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應暉

七年前,應暉生命的轉折點,他最有希望也最絕望的一年。

彼時在加州S大留學的應暉來自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由於家境貧寒,在C大求學期間他雖然成績優異,卻從來沒動過出國留學的念頭。那時候被數學系眾多教授看好的數學系天才的理想不過是找一份薪水不低、相對穩定的工作,把父母接到身邊,然後結婚,生子,平淡一生。

只是這個理想很快成了泡影。

畢業前夕,交往了三年的女友用很難過但是很堅決的態度要求和他分手。

應暉應變不及且無法理解,尤其在聽說她與本系系主任的兒子已經密切交往了一段日子後,失意中更多了一絲憤怒。

「應暉,就算是我對不起你好了。」面對他的質問女友亦滿是痛苦,「我以前把這個社會想得太天真,真正畢業找工作才發現,不管你多有實力,沒有背景,沒人把你當回事。我申請留校的事你也知道,可是我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嗎?你根本幫不到我。他是處處不如你,可是他至少可以讓我在系裡那些趾高氣揚的老女人面前揚眉吐氣……」

「應暉,我不想讓自己的驕傲在這漫長的歲月被瑣碎的生活一點點磨去。也許將來你會出人頭地,可那要等多少年?那時候我已經青春不在,就算苦盡甘來又有什麼意義?我不想低著頭生活,你不能維護我的尊嚴,應暉,我仍然愛你,但是對不起,我太驕傲了。」

應暉無言以對。

當晚他一夜未眠,第二天滿眼血絲的他打電話給父母,他已經決定申請獎學金,赴美留學。

應暉走得很迅速,赴美那天,同學前來送行,女友沒來,不同於同學們的打抱不平和依依不捨,應暉始終很平靜。但是沒有人能猜到那一刻,他平靜的眼眸下掩藏著多大的野心。

在加州留學的日子比在國內更辛苦,陌生的環境,頻繁的打工,繁重的學業讓他在短短的時間內瘦了一圈,但與此同時眼界卻開闊了許多。應暉的目光,漸漸集中到了正發展得如火如荼的互聯網上。

堅實的數學基礎使他研究起計算機技術來事半功倍,與當時熱衷建立門戶網站的大潮流不同,應暉感興趣的是信息搜索。埋頭一年半後,不愧天才稱號的他獨立研究出一套優化的搜索算法,但是這套算法卻有個缺陷,它需要很多其它各種優化算法共同配合才能實現,所以初時並不得風險投資商的青睞,只有一家知名的網絡索引公司想以一個非常歧視的價格買走。應暉知道自己手裡掌握的東西遠遠不止幾萬美元的價值,可是他卻沒有時間等待更好的機會了,長期的勞累和壓力使他生了一場大病,病好了,為數不多的積蓄也消耗殆盡。

走投無路的應暉異想天開,用身上僅余的錢在一份頗有影響力的華文報紙上登了一個廣告,說明了他的情況,尋求華人投資。

然而事實很快讓他失望了,十天內他只接到了一通電話,內容是罵他是個無恥卑鄙的騙子別丟中國人的臉。正當他心灰意冷地准備把算法賣給那家公司的時候,他收到了一封來自N市的信,裡面有一張沒有署名的紙條,還有五百美金。紙條上的字跡並不漂亮,只寥寥幾個字,無法從中判斷是男是女。

你好。

在報紙上看見你的求助。寄上$500,錢很少,希望能夠讓你等到真正的投資。

五百美金,杯水車薪,卻重新激起了應暉的斗志。那筆錢讓應暉撐過了最艱難的兩個月,這期間,他終於開發出配套算法,不久後得到了第一筆一百萬美元的風險投資。

時勢造英雄,應暉無疑碰上了最好的時機。幾年後,當他坐在SOSO總裁辦公室聽資產評估師告訴他他目前有多少資產時,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如果沒有當初那五百美金,也許今天的他不過是個出色的技術人員。應暉曾經想過找出那個資助他的人,但是很快就放棄了。人海茫茫,信上甚至連姓名都沒有留一個,真的無從找起。

不久之後,那個人卻主動出現在他的面前。

有一天他昔日S大同系的一個同學來拜訪他,順便帶了一封給他的信。

「這個人大概不知道你離開學校了,把信寄到了我們系裡,我看到就順便給你帶來了。」

信封上的字跡似曾相識。

應暉心情激動地拆開信。

應先生:

你好,不知道你的地址有沒有變,或者你還記得不記得我。大約三年前你在報紙上登報求助,我曾寄過五百美元。真的難以啟齒,但是如果你經濟上方便的話,能不能把五百美元寄還我?我知道這個要求很無理,若為難的話就不必了。

真的很抱歉。

趙默笙

趙默笙。

應暉在心裡默念了一下署名。

終於知道這個人的名字了。

掃了下封底,發信日期已經是一個月前。

如果不是走到絕境,不會寫這樣一封希望渺茫的信吧。

應暉顧不得同學就在身邊,連忙撥了信上留的電話,響了兩聲後,接起電話的是一個很輕的女聲。

第二天,應暉坐飛機到N市。

他們約的地方是一個公園,初春的時候,嫩青的季節,應暉遠遠看到一個中國女孩子坐在長椅上,圍著圍巾,好像有點冷,於是一直用圍巾搓著手。

應暉站在遠處看著她,卻突然生出一種溫暖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回到家一樣。那時候他已經孤身在美國六年。

應暉走到她面前:「請問,你是不是趙小姐?」

那個女孩子立刻站了起來:「是的,我是,你是應暉先生嗎?」

應暉這才看清楚她的樣子。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大概二十出頭,也許還在讀書,衣服有點舊,看得出有幾年了,但很干淨,眼睛很大。

他微微笑了下:「趙小姐,我們找個有暖氣的地方坐下來說吧。」

拘謹的寒暄過後,應暉問:「我有點好奇,趙小姐,為什麼當初你會寄給我那筆錢,你不擔心我是騙子嗎?」

這個問題讓她怔了一會,然後有點含糊其詞的說:「那時候我當好有一筆錢……」她模糊的帶過,緊接著說,「其實應先生你根本不必專程過來,我只是收拾雜物的時候看到以前的舊報紙,寄那封信其實沒抱什麼希望的。」

「那你現在是?」

應暉沒費多大勁就套出了事情的始末。

歸納總結一下就是:眼前這位趙小姐有個關系不錯叫娟姐的鄰居,她因為拿刀砍傷丈夫被判入獄三年,娟姐有一個叫小嘉的孩子,因為娟姐的白人丈夫有暴力傾向,所以娟姐把孩子托付給她。眼下,她正為爭奪小孩的監護權而和鄰居的丈夫周旋。

應暉喝了一口熱可可。

「趙小姐,你經常這麼,嗯……樂於助人嗎?」事實上比起「樂於助人」應暉更想用「好管閒事」這個詞。

「不是的。」她有些窘迫,臉上的紅暈不知道是凍出來的還是因為不好意思:「我們做鄰居很久了,而且她幫過我,有一次我生了一場大病,一個人在屋子裡暈過去沒人知道,是她發現救了我,要是晚點發現的話,也許我現在就不存在了。這是救命之恩是不是?克魯斯先生真的有暴力傾向,我親眼見過他拿酒瓶砸娟姐和小嘉,而且小嘉很乖很聽話,娟姐其實也很可憐……」

她著急地找著一切理由。

應暉卻無動於衷,這個世界本來就各有各的淒慘。

只是,眼前這個女孩善良得有點傻氣呢,應暉在心裡想。但是如果不是這點傻氣,當初怎麼會給素未謀面的他寄那五百美金?

應暉說:「你不用擔心,我會幫你。」

這件事情並不好辦。

應暉的私人律師史密斯先生說:「趙小姐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克魯斯有暴力傾向,而且就算取得證據取消了克魯斯的監護權,她也無法收養那個孩子,她不符合該州收養人的條件。這件事要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的話很難,私下會比較簡單,In,那種惡棍用錢打發或許更容易。」

「是的。」應暉說,「但是我不喜歡花錢在惡棍身上,而且也許他會不知足,一再地敲詐,或者隨時反咬一口,這不是根本解決之道。」

「除非那位小姐立刻結婚,嫁個符合條件的丈夫,或許能增加勝算。」史密斯聳聳肩膀,開著玩笑,「In,你就完全符合條件。」

史密斯的玩笑讓應暉心中一動。

他發現自己竟然一點也不排斥這個主意。

應暉在給默笙的電話中轉述了律師的話。

「就算證明克魯斯的暴力傾向,取消他的監護權,你也無法收養小嘉。你的年齡、經濟條件、婚姻狀況都不符合本州法律規定的收養人的條件。小嘉會被送往福利院,你知道,對一個混血孩子來說,那絕對不是一個好地方。」

默笙六神無主:「我只是想幫朋友一下,為什麼這麼難……」

或許不難,應暉和克魯斯談過一次,他的確只想敲詐一筆錢而已,可應暉並沒有成全他的打算。應暉見過小嘉,那是一個黑發黑眸有點呆傻的混血兒,據說癡傻是小時候被打所致。

「如果你真的決定背上這個包袱的話,我有個提議。」應暉輕描淡寫地說,「你可以找可信任的、符合收養條件的人假結婚,或許……我可以幫忙。」

電話那端的默笙根本就是傻住了,反應過來後就連忙說不行:「那怎麼可以……」

應暉也不強求。

接下來事情有了進展,克魯斯喝醉酒拿煙頭燙傷小嘉的照片被默笙的房東無意中拍到,但就如史密斯律師所說的那樣,克魯斯雖然被取消了監護權,但小嘉也被送往了福利院。

默笙學業很忙,還要打工,就這樣,她也每隔一天或者兩天就去看小嘉。

幾個月後的一天,遠在加州的應暉接到默笙的電話,她的聲音微帶哭音:「應先生,我想收養小嘉……」

小嘉在福利院裡被別的種族的小孩欺負,其實已經不止一次了,只是這次更加嚴重,小嘉被推到了廁所的馬桶裡,若不是及時發現,恐怕會窒息死亡。

應暉去N市的時候帶了份協議書。

「這份協議的內容是你放棄這樁婚姻所帶來的一切權益,相應的,你也不必履行一切義務,也就是說我們將只有夫妻的名義。」應暉解釋說。

權責分明的協議書讓默笙的態度自然了起來。這正是應暉的目的,他清楚地知道這份讓默笙占不到一分便宜的協議書反而會讓她輕松許多。

「應先生,謝謝你……」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不必。其實這樁婚姻對我好處也不少,我的公司快要上市,一個已婚男人的形象更能得到股民的信任。而且,已婚的身份能讓我少掉許多麻煩。」應暉說著自己都覺得很可笑的理由,最後一句話卻很誠懇,「何況趙小姐對我實在不僅僅是滴水之恩。」

所以才想把她護在自己的羽翼下。

可是,僅僅是這個原因嗎?

應暉不敢自問。

他看著她簽字的手微微遲疑著,眼眸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熄滅,然後抓緊了筆,飛快地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合上遞給他,再沒看一眼。

應暉在默笙順利取得小嘉監護權的當晚飛回加州。

默笙學業未完成,依然在N市。

因為要應付福利院的定期檢查,應暉每月月底必須飛N市一趟,默笙為麻煩到他內疚不已,應暉卻一次比一次期待月底的到來。

應暉的白人秘書小姐琳達十分可愛地說:「Boss,你不知道我是多麼地喜歡每個月的月底,那時候的你總是那麼和藹可親。」

應暉聞言微笑,心情愉悅。

小嘉還是呆呆傻傻的,默笙好不容易教會他叫中文的應叔叔,應暉沒被那聲「應叔叔」感動,默笙卻欣喜若狂,感動地摸著小嘉的頭。

失神於她笑容的一瞬間,應暉清楚地明白,他動心了。

久違的感覺。

他和這位趙默笙小姐,至今接觸也不過幾個月的時間而已。

這種心情來得毫無道理,甚至無跡可尋。

理科生的天性使應暉固執地想找出他心動的邏輯,可是卻第一次發現自己對證明這其間的因果關系無能為力。

好在他立刻從牛角尖裡鑽出來,務實的個性使他決定順其自然。

應暉空中飛人的生活差不多過了兩年時間,兩年後的一天,默笙打電話告訴他兩個消息。

第一個是她畢業了。

第二個是娟姐提前釋放,而她決定帶小嘉回國。

掛了電話,應暉的第一個念頭是:時間也差不多了。

應暉在N市國際機場第一次見到了那個滿臉風塵的娟姐。

默笙偶爾提過這個娟姐的經歷。她原本是作為陪讀夫人出來的,後來那個男的卻為了綠卡娶了個美國女人。娟姐出國的時候很風光,現在落了個這種下場,不願意回國被人嘲笑,迅速地嫁了個美國男人,不料卻更加不幸。兩年監獄終於讓她對這個地方絕望,大徹大悟之余決定回國。

默笙在一邊抱著小嘉,依依不捨。

娟姐感謝應暉:「這兩年多謝你了。」

「你謝默笙足夠。」

娟姐看著默笙:「她比我幸運很多。」

應暉了然她眼中的羨慕,一哂:「各人有各人的緣法,不必強求。」

飛機飛上天空,默笙仰望著遠去的飛機。

「很想回國嗎?」

默笙怔了一下搖頭說:「不想。我大概很懦弱,應大哥,在異國他鄉,孤零零一個人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每一個異國人都這樣,可是,如果回去了還是孤零零的,那會很可悲吧。」

她低下頭,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走出機場的時候默笙說:「應大哥,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應暉當然知道她要和他商量什麼,接口說:「正好,我也有事情請你幫忙。」

應暉的父母要來美國看望兒子,為期一個月,因為兒子不久前無意中露了自己已經結婚的口風。

應暉請默笙幫忙應付父母。

時機剛剛好。

默笙的學業已經完成,隨時可以離開N市,應暉的公司一切已經上軌道,開始有較多的空余時間。

默笙到加州後,首先是找工作,可惜華人加女性的身份讓她頻頻受挫。

應暉有意使用自己的人脈幫她,默笙拒絕了:「應大哥,你已經幫我許多了,我不能一直靠你啊。」

應暉想起默笙好像從來沒有接受過他經濟上的幫助,接著又想起以前的女友在分手的時候對他說的那番話,不由有些感慨。

默笙看他若有所思:「應大哥,你在想什麼?」

應暉笑笑說:「沒有,只是重新理解了驕傲這個詞。」

默笙不解,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沒再追問。

在應暉父母來之前,情人節先來了,不過應暉天性並不浪漫,默笙則根本沒往那方面想過,所以他們這個情人節過得毫無曖昧。

情人節晚上應暉在樓上書房接了一個國際長途,下樓的時候看到默笙坐在沙發上,一手撐著頭,筆記本電腦放在膝蓋上,完全沒發現他下來。

角度的關系,他正好看見默笙眼角的一點閃光。

應暉以為她看了什麼悲情的電影,走過去一看,只不過是普通的網頁而已,而且是他最熟悉不過的SOSO的搜索頁面。

搜索關鍵詞是一個他從未聽過的名字——何以琛。

默笙這才發現他,急速地轉頭,臉頰上的淚水都來不及擦去。

她合上電腦,站起來,低頭瞪著自己的腳尖,有點尷尬的樣子。

應暉立刻就明白了:「他……」

說了一個字頓住,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默笙抬頭望著他,水洗過的眼睛分外清,那裡面的憂傷被應暉看得一清二楚。

「應大哥喜歡過什麼人嗎?」她問。

「嗯。」應暉慢了一拍才回答,「我以前在C大有個女朋友,很聰明,也很漂亮。」

「我以前的男朋友也很厲害。」默笙聲音低低地說。

「哦?」應暉勉強笑了下,「那你男朋友運氣可沒我好。」

畢竟,他現在只是你的「以前」而已。

默笙卻完全誤解了他的話,大概以為應暉說她的男朋友找她所以運氣不好,有點不服氣地說:「我也沒那麼差吧……」

應暉沒有解釋,匆匆去了樓上的書房,卻無心做事了。

一旦見過這個名字,生活中好像就處處看見這個名字。

從那天開始——

默笙時不時的心不在焉叫何以琛。

默笙嘴角莫名其妙的微笑叫何以琛。

默笙忽而的落寞叫何以琛。

……

默笙開始頻繁地和他提起這個名字,好像終於找到一個人可以講講那個人一樣。

那個人多麼多麼聰明。

那個人多麼多麼能干。

……

應暉當然會不耐煩。

只是當他看到她說起那個人時眉梢眼底的傷心和落寞時,不耐煩又變成了不忍心。

還伴隨著一種陌生的疼痛。

之前就算知道默笙更多的只是把自己當作兄長,應暉仍然有一種篤定的感覺,他自信她身邊不會出現比他更優秀的人,所以不妨慢慢來。然而,現在這種感覺消失了,應暉清楚地感覺到了默笙心裡築起的冰牆,那面冰牆把一切曖昧的東西摒除在外。

他也許永遠只能充當兄長的角色。

應暉漸漸急躁起來。

所以那個晚上的到來,不知是因為情緒長久的積壓,還是一時失控。

那天他在外面應酬,喝醉了回來,默笙手忙腳亂地照顧他。

應暉說不清自己是醉是醒,若是醉,他怎麼會到現在還記得清楚每個細節,若是醒,他又怎麼會這般不受理智的控制……

似乎半夢半醒間,他把默笙壓在了身下……

他清醒過來已經是凌晨。

意識回攏的零點一秒,他沖下了樓。

樓下大廳沒有開燈,一片黑暗。

依稀看到默笙坐在樓下沙發上,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膝蓋,頭垂著。

應暉好像在什麼地方看到過說,當人受到巨大的傷害時,會下意識地用這種嬰兒在母體中的姿勢,因為缺乏安全感。

他的手按在電燈的開關上又放下。

默笙忽然出聲,弱弱的:「應大哥,你……是把我當成她了嗎?」

應暉愣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她說的「她」是誰。

他的前女友。

自己好像只和她提起過一次他的前女友,說了什麼他都不太記得了,她以為……他還想著她?

默笙,你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戀戀於過去嗎?

應暉苦笑。

他發現默笙給了他一個有趣的困境:如果說「是」,他無法袒露自己的心跡,也許永遠無法再進一步;若說不是,他必須承認自己是個強奸犯。

雖然未遂。

面對默笙信任的眼神,應暉最後選擇閉上眼睛,不回答。

讓她找最能安慰自己的答案吧。

事實上,這之後默笙已經無法和他坦然地共處在一間屋子裡,默笙提出要搬出去的時候,應暉說:「默笙,你回國吧,去看看。」

默笙怔怔地站著。

「你不能永遠當只鴕鳥。」

回去看看吧。

如果那裡天氣晴朗,那你就留在那裡。

如果那裡風雨淒涼,那你就趕快回來。

把那裡,把那個人完全地忘記。

在機場把已經連他名義上的妻子都不再是的默笙送走,應暉仰望著天空飛機飛過的痕跡,寂寞的情緒在身體每個角落蔓延。

剛剛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她理解嗎?她在某些事上,似乎遲鈍得驚人。

「如果你不回美國……那我們暫時不要聯系了。」登機前他對她說。

他還有機會嗎?

也許有。

那個叫何以琛的人也許早就愛上了別人。

世界上,像趙默笙這麼傻的人會有幾個?

茶香裊裊。

漫長的年月,不過幾小時就講完了。

「……原來竟真不止一個。」應暉最後說。

「有時候,她真是遲鈍得驚人。」應暉仰頭歎息,「世事真奇妙,沒想到,這些事情,你居然是我唯一可說的人。」

以琛沒有說話,抽完最後一支煙,他拿起手邊的衣服:「時間不早,應先生,我先走一步。」

「何必這麼急。」

以琛腳步頓了一下:「默笙喝醉了,我不太放心。」

應暉大笑出聲:「何先生,你這是把成功炫耀給失敗者看嗎?」

以琛沒再回頭,快步走出茶座,推開門,外面清冷的空氣撲面而來。

以琛深深地呼吸。

握得青筋暴起的手良久才漸漸放開。

回到家已經是凌晨兩點。

默笙喝醉了睡覺反而乖起來,縮在被子裡一動不動,還是他走前一模一樣的睡姿。以琛輕輕地脫了鞋子,鑽進被窩,將她摟過來。

她動了下,適應了一下新姿勢,皺起眉,以琛放松了一下手臂,她眉頭才重新舒展開來。

鼻間盈滿她的發香。

以琛低聲說:「以後再不給你喝酒。」

她沒有抗議,猶自睡得香甜。

以琛卻無法入睡,睜著眼睛到四點多,歎了口氣,起床去書房。

還有一大堆工作沒做,甚至明天,不,已經是今天了,早上要開庭的資料還沒有整理完整。這對以琛來說,真是鮮少的臨時抱佛腳的經歷。

忙到晨曦初現。

以琛困倦地閉上眼睛,揉著眉頭,再睜開的時候,看到默笙站在書房門口看著他。

「以琛,你一直沒睡嗎?」默笙問他,咬唇。

這是她緊張時候的小動作,以琛了然。

「過來。」他招手。

等她走到身邊,以琛把她摟在懷裡置於自己的膝上。

「醒了嗎?沒見過人喝醉就睡覺的。」

「呃?」默笙大概被他的態度弄迷糊了,傻傻地反問,「那做什麼?」

「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說著他低頭覆蓋她柔軟的唇。

等默笙氣喘吁吁地伏在他懷裡,以琛靜默了一會說:「昨晚我去見應暉了。」

懷抱裡的身軀頓時僵住。

「他和我說,有個人曾經在搜索器裡搜索過我的名字,我想問那個人,她都搜索到什麼了?」

默笙沒有聲音,以琛繼續說:「我剛剛用你的名字搜索了下,發現默笙原來得過攝影獎的,你從來沒說過。」

「沒什麼名氣的獎……你也沒問過。」默笙低低地說。

以琛歎氣,抱緊她:「對不起,是我的錯。」

「默笙現在告訴我好不好,你都做了些什麼?」

「在美國嗎?」

「嗯。」

這樣溫柔的何以琛,就算在七年前大學裡感情最好的時候默笙都沒感受過,輕輕一句溫柔的詢問,輕易就把她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勾了出來。

默笙開始講述那些在美國遭遇到的事情,講剛到美國時不會說英語,迷路了看不懂路牌結果越走越遠,講學英語有多討厭,講外國人奇怪的習慣,還有那些難吃的東西,她重點描述某個牌子的方便面有多難吃。

「那為什麼不吃別的?」

「別的都貴,我那時候很窮的。」

「你爸爸沒給你錢嗎?」這是以琛第一次語調這麼平緩地說起默笙的父親。

默笙看了下他的表情才說下去:「有的,很大一筆,開始我嚇了一跳,後來在報紙上看到,才知道……就把那些錢寄給大使館了。」

「嗯,那大使館有沒有寫表揚信給你?」

「我沒留名啊,我是在一次華人大捐款裡寄的。其實我沒有什麼高尚的念頭的……」只是怎麼也無法坦然地花那些用命換來的錢,而且也自欺欺人地覺得,沒有那些錢,父親就不會死,這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

「嗯,默笙很聰明,還有呢?」

「還有……」

默笙想過有一天必定會和以琛說起這些事情,但是她從沒想過會是這樣的。一點沉重的感覺都沒有,好像是最普通不過的聊天一樣,那些曾經令她痛苦過的經歷,好像在一夜之間遠去了。

對話漸稀。

天已經完全亮起來。

「以琛,我居然一點也不難過,我以為說起這些會很難過的。」

以琛靜靜地說:「你有我了。」

默笙沒有出聲,腦袋靠在他胸口一動不動,久到以琛以為她睡著了,漸漸的,卻感到胸口那邊一陣潮濕。

已經是周一了,早上還要上班。

以琛第一次打無准備之仗,上了庭卻發現公訴人和法官似乎比他還渾,於是大家一起渾到結束,下次再審。

當事人親屬看到以琛明顯睡眠不足的樣子以為他為案子殫精竭慮,不由感動不已,頻頻稱謝,以琛哭笑不得。

默笙上班的時候眼睛紅腫未退,小紅嚴肅地研究著她的眼睛,用沉重哀悼的語氣問她:「失戀了?」

默笙低下聲音,配合她的沉重哀悼:「小紅同志要不要請牛肉飯安慰傷員?」

小紅繼續嚴肅地思考了下:「那你還是不要失戀了。」

老白買的報紙上應暉的消息是頭版頭條,默笙走過他桌子的時候看到,順手拿了過來。報紙上長篇累牘地報道了應暉的生平經歷,多溢美之詞,文末不改小報特色,對應暉口中的夫人做了多方面八卦的猜測。

默笙放下報紙,怔忡良久。

她在美國熟悉的人不多,娟姐是一個,可是娟姐回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過她,剩下的就只有應暉。其實對應暉,默笙感激遠多於其他情緒,畢竟他幫了她那麼多,而且那次他喝醉酒,最後也沒有造成什麼實際的傷害。

遲疑了下還是打開電腦,輸入sosomail的網址,默笙進入自己回國後就沒怎麼用過的郵箱,翻出應暉的電郵地址。

信的內容改來改去好幾遍,最後只剩了一句:

——「應大哥,昨天酒店大堂的事,謝謝你。」

信發出後幾分鍾,信箱提示有新郵件,默笙刷新了一下,點開。

收件人:趙默笙

寄件人:IN

主題:Re:無主題

不必

簡單至極的兩個字,生疏撲面而來,默笙的手指在鍵盤上停住,不知道說什麼好。腦子裡閃過在C大聽到的學生們說的八卦,很快地打了封回信——

「應大哥,你這次回來有沒有見到她,也許你們還有機會。」

這次很久沒有回音。

默笙有點後悔。

自己也許是逾越了,每個人心底都有不能觸及的部分。那個人,也許就是應大哥最深的傷口。

晚上默笙和以琛說起這個,以琛瞥了她一眼,說了四個字:「果然遲鈍。」

然後又加了一句:「幸好你笨一點。」

默笙愕然。

一個多月後默笙定期清理各個信箱才看到應暉的回信,信上的日期是兩天前。

默笙打開。

收件人:趙默笙

寄件人:IN

主題:Re:Re:Re:無主題

不是每個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漫長寂寞。

笙。我已變心。

另:預祝聖誕快樂

默笙愣愣地看著屏幕。

短短的兩行字,卻經過那麼長時間才發出,或許回信的人也打了很多遍,想了很久。

這一瞬間,有些東西默笙似乎就要明白,可是轉眼,那種直覺又逃開。

鼠標點向刪除鍵,遲疑了一下又移開,最後只是退出信箱。

她以後也許再不會用這個信箱了。

那封信將安靜地躺在網絡某個角落,無人開啟,卻永不消失。

秋天很快在寒流的到來中退場,在小紅的影響下,默笙迷上了織圍巾,可惜總是織錯針,松松緊緊的參差不齊,以琛萬分感激她的好意,可怎麼也不敢往自己脖子上繞。

聖誕節那天晚上以琛請以玫及她男友張續一起吃飯。張續是以玫的上司男友,人非常的風趣,以琛也是這次吃飯才第一次見到他。

吃完飯出去才發現外面已經開始飄起小雪。

年輕人和小孩子們在街上跳躍歡呼著今冬A城第一場雪的到來。

默笙和以玫站在路邊,等著去拿車的以琛和張續回來。以玫笑著說:「本來明年我結婚還想叫你當伴娘的,誰知道以琛這麼等不及,不過也不能怪他,他大概也忍了很久了……」邊說邊曖昧地眨眼。

默笙臉一紅,什麼時候以玫也這麼不正經了。

以玫大笑起來,轉頭看到張續在馬路對面向她招手,對默笙說:「不陪你等了,我先走了。」

「好。」默笙點頭,以玫走出兩步停下,卻沒有回頭。

「你們一定要很幸福,就算……」她低聲說,幾乎聽不見,「是為了我。」

默笙一怔,她已經小跑著往馬路對面去,始終沒有回望。

以琛回來的時候看到默笙在盯著腳尖發呆:「以玫先走了?」

「嗯。」默笙抬頭,沒看到車。

「下雪了,我們走回去。」

「哦。」

她不太熱烈的反應讓以琛有些訝異,還以為她會雀躍不已。

默笙悶著頭心不在焉地走路,眼看就要撞上路燈,一雙大手及時拉住她。

「你腦子裡在瞎想什麼?又想寫檢討嗎?」以琛蹙眉。

默笙跑遠的思緒慢慢回來,抬頭傻傻地看著他一臉責怪,突然就好想好想抱住他……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他大衣裡,環住:「以琛……」

以琛被她突如起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放低聲音:「怎麼了?」

埋在他懷裡的腦袋磨蹭著搖頭,悶悶的聲音:「……沒有。」

以琛想掰開她的手看看她到底是怎麼回事,默笙卻怎麼也不肯放,反而抱得更緊。

「默笙!」無奈的語氣,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這麼粘人。

「這麼大還撒嬌會被人笑的。」以琛低下頭在她耳邊說。

胡說!她哪有!

「唔……我試試我買的大衣暖不暖和。」

隨她去了。以琛無可奈何地任她抱著,苦笑著接受行人或曖昧或羨慕的目光。

下著小雪的夜晚,人來人往的鬧市街頭,第一次,覺得聖誕是個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