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9 章 【番外五】抓奸……什麼的?

A- A+

程安安從法國飛回來的時候,來接機的是喬治。

她拖著小小的行李箱,冷冷的抬了抬下巴,由著喬治接手了行李箱之後才拿出手機把電話撥給了秦墨的秘書。

喬治還記得昨晚程安安掛電話之前的最後一句話,她說:「幫我把工作排開,好不容易去抓一次奸錯失良機可不好。」

想著就是一身的冷汗,秦總再不濟出軌也絕對不會讓程安安發現吧……好吧,就算是程安安發現了。

他抓了抓腦袋,還是有些想不通,果然是外面野生的比家養的好?

秦總都娶了程安安這種床下是貴婦床上是蕩/婦,能撒嬌能耍賴,制服誘惑角色扮演,身材又好身段還高明的人。真的還能再看得上別人麼?

你問他怎麼知道的?明眼人都知道好不好!

電話那頭已經接通了,秘書聲音清冷,「程小姐?」

程安安壓抑著怒氣,微緩了語氣問道:「秦墨現在在哪?」

 

 秘書顯然是對程安安這種質問的語氣有點意外,但翻了翻秦墨的行程表,卻有些意外,「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秦總應該在開會,但是據我所知剛才秦墨接了一個電話就出去了。」

程安安咬牙切齒,一把掛了電話,疾步往外走去。

喬治緊跟上去,等走到了機場外面還記得給她開車門,「去哪裡?」

「金字塔商廈。」她瞇了瞇眼,看著機場外的人來人往,冷冷的笑了起來。

 

 喬治好久沒見她笑得那麼滲人,當下雞皮疙瘩都抖落了一地,斷斷不敢再說什麼,「秦總不會這樣的啦。」「秦總都偷吃,這世界上就沒有好男人了。」或者「你確定是你家男人而不是同名同姓的麼。」

金字塔商廈是中高端消費的地方,由於今天就是七夕,所以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商廈最有名的就是二樓一家珠寶店,種類繁多,價格齊全。

她見喬治要陪著下車過來,趕緊把人一攔,架回墨鏡攔住他,「你在外面等著我,如果一刻鐘的時間我都沒能出來記得來接應我,懂吧?」

喬治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忍著笑,說道:「現在開始計時,安安你趕緊去。」

程安安見他憋笑憋的辛苦,當下睨了他一眼,這才施施然轉身離開。

喬治見她走進商廈了,這才回了保姆車,見司機正一臉的擔憂,不由開了一罐汽水遞了過去,「別擔心,她就是去享受一下抓奸快/感而已。」

司機頓時石化了。

 

 其實喬治說得也沒錯,程安安根據太子爺和小公主的情報知道最近秦墨跟一個女人走的特別近的時候第一反應不是「他居然背著我找女人」而是——「哪個女的那麼不長眼要攻克秦墨這座大冰山?」

他們已經結婚6年(從領證算起),寶寶都5歲了,秦墨身邊都從未出現一星半點女性的身影,可想而知作為豪門總裁夫人的程安安有多無聊了。

程安安直接從一旁的樓梯上了二樓。

珠寶店就在樓梯口,佔地廣燈光明亮,所以一眼就能看見。

她走上最後一級台階,透過窗明几淨的玻璃往裡面看去,就看見秦墨正背對著她站在玻璃櫃前。

她抬了抬墨鏡,快步走過去。

秦墨的身旁站著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正親密的倚在秦墨的身旁,此刻正在試戴著戒指。

安安瞇了瞇眼,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秦墨看了看順勢帶了她拿的另一枚男戒,然後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就這個吧。」

女人拿起戒指又看了看,有些猶豫不定,「相信你的眼光好了。」

程安安這廂正靠在不遠處,只覺得女人的身影熟悉,隱隱有個模糊的影子卻想不起來是誰。

當下冷冷一笑,快步走過去一把壓住兩人之間的對戒。

女人正打算包起來,被這麼一攔,不由詫異的抬眼看去。

程安安連看那女人的欲/望都沒有,直接把桌上的東西一掃,橫眉豎目的看向轉頭看過來的秦墨,逕直從包裡拿出卡來一把按在桌子上,「這些,我要了。」

秦墨倒是意外她此刻會出現在這裡,眉眼都是笑意,「提前幾天回來了怎麼不告訴我一聲?」

提前告訴你?

程安安扯著唇角笑了起來,目光卻移開看向那個有些不知道發生什麼了的店員,聲音清冷,「刷卡。」

秦墨掃了眼桌上那一對樣式簡單的對戒不由挑眉,「買了送給我?」

程安安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一把摘下墨鏡冷聲道:「送你?我是想扔著玩。」

秦墨這才聽出她語氣裡的怒意,看了眼她身後的女人頓時瞭然,抬手想把她攬進懷裡,程安安意識到他的動作就是一個掙扎掙了開去。「別動手動腳的。」

秦墨低低的笑了起來,逕直把她的卡拿了回來塞回她的包裡,「安安,別鬧。」

「我還沒鬧呢。」她冷睨了他一眼,一張臉冷下來也是光彩奪目。「要不是暖陽他們說你今天在這裡我還真的不信。」

暖陽?

秦墨眉頭一皺,知道她誤會了什麼,不由抬手按了按眉心。「安安。」

程安安雖然是抓奸的,而且看樣子也是證據十足,但是秦墨臉上那無奈的表情卻是半點都看不出心虛來,頓時覺得一點意思也沒有。

佯佯的往他身上一靠,一副累極了的樣子,「我在外面累死累活養家餬口,你居然在這裡跟別的女人約會買情侶對戒,你怎麼對得起我。」

秦墨的唇角微翹,似笑非笑。「嗯,秦太太在外面累死累活養家餬口?」

程安安半點不好意思也沒有,反而理直氣壯,「你對不起我!我要帶著寶寶離家出走。」

秦墨這下笑不出來了,頓時眉頭一皺,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再說一遍。」

程安安從未怕過他,更何況他此刻是理虧的一方當下越發的氣壯,「我說我要帶著你的種離家出走。」

這回秦墨聽得清清楚楚,卻越發的哭笑不得。

他看了眼身後的女人,一把把人攬進了懷裡,「你先看看這是誰好不好?」

尺素一直忍著笑,見程安安看了過來,這才把一直捏在手裡的卡遞了過去,對著營業員道:「幫我刷卡吧。」

程安安:「……」她決定回去就把小傢伙給滅口了!

 

 秦墨這才解釋道:「尺素當年選擇了去Z市深造,離開了兩年這回回來是去求婚的。但是她又不知道要哪種好,我想著都快七夕了就一起過來了。」說話間,他把放在一旁的袋子拿了過來。

 

 「原本想送你項鏈的,但想著你也不會帶就給你定制了手鏈,今天順便來拿。」說罷,見程安安一臉的錯愕,終於笑出聲來,「秦太太,害你沒能抓奸成功真是不好意思。」

程安安這才微微紅了臉有些不好意思,抬手捶了他一下,轉身就走。

秦墨回到家的時候程安安正窩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原本打算下午就直接飛去法國,畢竟程安安這個通告一去去了一個星期他再不去看看得想得渾身發緊。

倒沒料到小公主聽見他講電話就偷偷打了小報告鬧了一個小烏龍。

秦太太現在惱羞成怒,他的日子還是不好過啊。

當下放輕了腳步走過去,連人帶被都抱進了懷裡。「大熱天的,這麼裹著不熱?」

程安安被他抱在懷裡,心裡還鬱悶著呢,當下撲在他的懷裡就是狠狠的一口咬在脖子上,「混蛋,不喜歡你了。」

秦墨無奈,自打生完了孩子,程安安在他的面前就各種肆無忌憚。

秦墨被咬了一口只當是情趣,兩三下把被子從她身上解開,直接扔在了床尾。

安安這才發覺不對勁,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秦墨一個星期多沒碰她,此刻溫香軟玉,當然沒有錯過的機會。

他俯身壓在她的身上,手指一撕一拉,很乾脆的把她的衣服撕了兩半,直接丟下了床去。

他吻得又重又急,落在她的身上一陣發疼。

她嗚咽了一聲,扯著他身上的襯衫,微微有些不滿,「我衣服……」

他的手指正扯開她的BRA,此刻哪有空管她的衣服,又是一挑一拉撥下床去。「嗯,你喜歡明天陪你隨便挑……」

他聲音沉重沙啞,程安安還顧念著晚點要去接太子爺和暖陽放學,怎麼都不願意配合,屈了腿隔了他扭著身子就往床尾移。「晚上再說……」

秦墨大手一伸直接把她扯了回來,耐心也沒了,直接撥開她的雙腿長驅直入。滿滿的佔據了她的全部,深得她悶哼一聲,身子就軟了下來。

溫暖緊/窒裡還不夠濕潤,他闖入就怕她疼,等她適應了片刻,這才緩緩動了起來。不過溫柔了沒有多久,就因為身下的女人不夠配合而越發的控制不住。

安安被撞的身子越發的往後縮,只覺得渾身都酥麻的沒有力氣。剛想逃開卻被他按在身下按得緊緊的,他微瞇了眼抬手扣住她的,十指相扣。

「你送上門來,我豈有放著不上的道理?」他微微一笑,身下卻毫不留情。「不相信我,恩?」

程安安隨著他尾音上揚的那個單音字渾身狠狠一顫,只覺得身子都軟成了一團,舒暢之極。「秦墨……」

他輕輕應了一聲,碾著她的唇吻得纏綿至極,「程安安。」

她睜開眼看著他,銷魂噬骨,「秦墨,再重一點……」

話音一落,她就被身上壓著的男人送上頂峰,腦中一片白光。

>>>>>>>>>><<<<<<<<<<

暖陽想著今日安安會來接她,就和太子爺手牽著手在幼兒園的門口等著。直到身邊的小朋友都走光了也不見媽媽的身影,這才急了。

「哥哥,媽媽怎麼還不來?」

太子爺就淡定了許多,他翻著暖陽亂糟糟的小書包,雲淡風輕的說道:「你放心吧,遲早會有人來接我們的。」看這樣子,大概爸爸媽媽又有重要的事情了。

太子爺被安安放鴿子可不止一次了,每次安安很抱歉的來道歉的時候都會說,「寶貝對不起,媽媽是跟爸爸有要緊事才耽誤了。」

 

 太子爺瞭然,見爸爸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頓時悟了。「沒關係媽媽,我知道主動權在爸爸這裡。」說完,又覺得委屈,補上一句,「可是你以後別跟爸爸一起墮落了啊。」

程安安:「……」太子爺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麼?

太子爺眨眨眼,用錯詞了麼?可是秦二爺說過爸爸媽媽這樣就是墮落啊。

番外六:

小劇場。

1.

太子爺和暖陽七歲的時候就要上小學了。

暖陽一開始還能興奮,拉著程安安和秦墨一起去買新書包新的文具盒。

太子爺倒是有些興致闌珊,見暖陽雙眼冒光的收集漂亮的橡皮擦時還有些無奈,「你買那麼多又用不掉。」

暖陽噘了噘嘴有點不樂意,「可是我喜歡啊。」

秦墨聽見兩個小傢伙的對話,揉了揉暖陽的頭髮,「哥哥說得對,你可以把收集橡皮擦變成別的有意義的事情。」

暖陽無疑是聽話的好孩子,聞言看了眼手裡一堆色彩斑斕的橡皮擦有點不理解的問道:「那爸爸,收集什麼才有意義?」

太子爺從小就有長久發展的戰略性目標,當下說道:「據說二叔叔那裡有很漂亮的寶石。」

秦墨話到嘴邊也是一變,「你二叔家裡還有觀賞性很強的藝術品。」

程安安也從善如流,「你二叔家裡還有很有價值的名家畫賞,漂亮裝飾品。」

暖陽支著小下巴若有所思。

太子爺見她聽進去了,欣慰的拉著她的手,「走吧,我們回家。」

2.

即將開學,可是小暖陽對於每天都能睡大懶覺,可以去游泳,可以常常出門玩的日子還分外的留念。

這日,她正捧著冰淇淋看動畫片。太子爺對這種幼稚的東西是不感興趣的,但還是要陪著她,就拿了厚厚的一本《世界未解之謎》看了起來。

小暖陽也早就習慣了哥哥這樣,挖著冰淇淋的時候還順帶著記得餵他幾口。

太子爺對冰淇淋這種東西實在是沒啥特別的概念,她伸著胖乎乎的小手來喂,他就張嘴,一副其樂融融的樣子。

程安安去工作室忙著開會制定接下來一個月所要奮鬥的工作目標,秦墨則在一個月一次的工作總結會議上忙著聽報告。

所以照顧暖陽的重任一般都是放在太子爺身上的。

不知道電視上放到了什麼好玩的畫面,秦暖陽抱著冰淇淋的杯子就笑得前仰後俯,直接往太子爺的身上蹭。

太子爺手裡拿著的書被暖陽蹭的全部皺在了一起,他微微皺了皺眉頭,拍了拍她的肩頭,「你壓到我的書了。」

小暖陽這才注意到整個人已經蹭到了哥哥的懷裡去,當下抱著冰淇淋的杯子坐起身,很乖巧的抬手去幫他擼順,「對不起,哥哥。」

太子爺才不會跟她計較這個,見書被弄皺了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拿起面巾紙幫她擦了擦被冰淇淋弄髒的裙角,「暖陽,過幾天要上學了。」

秦暖陽最討厭的就是上學,所以當下聽到這句話,嘴巴一扁,「為什麼,我覺得暑假剛剛開始。」

幾乎每年的寒暑假都會來這麼一場情景劇,太子爺也變得越發的淡定。「那只能證明我們家的暖陽是好孩子。」

正打算哭鼻子的秦暖陽一頓,好奇的問道:「為什麼?」她不想上學這樣也會是好孩子麼?

太子爺點點頭,一本正經,「對啊,證明暖陽沒有早戀劍揚九重天。」

遲鈍的秦暖陽腦子瞬間打結了,於是懷揣著什麼是早戀的問題,秦暖陽歡天喜地的上學去了。

3.

一年元旦。

太子爺前天就放了元旦的假期,但由於程安安和秦墨都出國出公差……啊,不。應該是爸爸出公差徇私舞弊帶了媽媽一起去度假,所以家裡除了他們就沒有別人了。

所以一放學,老爺子就帶著勤務兵把人接了回去。

太子爺上的小學是普通的小學,接人大軍裡突然出現一輛掛軍牌的吉普車頓時讓眾家長微微詫異,隨即認識太子爺和秦暖陽的都開始思索這兩個孩子會不會因為家庭背景而對同學不友愛,仗勢欺人。

不過太子爺我行我素慣了,自然不會把這些放在眼裡,畢竟還年幼,再老成也不知道這些有什麼影響。

所以打隔日早上的元旦晚會秦暖陽被班裡的同學奚落時,太子爺頓時嗅出了一絲不對勁來。

秦暖陽一向沒心沒肺慣了,但此刻被這個小姑娘推了一把說她仗勢欺人不由眨著一雙眼睛茫然無措起來。

太子爺原本坐在角落裡,見狀走了過來。

暖陽手裡還抱著氣球,一雙眼睛霧濛濛的看著小姑娘有些好奇的問,「什麼是仗勢欺人?」

太子爺一聽就皺起了眉頭,那邊的小姑娘見太子爺也過來了說話卻有些乾巴巴起來。「我爺爺說了你們家是當官的會欺負我們,暖陽你現在跟我們搶氣球不就是嗎。」

小姑娘的聲音脆生生的,太子爺眉頭皺的越發的緊,「搶氣球?」

秦暖陽雖然有些跋扈,但是從來不會欺負同學,而且就她那遲鈍迷糊的性子太子爺從來沒指望她哪一天能開竅去欺負同學,當下問她,「你搶同學的氣球了?」

小暖陽搖搖頭,「我問過班長了,他說這些氣球可以給我們玩我才拿的。」

太子爺頓時瞭然,看了眼那個小姑娘,很嚴肅的說道:「我要去告訴老師。」

小姑娘的臉一紅,不知道是愧疚還是不好意思。

但還未說話,就聽秦暖陽無師自通道:「說你亂用成語。」

太子爺圓滿了。

4.

暖陽上小學之後,因為太鬧騰了,每次去大院圍著老爺子上躥下跳沒個姑娘的樣子,導致於秦夫人有一陣子都琢磨著給她報個興趣班。

但秦暖陽這種放假你還讓我去上學,絕對沒門的傢伙怎麼可能會答應,當下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眼巴巴的看著老爺子,咬著筷子差點鬧絕食。

「我哥哥那麼好看,你們就看他好了……」

老爺子被小姑娘的童言無忌逗笑了,當下拍板決定,「上什麼學,好不容易放個假。」

秦暖陽啃著雞翅膀頓時開心了,喋喋不休道:「太爺爺對暖陽最好了。」

太子爺倒是不置可否,安靜的吃著飯。

老爺子對太子爺是份外上心的,秦暖陽是姑娘家既然她不喜歡他便寵著妖邪帝后:絕帝的冷血妻TXT下載。但是太子爺是秦家的一脈香火,現在雖然還小,但是很多東西都需要從小培養。

當下問道:「昭陽以後打算做什麼?」

昭陽喝了一口秦夫人添上的雞湯,舔了舔唇角,下意識回答:「養妹妹。」

老爺子這下樂了,「那你要怎麼養妹妹呢?」

昭陽認真的想了想,有些遲疑的回答:「跟爸爸養媽媽一樣去上班。」

老爺子一雙眸子都是笑意,和顏悅色,「爸爸是開公司的,那昭陽你以後要上什麼班?」

暖陽聞言抬起頭來,微微皺起小眉頭,「哥哥不要開公司,爸爸開公司很忙沒空陪我和哥哥玩,所以以後哥哥要去種莊稼。」

太子爺也被噎了一下,無語了。

秦夫人不由也覺得好笑,「為什麼哥哥要去種莊稼?」

暖陽手裡還拿著雞腿,整張嘴都油膩膩的,她轉了轉黑漆漆的眼珠子答道:「因為暖陽不會開公司暖陽會種莊稼,如果哥哥也種莊稼的話暖陽就可以幫哥哥的忙了。」

種莊稼……

老爺子想起後院那一堆被暖陽灌水灌多了淹死或是拔苗助長而死的植物,頓時老淚縱橫。還是給孩子報個興趣班讓她死了種莊稼的心吧。

5.

有一日,秦暖陽在作業本上寫自己的名字時,突然疑惑的抬眼看向對面的太子爺。「哥哥,我為什麼叫暖陽。」

太子爺正寫著作業,聞言頭也沒抬一下,「你去問爸爸。」

秦暖陽咬著筆頭一會,這才放下作業跑去書房找爸爸。

秦墨正在開視頻會議,見小姑娘快步跑過來,對著視頻對面的人微微歉意,一把抱起抱著他小腿的小姑娘,問道:「怎麼了?」

小姑娘還扯著他的衣服,一雙眸子亮晶晶的,「爸爸,我為什麼叫暖陽,哥哥叫昭陽?」

電腦那頭的人剛對秦墨突然溫柔下來的語氣詫異著呢,這一晃神見他抱起一個粉雕玉琢的姑娘,越發的詫異了。

秦墨刮了刮小姑娘的鼻尖,微微一笑,「因為你們都是爸爸媽媽的寶貝,是我們溫暖的陽光啊。」

小姑娘「喔」了一聲,但卻有些似懂非懂,「我們是爸爸媽媽的小太陽。」

秦墨點點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乖,爸爸還有事,暖陽自己去玩好不好?」

得了想要的答案,秦暖陽也不多做糾纏,當下滑下爸爸的腿又邁著腿往回跑。這可是頭一次她問哥哥問題哥哥卻不知道的。

太子爺正好寫完作業,見她又跑了回來,看她那眉飛色舞的樣子頓時瞭然。

忙拿著她的作業本遞了過去,「暖陽,字寫錯了。」

秦暖陽的腳步就是一剎,抬眼看去。見太子爺指著一處黑漆漆被她改了又改的地方,不由揉了揉小裙子的裙角,幾下爬上凳子拿著橡皮擦就擦了起來。「可是暖陽不知道怎麼寫。」

太子爺順手接過她的橡皮擦幫她擦乾淨了這才握著筆遞給她,然後抬手覆上去,「哥哥教你寫。」

秦暖陽剛才寫作業寫著寫著就出神了就是因為想不起來這個字怎麼組拼音怎麼寫,此刻見昭陽幾下握著她的手就寫出來了,當下忘記了她剛才過來是炫耀她也知道哥哥不懂的問題,很認真的崇拜了起來降身女配最新章節。

「哥哥,你好厲害。我都想了好久了都不知道。」

太子爺淡定狀擺擺手,「這有什麼。」

暖陽想著上次二叔說的越是有本事的人越謙遜,越發的膜拜起來,啊,我哥哥真的好厲害。

膜拜完,她突然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事,皺了皺沒有問他,「哥哥我忘記我剛才要幹嘛了你知道麼……」

太子爺翹了翹唇角,忍著笑道:「是不是又忘記吃什麼了?」

秦暖陽恍然大悟,蹦著就去廚房了。

6.

年近年關的時候,才了A市第一場雪,下得又深又厚。

秦暖陽最喜歡的就是堆雪人打雪仗了,今年盼了那麼久終於等來了,高興的晚上很晚才睡著。

隔日一早起來,雪已經積得很深了。

她草草吃過早飯,穿的厚厚實實的就跟太子爺一起出門玩雪。

雪地裡被她踩出了幾個小小的腳印,她被太子爺牽著到樹底下戴了厚厚的手套這才堆起雪人來。

堆完一個「秦暖陽」她又開始堆「秦昭陽」,太子爺在一旁幫忙塑形,忙活了一個早上終於讓兩個雪人成型了。

他看著兩個分開的雪人,眉頭皺了皺,又捏了雪去做雪人的手,把兩個雪人手拉手的連在一起這才滿意。

秦暖陽揚著頭看著哥哥,抬手摘下帽子給秦昭陽的雪人帶上。「帽子送給哥哥。」

她一張臉凍得微微有些紅,卻笑得分外滿足。

張媽出來叫吃飯了這才往回走,太子爺下意識去牽她的手,「走邊上,別滑著了。」

秦暖陽抬眼看他,勾著他的手握的緊緊的,「哥哥,暖陽以後一定會對你好的。」

太子爺一愣,隨即勾了勾她的鼻尖,「你快快樂樂平平安安的就好。」

秦暖陽停下步子,轉身把太子爺紅紅的手握的緊緊的,一雙眼都是認真,「可是暖陽也希望哥哥能快快樂樂平平安安的。」

你對我的好,我一直都知道,但我也想你和我一樣。

太子爺微微笑了起來,俯身在她臉頰上親了一口,「你是我妹妹,有你我就很開心了。」

秦暖陽還記得前幾個月生日的時候許生日願望,太子爺看著燭火許的願望是,「希望妹妹身體能好些,然後快快樂樂的。我要保護她一輩子。」

秦暖陽是沒心沒肺,由此誰對她好她更加清楚。當下踮起腳也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謝謝你哥哥。」

他們今後會經歷不同的經歷,遇見不同的人,但是好在他們是雙生兒,除出生起便一路相伴。

如果早知道如此,我在媽媽的肚子裡時就會多分一點營養給你。不過也沒關係,你生病了我會照顧你,也會一直陪著你長大。

一輩子那麼長,我們從小就彼此陪伴,多好。

番外七:

大雪迷途,蘇謙誠從酒店出來,仰頭看了眼陰沉沉的天空,攬緊了身上的大衣。

經紀人微掩著嘴,眼圈深深的,「謙誠,你先去車上睡一會,到片場了我再叫你。」

蘇謙誠剛喝了一杯咖啡,嘴裡還有苦苦的味道,此刻冷風一吹,更是什麼睡意都煙消雲散了。

片場剛開工,燈火明亮。

導演看見他過來,笑瞇瞇的招了招手,「謙誠來了啊,這邊。」

蘇謙誠抬眸看去,點了點頭,緩步走了過去。

天色已經微微有些亮了,礙於大雪磅礡,所以天色陰鬱並不能看得清,只有遠處路燈暗沉,隱隱的透出一股清冷來。

這部戲就差這個雪景收工,為了等這一場大雪劇組已經耽擱了一個星期。

他去換了衣服,拿著劇本再看了會,念著台詞卻有點玩味。「大結局的本是誰寫的?」

導演掃了劇本一眼,說道:「叫韓瀟璃。」

韓瀟璃?

蘇謙誠想了想,隱隱約約有些印象,卻並不是很深刻。應該是沒有見過吧……

他隨手翻了翻劇本,唇角卻翹了起來,頗有些玩味。小姑娘的世界總是對愛情有著太過浪漫的想法,似乎一切流星雨,大雪都能成為愛情的一個里程碑。

導演見他沉默的站在那裡,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怎麼了?劇本哪裡不對嗎?」

蘇謙誠回過神,面上並無多餘的神色,「下次有機會引薦一下。」他對這個小姑娘有些好奇了。

導演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還是點了點頭,「早該介紹你們認識的。」

早該?他微微一皺眉,對這句話有些不能理解。

蘇謙誠入行的時間也不短了,對這個圈子卻沒有了當初的執著。當初好像還是因為程安安才進來的,如今卻單純的只是為了演戲。

他一心一意認真的做事很快就有收穫,去年剛斬獲了影帝的大獎,聲名大噪,一時風頭無二。

視劇如今也鮮少會接了,一般都是電影片子。圈子裡一直有個不成文的鑒定,一旦踏入了電影圈再回去演電視就是自家身價的做法。但這些到了蘇謙誠這裡,卻並不成立。

去年拿了影帝之後反而接了程安安工作室的一部電視劇,照樣收視紅火,誰敢說一個不好。

不過更多的時間他卻並不怎麼接戲了,而是自己導演或者投資。

今日殺青,導演請客犒勞,他晚上收拾了下自己才下了樓和劇組會合。

他的是一個女生,還圍著紅紅的大圍巾,襯得膚色白皙。正低著頭在電梯口等著,聽見動靜抬起頭來,雙眸一亮上前走來。「蘇先生,我是劇組的,導演讓我來這裡等你。」

他點點頭,又看了她一眼,這才跟著她的步子走去。

導演見兩個人過來,忙招呼著坐下,「謙誠,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就是韓瀟璃。」

韓瀟璃似乎是一愣,隨即有些無措的看了眼蘇謙誠。「你好,我是韓瀟璃。」說罷,又想起什麼,補充道:「恩……就是那個你說胸大無腦的編劇。」

蘇謙誠這才仔細的打量著她,她面色微微有些紅,精巧的臉在燈光下隱隱有朦朧的一層光。

他聽著她後面補上的那句話原本還雲淡風情的臉頓時漾開一個淡淡的笑意來。「是你,久仰了。」

韓瀟璃的臉色越發的紅,隨即有些懊惱的看了他一眼,惱羞成怒了一般不再搭理她。

一般女孩子被說胸大無腦,氣急敗壞是正常的吧。

他勾起唇角笑了起來,眼神從她的臉掃向她的胸,隨即略有深意的說道:「原來我判斷錯誤了。」

韓瀟璃就坐在他的右手邊,聞言,咬著筷子抬頭看他,見他視線停留的地方頗有些尷尬。還未作出應急反應就聽他道:「胸也不大啊。」

他的聲音壓得低,恰好只讓兩個人聽見。

韓瀟璃一臉的錯愕,看著他那張人畜無害的臉差點沒揮拳狠狠揍他一頓。當下把筷子咬的「咯吱咯吱」作響。「蘇先生,你也是衣冠禽獸。」

「是麼?」他淡淡一笑,不置可否,「謝謝誇獎。」

韓瀟璃被他這麼一堵,終於下定了決心不理他,狠狠的扭過頭去。

導演見狀笑了起來,打趣道:「瀟璃啊,你偶像就坐在你身邊還不乾淨端茶遞水拉近距離?」

蘇謙誠正抿著酒,聞言一頓,看向那個努力減少存在感的女生,挑眉道:「你喜歡我啊?」

這次韓瀟璃顯然淡定了很多,邊剝著蝦邊淡然的回答:「嗯,我以前眼神不好。」

蘇謙誠卻笑了起來,無奈的搖了搖頭。

飯桌上的氣氛越發的熱烈,蘇謙誠被當成集中的灌酒對象,一局下來也只是臉色微紅,雙眸微亮。

倒是一旁的韓瀟璃看不下去了,給他添了一碗濃湯放在手邊。「難受的話就喝點湯吧。」

她的聲音弱弱小小的,他卻很快就聽見了,側頭看過去,她正認真的看著他,微微抿著唇,眼底有著深深地擔憂。

他也不知道是怎麼了,二話不說端起碗喝了下去。

湯水的味道沖刷了嘴裡淡淡的苦澀,連帶著胸口都被漲得滿滿的。他放下碗,一室燈光明亮裡,對著她微微一笑,「謝謝你。」

她似乎是微微一頓,隨即彎著眸子笑了起來,「不客氣。」

韓瀟璃也是住在這裡酒店裡的,等飯局散了,他們三三兩兩的告辭,她就扶著他送到了房間門口。

其實蘇謙誠神志清醒,根本用不到她送。但想著今天被灌了那麼多酒,不少還是替這個小女人擋的,不由也服了軟任由她吃力的扶著他小心翼翼的送到了房間門口。

開了房門,她把人送到床上這才拿出他的手機來,見他微微睜著眼抬手拍了拍他的臉,「蘇先生你的經紀人也在這裡嗎?我幫你叫她來幫忙吧?」

蘇謙誠不由好笑,他幾乎都覺得她應該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把他吃乾抹淨了好留在他的身邊。畢竟打從幾年前起他這個浪花叢中過的人終於片葉不沾身,安安分分的。

更遑論近身他的機會,屈指可數。尤其他現在還那麼配合,覺得如果是被她做掉的話他也是可以配合一下的。

但是她卻認真的告訴他,我叫你的經紀人來幫忙吧。

他低低的一笑,抬手按著眉心,問道:「她也是女的,有什麼不一樣嗎?」

韓瀟璃似乎是一愣,隨即答道:「當然不一樣,我雖然只是照顧喝醉酒的你,但是由我來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說完又覺得和一個喝醉酒的人說這些實在是沒有必要,她俯身替他蓋好了被子。「我還是去幫你叫服務員來幫忙吧。」

他一笑,逕直擁著被子睡去。

自打認識了之後,似乎交集也多了起來。他一大早醒來去前台退房要趕去A市通告,就在大廳遇見了她。

她穿著一身睡衣,看見他還微微有些侷促,「你怎麼那麼早起來?」

蘇謙誠打量了她一眼,「穿睡衣出來散步?」

韓瀟璃微微紅了臉,擺擺手,「我只是出來接朋友,但是我忘記帶房卡了。正打算去找經理幫忙。」

蘇謙誠瞭然,心下好笑,面上卻不表現出來,略一點頭便和經紀人一起離開了。

快走到門口就看見一個女孩子推門走進來,邊走還邊大聲的喊她的名字,「韓瀟璃,你這是第幾次把自己關在門外了!」

他這回終於笑出聲來,連帶著覺得外面陰冷的風似乎都可愛了許多。

>>>>>>>>>><<<<<<<<<<

再次見到韓瀟璃是在A市,他難得閒下來去了一趟超市,出了地下車場就看見韓瀟璃正拿著手機站在開著的車門邊皺著眉頭說話。

他緩緩開過去,留意了一下,見四個車輪胎都癟了下去,顯然是人為的戳破了汽車輪胎。

蘇謙誠一向不愛管閒事,但開車經過她的身旁卻怎麼也說服自己當做什麼都沒看見,降下車窗看向正皺眉發脾氣的小姑娘,「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韓瀟璃一愣,轉頭看過來就是蘇謙誠頗有些意外,「咦,是你。」

蘇謙誠點點頭,見她穿的單薄,外面卻是寒風陣陣不由開了車門道,「先上車。」

韓瀟璃看了眼自己的車,顯然一時半會解決不了,但此刻她的確是有些冷,當下也不客氣直接坐進車裡。「謝謝你,會不會耽誤你的時間。」

「會。」他轉頭透過後視鏡看著路況,隨即把車停進路旁的車位裡。

韓瀟璃原本只是客氣的問一下而已,但他這麼毫不留情直截了當她微微尷尬,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蘇謙誠掃了她一眼,道:「不過你不用有壓力,是我自願讓你浪費時間的。」

韓瀟璃微微一愣,隨即才笑了起來,「那我給你點報酬好了,等我一下。」說罷,又鑽回了自己的車裡提出一個保溫盒來。

見蘇謙誠不解的揚眉,她興致盎然,把裡面的雞湯倒出來遞給他,「喝點暖暖胃吧。」

蘇謙誠微微詫異,隨即接過小碗,輕抿了一口。「你自己做的?」

韓瀟璃邀功一般點點頭,「你一個人嗎?晚點要不要去我家?」

蘇謙誠挑眉,如果是別人邀請他去家裡的話他多半會明白她是暗示了什麼。但對韓瀟璃卻不能這麼理解,當下瞭然的問她,「你燒菜給我吃麼?」

「是啊。」她彎著眸子笑,「我剛從媽媽那邊回來她給我買了一堆的菜我一個人吃不完。」

他似乎是感染了她的好心情,拒絕的借口那麼多甚至他不想去可以直接說不,但看著她笑得那麼明媚陽光,他略一遲疑還是點了點頭。

韓瀟璃見蘇謙誠答應了這才反應過來,解釋道:「你是第一個,我一般不讓男的進我家裡。」說罷自己也覺得尷尬。

蘇謙誠淡淡一笑,把手裡空了的小碗遞回去,輕聲道:「所以我在你眼裡不是個男的?」

韓瀟璃看著他認真的臉,頓時愣住了……

番外八:

韓瀟璃捧著熱奶茶正坐在咖啡廳碼字,出演劇中男主角的是一個剛出道的偶像派,仗著傍上了公司的高層就耍大牌。

劇本修了好幾次他還是不滿意,拿到隨手翻了翻總會說,「這劇本誰寫的,有問題啊。」

韓瀟璃這邊陪著笑,聽他提出修改的意見,聽了好幾遍總算是明白了。

這個男演員嫌沒有親熱戲,沒有能讓他耍帥的戲,而且他的戲份不夠足……

瀟璃耐著性子聽他說完,拿了劇本就回去了,現在正做著微調。

導演打來電話說是男主角換人的時候,她正在保存文件,聞言差點驚掉下巴,「換人了?」

是啊,像他這種拽的跟二百五一樣的人真得罪人了不照樣直接被槓掉麼。」導演當初的男主演人選本來就不是這個毫無演技的男演員,偏偏投資方指定了他,他也沒有辦法。

韓瀟璃見慣了娛樂圈裡這種一夕之間因為得罪人就直接被拉下馬的事,當下雖然惋惜但還是暗爽了一把,「我劇本都改好了。」

導演卻是一笑,「新的男主角已經定了。」

韓瀟璃對誰出演男主角倒沒有多大的興趣,當下把電腦關機就打算回家補眠。

了這個她可是一整晚都沒睡,一大早就抱了電腦到樓下的咖啡廳喝咖啡提神。她現在最開心的莫過於再修改劇本的話也要等到明天之後了,當下掩著唇打了個哈欠,「行,那我先去睡了,導演你有事隨便使喚我。」

不過很快,瀟璃就有些後悔早上為什麼掛電話掛的那麼快……

她在導演房間看見蘇謙誠姍姍來遲時,差點沒一口把自己的舌頭給咬了。

她指著進來的男人,看著一臉笑瞇瞇狀的導演,有些錯愕。「怎……怎麼是……他啊。」怎麼都不早告訴她啊。

導演看了她一眼,「是你自己急著掛電話的。」

韓瀟璃:「……」好吧,是她幹的沒錯。

說話間,蘇謙誠已經走了過來,側目看了看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小姑娘,不由挑眉,「我有那麼恐怖麼?表情那麼視死如歸……」

韓瀟璃摸了摸臉,尷尬的笑了笑,「有那麼明顯麼。」

蘇謙誠其實拿到劇本的時候就知道這劇本是誰寫的,經紀人原本打算直接推掉的,畢竟他現在的確沒有空餘的時間再去接拍一部電影。

不過蘇謙誠聽了是王導的戲,當下就要求看劇本,看完劇本之後更是沉思了片刻,就應了下來。

經紀人狐疑的掃了他好幾眼,這才去接通告。

此刻,他坐在這邊的沙發上看著小姑娘微微尷尬的神情心情頓時愉快起來。「劇本修改意見我已經發到了你的郵箱裡,照著改就行。」

韓瀟璃聞言,隨即上了郵箱去看郵件,見他一疊的修改意見,無非不是減少他的鏡頭,不由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過當下還是應道,「好,那我今晚加班一下把劇本修一修。」

蘇謙誠掃了她一眼,這才淡淡的移回視線。

韓瀟璃休息了才一個月就又接了劇本,連夜改完發到了蘇謙誠的郵箱裡之後又開始收拾東西往B市飛去。

電影踩點大致都是要在B市,所以導演昨日就吩咐了劇組人員一起出行韓瀟璃是編劇,自然也要跟著過去。

她剛到就看見同時過來的蘇謙誠,他一身清爽,見她眼圈微重不由多看了兩眼。「沒睡好?」

韓瀟璃掩著嘴打了個哈欠,實在是累極了,「嗯,忙著把劇本趕好。」

蘇謙誠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這才和她一起去領登機牌。

B市從前幾日開始便連綿不斷的下雨,蘇謙誠下了飛機迎面而來的就是濕冷的雨夾雪。他裹了裹衣服,看了眼一旁剛睡醒的韓瀟璃此刻正抱著雙臂發抖的樣子,扯開紐扣,一把把人勾了過來攬在懷裡。

韓瀟璃渾身就是一僵,抬眼看去,卻只看見他尖削的下巴。「蘇……蘇先生。」

蘇謙誠這才看了她一眼,微微促狹的眨了眨眼,「借你用一下,不收費。」

韓瀟璃一愣,隨即微微紅了臉,任由他裹著自己從VIP通道離去。

電影持續拍了三個月才殺青,B市的氣候惡劣,這三個月下來的確是苦不堪言。

殺青的晚上蘇謙誠臨時要趕回A市,主持公司大局,馬上臨近年關他的工作也重了起來。

韓瀟璃是跟蘇謙誠一起回去的,原本她早該可以離開劇組,卻為了蘇謙誠多留了幾個星期。此刻一起走,更是讓很多人有了些誤會。

她解釋不清,他是懶得解釋。

等到了A市的機場,韓瀟璃正打算跟蘇謙誠分道揚鑣,剛揚起手連「再見」都還沒來得及說就看見一批記者湧了過來。

蘇謙誠眉頭一皺,下意識就把人攬在了懷裡護著。這一陣勢饒是蘇謙誠的經紀人都有一時的錯愕,隨即才把人攔了下來,護著蘇謙誠改走VIP通道。

韓瀟璃哪裡見過這個陣勢,當下被嚇得臉色蒼白,推推攘攘之間,胳膊被刮傷了。

她一聲不吭,直到安全了這才一言不發的掙脫他的懷抱,「對不起。」

蘇謙誠看了她一眼,抬手按了按眉心,「給你造成困擾了,我以後會注意。」

韓瀟璃咬了咬唇,看著近在咫尺的人卻突然覺得遙遠無比。

這三個月他們的確相處的很愉快,她偶爾下廚也會記得帶點給他,因為他說過,「很好吃,以後還要做。」

偶爾空閒的時候,他也會約上她一起去咖啡廳小坐或者去餐廳吃東西。

她受寵若驚,一邊接受一邊猶豫著。

蘇謙誠身上的光環太亮,不說她是不是自卑,只是站在他的身旁她偶爾都會覺得這些是偷來的沒有真實感。

網上並不是沒有爆出他們之間的合照,只是她自欺欺人的當做沒看見罷了。

她站在他幾步遠的地方,卻有些躊躇,「對不起。」

蘇謙誠正要往前邁的步子一頓,隨即認真的看了她幾眼,「什麼?」

瀟璃搖搖頭,什麼也沒說,只是抱歉的笑了笑,「是我需要注意,今天謝謝你了。再見。」

經紀人還有些摸不清狀況,等韓瀟璃走了這才摸了摸腦袋有些遲疑的問道:「韓小姐這是怎麼了?」

蘇謙誠的臉色不好看,但也只是輕歎了口氣,頗有深意的說道:「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程安安那種囂張跋扈目空一切的勇氣。」

經紀人原本就糊塗了,這一番話成功的讓她的腦袋打了結。

韓瀟璃被家裡火急火燎的催回家其實只有一個目的——相親。

她還拎著行李箱站在門口,來開門的媽媽就已經把她攔在了門口手裡一疊的照片正快速的翻著,「瀟璃啊,這個怎麼樣?」

她要笑不笑的看了眼照片,頓時無奈了。

不過反抗的結果只能獲得強行鎮壓,韓瀟璃掙扎過兩次之後就妥協了。

然而真正讓韓瀟璃強勢反抗的一次,還是因為撞見了蘇謙誠。他似乎是約了朋友,恰好坐在她預定的位置的隔壁。

然後很光明正大理所當然的目睹了一次相親盛宴。

韓瀟璃囧得半路就離場,然後再也不答應任何相親了。

經紀人顯然也是看見韓瀟璃了的,啃著蘋果問他:「瀟璃還需要相親麼?她條件那麼好。」

蘇謙誠正在看報表,聞言一頓,想起剛才她侷促無措的樣子不由微微勾了唇角。

經紀人和蘇謙誠好幾個年頭了,見他笑容詭異,當下問道:「蘇謙誠,我說你之前那麼慇勤是不是看上人家韓小姐了?」

蘇謙誠掃了她一眼,聳了聳肩有些無奈,「喜歡麼……」

經紀人卻越發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眼,默默的啃蘋果去了。

再次遇見,是在B市的醫院裡。

蘇謙誠是年後才接的工作,直接趕去B市跟劇組。

B市的天氣一樣的糟糕,時不時下雨時不時雨夾雪,道路的路況也不好。

他坐在副駕駛座正閉著眼小憩,就聽一聲尖叫,他凜然的轉頭一看就是腦子一暈,黑了好一會終於昏了過去。

蘇謙誠睜眼醒來第一個見到的是程安安和秦墨。

他們正好在B市泡溫泉度假,一聽這消息就過來了。

蘇謙誠受的是輕傷,雖然雨天路滑,但是經紀人發現的及時,一拐彎就避免了相撞,只是撞到了欄杆這才導致兩人住了院。

蘇謙誠摸了摸臉這才鬆了一口氣,「還好,沒毀容。」

程安安正給他剝著橘子,聞言一笑,還未說話門就被粗魯的撞開。程安安錯愕的抬頭去看,就見一個姑娘喘著氣站在門口,還有些驚魂未定。

但看見病房裡明顯很輕鬆的氛圍時,卻是一愣。

程安安挑眉看了眼蘇謙誠,見後者神色自然,眸色微沉,當下察言觀色的抹了一把蘇謙誠的小俊臉,「謙誠,這是誰啊?」

韓瀟璃的臉色一變,頓時認出這個是影后程安安。

蘇謙誠唇邊卻帶著笑,「小心秦墨剁了你的爪子。」

秦墨正坐在一邊抱著小公主玩手機,聞言掃了眼幸災樂禍的蘇謙誠,淡淡道:「我只會朝你臉上波硫酸。」

蘇謙誠不理他,早知道秦墨那性子也無須在意,當下朝韓瀟璃招了招手,「你想好了沒有?」

一室寂靜中,他繼續道:「上前一步,也許是天堂,也許是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