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案發第三天·01

  早上醒來的時候,首先躍入戶村流平眼簾的,是髒乎乎的茶色天花板。

  戶村流平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想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等到他好不容易將睡眼揉醒,才終於想起,自己是在紙箱屋裡度過了一整夜。

  原來眼前的並不是天花板,這裡連屋頂都沒有。昨晚他還沒發現,這裡的層高相當之低。頭頂上有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果然,雖然和自由開放的露營帳蓬看似相近,但實際上差別很大。

  戶村流平在狹小的空間裡直起身,發現金藏(說起來還沒問過他的全名叫什麼)就躺在自己腳邊,看起來似乎還睡著,搞不好在夢裡吃大魚大肉呢。如果這時把他叫醒,說不定他會怨恨自己,流平小心地直起上半身。

  這時,他發現自己身上叭叭作響。說起來,昨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那時他是在更衣室的木地板上醒來的,今天則是在紙箱屋硬邦邦的地上。一定要比的話,還是茂呂家的地板舒服一些。

  不過今天醒來之後不用面對屍體,也算比昨天幸運了一些。

  不,等一等……

  戶村流平用腳尖輕輕踢了一下身邊的流浪漢。腰部感覺到刺激的金藏微微動了一下身體。太好了,看來還沒死。

  總之,今天總算不用像昨天那樣,伴著屍體醒來了。

  不過今天要面對的問題還是一大堆。而且明天早上不會乾脆就在拘留所的地板上醒來吧……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相當有這個可能。

  戶村流平走到門外,看了看錶,現在是早上八點半。他想用河水洗把臉,不過看了一眼烏賊川的河面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這條河並不怎麼乾淨。

  雖然流平肚子很餓,但他可沒有在陽光普照的河邊吃早飯的心情。他找了個雜草叢生、比較隱蔽的地方坐下,繼續思考昨晚沒有解開的問題。

  他對昨晚金藏的推理深感佩服,可能真如金藏所說,兇手把刀捆在了棍子上。不過這裡有個大問題。

  如果囚手是將刀伸進浴室的窗子殺人,那麼,在大門邊修理車子的二宮朱美不可能什麼都沒看到。

  可能是因為金藏不瞭解現場的詳細情況,所以搞錯了吧。浴室的窗子就在玄關旁邊,二宮朱美在大門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四號室的玄關和窗子,而她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更別說有人在外面用棍子伸進去一把刀了。

  這就是最後的問題。二宮朱美說她只看到去花岡酒館之後回來的茂呂耕作,完全沒看到其他人,因此,鵜飼的「內出血密室」一說被否定了。出於同樣的理由,金藏的「槍密室」說法也不能成立。

  可是……流平在心中想道,「內出血密室」和「槍密室」。

  二宮朱美的證詞輕易否定了兩個推理,她的證詞就是這麼重要。但如果反過來想,對這兩個推理造成阻礙的,也只有二宮朱美的證詞這一點。

  因此,她的證詞的可信度,就成了非常重要的問題。

  到現在為止,鵜飼和流平都認定二宮朱美是善意的第三者。然而,如果完全信任她的證詞,就無法解開密室之謎。

  假如對她的證詞進行質疑,就能解開密室之謎。鵜飼的「內出血密室」和金藏的「槍密室」都有了實現的可能性。與其根據她的證詞尋找第三種可能性,倒不如試著去推翻她的證詞。

  二宮朱美說了謊。

  可是為什麼呢?流平暫時還搞不清楚原因。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兇手是二宮朱美的熟人,為了保護此人,二宮朱美才說了謊。

  第二種可能性是,兇手就是二宮朱美本人——戶村流平無法否定這個可能性。

  戶村流平想來想去,慢慢地陷入了左右為難的悽慘境地。

  總之,有必要先把金藏的推理說給鵜飼杜夫聽聽看,而後再去思考對策。

  戶村流平站起身來,回到紙箱屋。金藏還在熟睡,他打著鼾,好像比剛才睡得更沉了。

  戶村流平猶豫了一下,是否要叫醒他,不過最後還是默默地關上了門(確切地說,那不過是塊破板子)。流平離去時心想,等以後有機會再報答這一飯一夜的恩情吧。

  戶村流平跑上河岸,沿著人行道走到大馬路上打了個車,目的地當然是鵜飼杜夫的偵探事務所。

  平時只要開五分鐘就能到的距離,今天流平居然花了二十五分鐘,才到達偵探事務所。

  顯然,他碰上了早高峰。司機親切地說了兩次「你還是走路比較好」,不過流平此時絶對無法堂堂正正地從馬路上走過去。

  到達之後,戶村流平像昨天一樣,爬上大樓的螺旋樓梯,將鐵門推開一條縫,鑽了進去。

  隨之而來的,幾乎讓人窒息的眩暈感,也和昨天一樣。三樓的走廊非常安靜,甚至讓戶村流平產生了,一種「這是昨天情景再現」的錯覺。流平直接走到「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門前,按下門鈴。

  然而,裡面卻無人應答。

  「該不會是睡著了吧?」戶村流平心想。

  他慢慢轉動門把手,本以為門鎖著,實際上並非如此。

  好奇怪……本應更警惕一些的流平,此時卻只是在心裡埋怨了一下,鵜飼杜夫怎麼沒把門鎖好。

  「真是的,明明是個偵探,卻連門都不記得鎖好就睡著了,萬一被殺手發現可怎麼辦啊。」

  可借現實生活中,並不總是有殺手來找偵探麻煩。

  房間裡的溫度很低。即使這樣,也沒有讓流平意識到偵探並不在房間內,這大概是逃亡者特有的遲鈍吧。流平穿過辦公桌和沙發併排擺放的接待室,向裡面的房間走去,平時鵜飼晚上都會在這裡過夜。沙發在,鵜飼卻不在上面。

  走到這裡,流平終於感覺到不對勁了。鵜飼不在,房間裡的空氣冰涼,房門又沒鎖。如今只有自己在這個房間裡,在三樓的一個房間裡……

  當他意識到這一點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戶村流平一回頭,發現有兩個風格奇怪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確切地說,從面相上來看,這兩個傢伙長得並不奇怪,只是他們給流平的感覺有些異常。流平平靜地注視著二人。

  「你們是誰?」

  面對戶村流平冷靜的提問,兩個人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年輕的那個將手伸進衣袋,而後出示了一本黑皮冊子。

  「我們是警察,你就是戶村流平吧?」

  戶村流平靠近兩個人,望著他們出示的手冊。這是真的警察手冊,可不是什麼「開運符」。

  「你……你們……」對於流平如此熱衷觀察警察手冊的舉動,年輕刑警感到有些奇怪。

  「你再那麼看,也不會在手冊上看出一個洞來,我們可不像你那樣,假扮警察,放心吧。」

  「好……好的。」

  戶村流平感到一陣無力。從昨天早上開始,持續幾乎整整一天的逃亡,現在終於結束了,這讓他同時有種安心的感覺。儘管只經歷了一天的逃亡,他卻感覺有一週那麼漫長。

  夠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已經沒辦法繼續逃避下去了。

  中年刑警向前走出一步,對流平宣佈道:「鵜飼杜夫昨天晚上已經跟我們回警局了,麻煩你也跟我們走一趟。你身邊的兩個人相繼身亡,你有義務對事件進行說明。當然,我們會尊重你的各項權利,同時也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我們很忙,請你儘量配合。」

  中年刑警的語氣中,充滿了不耐煩的態度。

  來到警察局後的流平被叫到調查室直接面對兩位刑警。中年的是砂川警部,年輕一些的是志木刑警,流平馬上就記住了兩個人的名字。在他們的詢問下,流平將事發經過全部講了出來。

  親身經歷的密室之謎,鵜飼杜夫的「內出血密室」推理,金藏的「槍密室」推理,還有自己的「兇手是二宮朱美」推理,流平都原原本本地講給了砂川警部和志木刑警。

  看著幾乎放棄抵抗的流平,兩位刑警放鬆了警惕。

  本來以為,聽了流平的自白,事件就能迎刃而解。然而,聽完他的話,兩位刑警臉上的表情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不但沒有承認自己的罪行,反而拋出了密室之迷。不過,先不管這番話能不能取信於警察,光是能讓警察認真聽他講話,對流平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

  戶村流平用了好長時間終於把話說完。聽完之後,叫志木的刑警說道:「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砂川警部則平靜地說:「不好意思,能從頭再說一遍嗎?」

  為了讓對方聽懂,戶村流平已經做好了不停重複說明的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