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七週年精裝珍藏版番外:年年歲歲(4)

大概繼承了准爸爸的性格,何寶寶乖得很,嚴格地按著時間表生長著,什麼時候該怎麼樣,一點提前或推後都沒有。以玫打趣說:「這小孩將來性格大概和哥哥有的一拼。」

每次產檢以琛必定是陪著去的,這天以玫帶著寶寶去打預防針,正好和他們一道。以玫問:哥,你想要個女兒還是兒子啊?

以琛說:「都好。」

以玫笑著說:「倒也是,最好一男一女龍鳳胎,女兒像默笙,會很可愛啊。兒子嘛,像以琛,這樣就完美了。」

默笙說:「才不呢,以琛說女兒要像他,才不會被人騙走。兒子呢也要像他,才會有人,咳,才會騙到人。」

其實以琛原話的後半句是——「兒子也要像他,才會有人送上門。」

這話默笙是萬萬不能說的,太沒面子啦!

以玫哈哈大笑起來。

默笙身子一天天笨重起來,她各種狀態都好,就是忽然變得很想吃東西,以前不愛吃或者從沒想到吃的,不知道怎麼會從腦子裡冒出來,變得想吃得不得了。

於是以琛便不得不抽出時間研究起廚藝來。

默笙沒懷孕前,兩人是經常出去吃的,但是現在食品隱患那麼多,考慮到孩子的健康,默笙懷孕後便挑剔起來,不止一次幽怨地嫌棄他:「以琛你為什麼是個律師呢?要是個廚師就好了。」

此時此刻各種口才都派不上用場,何律師默默地忍受著嫌棄,用緩慢進步著的廚藝,把默笙餵得圓滾滾的。

十月份某天的午夜,圓滾滾的默笙被推進了產房,順利地生下了一個八斤多重的男孩。

推出產房的時候天邊正泛起一抹亮光,晨曦微光中,被默笙勒令待在外面的以琛快步地走上了,接住了她的手。

默笙小聲地跟他抱怨:「痛死了,都怪你。」

「嗯,都怪我。」能言善辯的大律師忽然什麼都說不出,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默笙的意思是怪以琛把她養得太好,孩子太大難生,可是旁邊的護士小姐顯然是誤解了,即使見慣了產房的各種情狀,也忍不住竊笑起來。

默笙這才發現自己的話有歧義,臉紅了起來,偏過頭看著身邊的寶寶說:「快看看,我生的。」

以琛看向閉著眼睛的胖寶寶,笑起來:「是,默笙好厲害。」

以琛並不常笑的,這樣如釋重負、仿佛在心底最深處展開的笑容殺傷力實在太大,默笙和護士小姐一起看呆。

剛剛在產房裡還哇哇大哭的胖胖小嬰兒第一次被爸爸抱起的時候便十分安全,不哭也不鬧,只是咿呀地努力揮舞著小胳膊小腿,順便吐了些口水在爸爸的西裝上。不過爸爸的西裝因為在產房外待了一夜,已經不像平常那麼筆挺整齊了,再多一點口水也是無妨的。

回到病房,熱騰騰的早飯是早已備好的,默笙吃了些遞送系,把該料理的料理了,便睏倦地睡著了。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在低低的交談聲中睜開眼睛,默笙看見滿室的陽光。以琛立刻發現她醒了,讓她喝了些水,以玫和她的丈夫張續一起湊到她床前。

以玫嘰嘰咕咕地提醒叮囑了一堆注意事項,最後想起來問:「對了,小寶寶叫什麼名字?」

默笙搖頭:「還沒取好呢。」

以玫說:「快取呀,別跟我們似的,出生證明還是後來才填的。」

默笙想了一會,看向以琛。以琛卻好像已經思考好了,說,「今天太陽很好,就叫何照吧,陽光照耀的照。」

以玫瞠目結舌:「啊?就這樣?」

她抗議起來:「以琛你取名也太偷懶了吧,太陽很好就叫何照?那要是陰天難道叫何不照?默笙你也同意哦!」

默笙看著以琛,眼中不由染上了笑意,眨眨眼說:「挺好的呀。」

以玫被他們徹底打敗了。

何照何照,以玫又把名字念了兩遍,忽然發現:「咦,照,趙?是默笙姓的諧音?」

以琛:「……巧合。」

還真的是巧合,以琛並沒有這個意思。以玫卻不信,揉揉胳膊說:「肯定是啦,默笙,你們兩個真是肉麻兮兮的。」

張續在旁邊打趣說:「我也覺得不錯,這樣取名多省事啊,我們怎麼沒想到呢。」

以玫瞪了他一眼,嗔道:「你湊什麼熱鬧。要是你給女兒取名叫張何,女兒以後會恨死你的。」

兩人又坐了一會,張續公司有事,以玫記掛著家裡的寶寶,便沒有待太久,一起走了。以琛起身送他們出去。

默笙獨自躺在床上,想忍住,可是最後還是忍不住,嘴角慢慢彎起來。側過身,輕輕地在沉睡的寶寶額頭上親了一下,小聲地告訴他:「爸爸很喜歡你啊,他說你是他的小太陽呢。嗯,就和媽媽一樣。」

何照。

陽光照耀。

My sunshine。

兩年後,某個長著趙默笙式的靈動大眼睛,卻偏偏愛做嚴肅狀的寶寶,提出了關於生命奧秘的嚴肅問題:「媽媽,別的小朋友是生出來的,我是拍出來的嗎?就像拍皮球一樣?」

默笙:「……啊?」

小寶寶嚴肅地困惑著,「不然為什麼大家都要說拍個『何照』呢?」

以琛笑著彎腰,抱起揪著他衣角走路的兒子,不負責任地誤導認真的寶寶:「你的確是拍出來的,當年要不是你媽媽偷拍爸爸,哪裡會有你……」

這是一個和多年前一樣陽光很好的午後,林蔭大道上漂浮著草木清香,格子路面上映著一家三口長長短短的身影……

這樣好的天氣,適合出門,適合偷拍,適合與你,攜手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