定在亡靈身上

  [那麼,你也暗戀過,或是喜歡過別人嗎?]

  +++++++++++++

  跟個小鬼講這些感覺非常非常奇怪,特別是這個小鬼還會用那種像解剖刀一樣鋒利又不知掩飾的眼光死盯著你的時候。

  亡靈吸了口氣,說高中時候交過幾個女朋友但不是被Harry橫插一腳搗亂了就是自己覺得沒啥意思和平分手了。但只有Mary,大學交往了五年,直到他決定參軍的前一個月,他們還手牽手跟所有情侶一樣傻乎乎躺在海灘上看過星星。他是真的很喜歡她,想過畢業了,工作了,有點兒小錢了就娶了她,沒啥大波瀾大波折計劃中就是這樣平靜又市井的日子。

  他們甚至都在商量要什麼式樣的訂婚戒指這種事兒了的時候Harry一次醉酒鬧事,警察打了唯一聯繫人的手機把John 從女朋友身邊叫了出來。

  後來想起,這是記憶中他跟他姐姐吵得最兇的一次,Harry朝他扔酒瓶,扔碗,還有個玻璃花瓶直直擦著他耳廓摔爛在牆壁。最後他站在一片狼藉慘不忍睹的客廳感覺血從腳底一直湧上頭頂。

  不他受夠了,所有的這一切。

  為了母親的期許學醫,拼命地學習和打工努力不讓任何人失望,沒有參加社團也沒有多談得來的朋友他每天腦子裡只有獎學金獎學金和打工打工都他媽要被壓垮了,但是有個屁用。母親還是死了,他依舊讓人失望。

  那麼僅此一次他想按照自己的願望做出選擇,他渴望不平凡渴望刺激,這種長久以來本能的渴望被這二十多年的自製和束縛最終壓抑得成為一種帶有自殺傾向的,對於戰場的嚮往。

  然後一個月後,當他的左腳踩上被曬得滾燙滾燙的黃沙,他的皮膚被火辣火辣的熱浪包裹,他的眼睛幾乎被張揚至極的陽光刺傷,他才真正感到了安心──在一個真正需要他的地方,他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於是Mary就這樣跟他分了手。

  +++++++++++++

  [無聊。]

  在半分鐘的沉默之後,Sherlock 給了亡靈的「感情」一個如此評價。

  [……什麼?] John 多花了一點兒時間才回過神來,想起剛才Sherlock 說了什麼。

  [她並沒有打算等你回來就立刻提出分手她並沒有你想像中愛你,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無可避免的你對此大受挫折。你愛她比她愛你更深,所以是你把「沒有鐵甲保護的地方」暴露給她。結論,她捅了你一棍子,就是這樣。無聊。你回倫敦之後沒有試過找她麼?]

  [我……什麼!當然不會,我──]

  John 幾乎都要跳起來了,[我們已經分手了Sherlock ,而且我──]

  [啊啊,是啊而且你已經死了。]

  John 僵住。

  [所以無聊。感情也很無聊,] Sherlock 收拾了桌上的實驗器具,抬頭看頓在桌子旁邊一臉空白的亡靈

  [擯棄軟弱的部分,一直強大,就不會受傷。不去付出感情,沒有期許,就不會存在「沒有保護的」地方。事情就是這樣,John.]

  他說出這句話的樣子並非刻意或是諷刺,就像闡述一個顯而易見事實一樣理所當然,就像在他十六年的生命裡面,所有人所有經歷都是這樣教他的。

  John 矛盾地同時感到了憤怒和難過。

  [……你沒有心……]

  他幾乎是低低地,毫無意識地這麼念了出來。

  而Sherlock Holmes 只是毫不在意地聳了下肩膀,就從他身邊越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