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幻城篇:婆婆,我不想長大

落櫻坡是幻雪神山下的一塊聖地,漫山遍野長滿白色的櫻花,而且永遠不會凋零,我和釋在那裡經過了最後的考驗,成為最頂尖的幻術師。我們要做的是將地上的雪揚起來,用每片雪花擊落每片櫻花花瓣,然後用雪花替換櫻花的位置。 我記得那天父皇和母後還有釋的母親蓮姬都格外開心,因為我和釋創造了幻雪帝國歷史上的奇跡,我們沒有留下一片花瓣。不過惟一不同的是,當釋的最後一片櫻花瓣飄落到地上的時候,我還有很多的雪花飛舞在空中。

離開幻雪森林的時候,婆婆一直送我到森林的邊緣。我抱了抱她,發現她的身軀又佝僂了一點,只到我的胸口。而以前,當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我總喜歡坐在她的膝蓋上。

婆婆,其實我一點也不想長大。

卡索,你是未來的王,怎麼可以不長大。

婆婆,以前我以為王高高在上,擁有一切,可是現在我卻發現,王惟一沒有的,就是自由。而我,那麼熱愛自由。其實我很想走出這座城堡,走出大雪彌漫的王國。婆婆,其實凡世的30年裡我很快樂,我目睹凡人喧囂而明亮的生活,有喜慶的節日和悲哀的葬禮,還有弟弟釋,那30年裡我用生命保護他,覺得他就是我的天下。婆婆,你一直在森林裡,你不知道,其實大雪落下的時候,一切都會變得寒冷,何況城堡中的雪,一落十年。

說完之後我就離開了雪霧森林,當我跨進刃雪城的大門時,我聽到身後傳來的婆婆飄渺的聲音,她說,卡索,我年輕的王,紅蓮即將綻放,雙星終會匯聚,命運的轉輪已經開始,請您耐心地等待……

當梨落死後——我一直認為她是死了,葬身在冰海深處——我總是有一個重復的夢境,夢中我和釋走在凡世一條冷清的街道上,漫天鵝毛大雪,釋對我說,哥,我好冷,你抱抱我。我解開長袍抱緊釋,然後聽到前面有踩碎雪花的腳步聲,然後我看見梨落。她走過來,交叉雙手,對著還是個小孩子的我說,王,我帶您回家。然後她就轉身離開了,我想要追上去,可是卻動不了,於是我眼睜睜地看著梨落消失在飛揚的雪花深處,不再回來。

夢境的最後總會出現一個人,銀白色的長髮,英俊桀驁的面容,挺拔的身材,白衣如雪的幻術長袍,像極了父親年輕時的樣子,他走過來跪在我的面前,對我微笑,親吻我的眉毛,他說,哥,如果你不想回家,就請不要回去,請你自由地……

然後我就感到突然的寒冷,那個人總會問我,哥,你冷嗎﹖我點點頭,他就扣起左手的食指,然後念動咒語,我的身邊就開滿了如紅蓮般跳動的火焰,本來我對火族的火焰格外害怕,可是我感到真切的溫暖,而當我抬頭再看那個人的時候,他的面容就會模糊,然後漸漸彌散如霧氣一樣。

從小我就是個沉默的孩子,除了釋之外我不喜歡和別人說話,從雪霧森林中回來之後,我一直失眠。每個晚上我總是站在宮殿的房頂上,看月光在瓦片上舞蹈,聽北面雪霧森林中靜謐的呼吸聲,然後一個人茫然地微笑,臉上有落寂的月光。

我不想當國王,當我的哥哥們沒有死的時候,我希望自己長大之後可以和釋一起隱居到幻雪神山,我告訴過釋我的這個願望,我記得當時他的笑容格外燦爛,他說,哥,你要記得,你一定要記得。可是,當我的哥哥全部於聖戰中死亡之後,我就再也沒對釋說起過這個願望,而釋,也再也沒有提起過。

後來我遇到梨落,於是我們兩個就整夜整夜地坐在屋頂上。看星光舞蹈,看雪紛紛揚揚地下落,鋪滿整個帝國的疆域。

梨落死後,星舊給了我一個夢境,他要我走進去。在那個夢境中,我看到了白衣如雪的梨落,她高高地站在獨角獸上,我聽到她的聲音,她說:很久以前,我是個簡單而幸福的人,每天有深沉而甜美的夢境,直到我遇見卡索,他夜夜失眠,於是我就夜夜陪他坐在空曠而遼闊的宮殿頂上,夜看星光在他銀白色的頭髮上舞蹈,翩躚如揚花……….

在我240歲的生日盛宴上,父皇端坐在高高的玄冰皇座上,他對我微笑,然後說,卡索,我宣布你為下一任幻雪帝國的王,我將在你250歲生日的時候,將整個帝國交給你。然後我聽到滿朝的歡呼和看到所有巫師與占星師的朝拜,而我,面無表情地站在喧囂的中央,心裡有著空空蕩蕩的回旋的風聲。

父皇,也許我比哥哥更適合當國王。釋站到我旁邊,微笑,但堅定地說。

釋,你在說什麼?父皇望著他,所有的巫師也望著他。

我說,也許我比卡索,更適合當國王。然後釋轉過身來對我微笑,然後俯身過來親吻我的眉毛,他說,哥,我的頭髮已經比你長了。我看到母後坐在父皇旁邊望著我,滿臉關懷。而旁邊的蓮姬,釋的母後,眼神裡有詭異的笑容。

我記得那天是一個德高望重的叫法榻的巫師讓尷尬的局面結束的,他站出來對我的弟弟說,小皇子,國王不僅僅是靈力最強的人,所以,你不可以代替你的哥哥。

然後釋走過去,摸著他的頭髮說,法榻巫師,可是如果像你一樣頭髮只到膝蓋的人當了國王,那有人要殺死你,你應該怎麼辦呢?你能當多久的國王呢?法榻巫師,我要殺你,你有什麼辦法呢?然後釋轉身走出大殿,他的笑容詭異而邪氣,我聽到他放肆的笑聲一直回蕩在刃雪城上。三天之後,法榻死在他的巫術室中,衣服完好,可是身體卻完全融化成水,蔓延在玄武巖的地面上,如同死在火族精靈的幻術之下。

法榻的死讓整個刃雪城陷入一片死寂。人們在懷疑火族是否有潛入幻雪帝國的疆域,甚至潛入刃雪城。

我曾經問過星舊,我說,你知道法榻是怎麼死的嗎?

知道,可是原諒我,年輕的王,我無法告訴你。

連我都不能說嗎?

是,連你父皇都不能說。你應該知道刃雪城中的占星師有自由占星自由釋夢的權利,也有保持沉默的權利。

好吧,我也累了,我不想再了解下去。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是不是有火族的人潛伏在刃雪城中?

王,沒有。如果有,我會告訴你,而且會用我的生命保護你。王,只要有人威脅到你,我會用我的生命保護你。

那法榻是死在火族的幻術下嗎?

星舊轉過身,背對著我,然後一句話也沒有說就離開了,大雪在風中四散開來,落滿了星舊的肩膀,我想走過去為他撐開幻術屏蔽,可是最後我還是什麼也沒做,然後轉身離開。當我走進宮殿的時候,我聽到鵝毛大雪中星舊飄渺的聲音破空而來,他說,卡索,我年輕的王,紅蓮即將綻放,雙星終會匯聚,命運的轉輪已經開始.請您耐心地等待…...

法榻死後三個月,刃雪城中突然火光沖天,每個人臉上都是火光映出的紅色。我在聖戰之後再一次看到了被燒成紅色的天空和父親冷峻的面容。起火的地方是幻影天,櫻空釋的宮殿。

當我趕到幻影天的時候,大火已經吞噬了整個宮殿,我看到裡面不斷有宮女融化消散,最終變成白色的霧氣,如同聖戰中那些死亡的巫師。我想到釋,我突然看到釋的笑容出現在天空上面,於是我扣起無名指,在我身邊用幻術召喚出風雪,圍繞我飛旋,然後我沖進了火光之中。釋倒在玄武巖的地面上,周圍只殘留了很少的風雪圍繞著保護他,我把他抱起來,擁進我的雪花中,我看到釋用手捂著眼睛,白色晶瑩的血從指縫中不斷流出來,那一刻我難過得要死,他是我曾經想用生命保護的天下嗎?我就是這樣保護釋的嗎?

釋用一只眼睛望著我笑了,然後他就昏迷過去,他在失去知覺前對我說了一句話,惟一的一句話,這句話只有一個字,他說,哥。

我抱緊他,我對著已經昏迷的釋說,釋,無論誰想傷害你.我會將他碎屍萬段.因為,你就是我的天下。

幻雪神山的祭星台。星舊站在蒼茫的霧氣中。

星舊,你知不知道幻影天的大火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親愛的王,你父親也問了我同樣的問題,可是原諒我,我不能說。

那我問你,是不是有火族的人要傷害釋?

星舊走過來,跪在我面前,雙手交叉,他說,卡索,我未來的王,沒有人要傷害櫻空釋,你相信我。只是王,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卡索,我年輕的王,紅蓮即將綻放,雙星終會匯聚,命運的轉輪已經開始,請您耐心地等待…...

後來釋就只有一只眼睛了。我看到釋戴著眼罩的面容心裡總是空蕩蕩地難過,而釋總是對我說沒關系,笑容甜美。

他俯身過來,親吻我的眉毛,叫我,哥。櫻花在風中不斷凋零不斷飄逝,落滿我和他的肩膀。

在發生了這麼許多事情之後,父皇開始擔心帝國的安全,於是他似乎在考慮將皇位傳給靈力高強的釋。而最終的結果也一直無法知曉,只是我每次經過蓮姬的旁邊,總會看到她詭異而妖艷的笑容。父親曾經在大殿上問過釋,他說,釋,你真的很想當國王嗎?

釋說,對,我很想當國王。哥哥想要的是自由,請您給他自由,給我皇位。

蓮姬的笑容蕩漾開來,傾國傾城。

有天在櫻花樹下,我問釋,我說,釋,你那麼想當國王嗎?

哥,你想當國王嗎?

不想。我想回到雪霧森林,那兒沒有大雪,溫暖如春,還有婆婆,教會我第一個巫術的人。

哥,既然你不想,那就讓我來當國王吧。櫻花如雪般飄落下來,我聽到天空霰雪鳥的破鳴聲中,冰雪開始融化。而蓮姬的笑容傾國傾城。

又是一個冬天,大雪彌漫。深海宮的小公主長大了,我聽到很多人都在說她的美艷和光彩照人,以及她身上最純正的血統。皇族的王妃都是深海宮的人,我的母後是,蓮姬也是。她們在130歲以前都是人魚的樣子,而在130歲成年之後,就會變成傾國傾城的女子,進人刃雪城。

這個小公主將成為你的王妃,卡索,她就是未來的皇後。父皇將剛變成人的公主嵐裳引到我的面前,我看到嵐裳美麗的面容和微笑,她在我面前脆下來,雙手交叉,對我說,卡索,我未來的王。那一刻,我突然地想到梨落,她現在也在深海宮的最底層,不知道她來世會不會成為純正血統的人魚。我望著嵐裳,幾乎要以為她就是梨落,兩個人的面容是那麼相似。她走過來牽起我的手,踮起腳來親吻我的眉毛。然後我聽到釋邪氣而冷酷的笑聲。

父皇,也許嵐裳選擇的是我,你為什麼一定要讓嵐裳與卡索在一起呢?

釋走到我面前,將嵐裳拉過去,撫摩她的頭髮,對她說,你的頭髮是真正的銀白色,你一定有最純正的血統,嫁給我,我可以保護你不受任何傷害。

嵐裳微笑著說,釋,我親愛的小王子,我愛的是你哥哥,你在我心裡只是弟弟。其實當我還是人魚的時候,我就已經認識你哥哥了。所以我愛他,我要成為他的新娘。我相信他可以保護我,讓我在他的肩膀下老去。

是嗎?釋突然很神秘地靠近嵐裳的耳朵,他小聲地說,可是,卡索卻不是幻術最強的人,比如我要殺你,你又有什麼辦法呢?他又有什麼辦法呢?

然後釋轉身離開,詭異的笑聲彌漫開來,夾著雪一起降落在刃雪城的每個地方。

一個月後,嵐裳死在櫻花樹下,死的時候,她的下身是一條魚尾。

我的父皇和母後對這件事情都守口如瓶,不讓宮中的人透露半句。只是很多人傳說,嵐裳是自殺的。只有蓮姬的笑容,依然詭異地彌漫在我的四周。

婆婆,為什麼嵐裳死的時候下身居然是條魚尾?她不是已經變成人了嗎?

卡索,人魚族是皇族千百年來的婚姻族,因為她們出身高貴,對水的操縱能力登峰造極,所以皇室和她們結合,會產生靈力最強的後代。這就是為什麼梨落不能成為皇後的原因。人魚族在130歲的時候會變成人形,可是,在她沒有與皇室王子正式結婚之前,如果她受到站辱,那麼她就會恢復成人魚的形狀。

婆婆,你知道是誰玷污了嵐裳嗎?

我不知道。

婆婆,年嵐裳是自殺的嗎?

我也不知道.卡索.我不是占星師,也許星舊能告訴你。

星舊,可不可以告訴我嵐裳是怎麼死的?

自殺,用水從身體內部刺穿了所有的內髒。

那她為什麼要自殺?

因為她受到玷污,下身恢復魚尾,她覺得是恥辱而且,她很愛你。

那你能告訴我是誰玷污了她嗎?

王,我以前總是對你說不能,那麼這次,我要讓你看一個夢境,你自己的夢境,這個夢境中有秘密,只是看你能不能看見,如果你能,那麼所有困擾你的事情,都會迎刃而解。

星舊給我的夢境其實就是我和釋通過幻術最高層考驗的那個場景,我和釋都在扣起左手的無名指,念動咒語,揚起地面的雪花。我一直在這個夢境中走進走出,可是我不知道星舊為什麼要我看這個夢境,我一直占不破。

一直到這個冬天快要結束的時候,父皇在大殿上鄭重地宣布我為下一任的王,那天晚上我又進入了那個夢境,然後我發現了所有問題的答案。

在那個夢境中,在我和釋同時施展幻術的時候,我是用左手扣起無名指,而釋的右手的食指,還在不意地曲伸。

而右手食指的曲伸,是火族精靈的幻術手勢。在我逃亡出城的路上,曾經被我頻繁地看見。

星舊,將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吧。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知道釋的秘密的?

從我為他占星開始。我檢查過從前替釋占星的那六個占星師,從他們的屍體上,我發現了他們死亡的原因。

他們為什麼會死?

很簡單,因為釋用幻術殺死了他們。很簡單的幻術,就是將那些占星師身體裡的水結成冰,刺穿他們的內髒。只是因為釋是皇子,沒人會懷疑他,那些占星師也不會提防他,所以他可以輕易得手。

那你呢,星舊。

當釋施展幻術的時候我就悄悄地將它破解了,那種小幻術還難不倒我。可是釋知道了我對他的提防。占星那天,當所有人走後,他走過來對我說,星舊,你是個偉大的占星師,如果你把今天的事情忘記,那麼你就可以繼續活下去,否則,你會領略到幻雪帝國中最偉大的幻術。然後他對我笑,笑容詭異。

釋為什麼不要別人替他占星?因為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會火族幻術。

那麼法榻的死呢?

是釋殺了他。

那幻影天的大火?是釋點燃的。

那麼……嵐裳的死呢?還是釋所為的嗎?

釋玷污了她,然後嵐裳羞愧自盡。

那麼.星舊.當初你給我的那幅畫是什麼意思?

王,有些事情我現在還是不能夠告訴你。王,你知道嗎?其實在釋成人的那一年,他叫我替他占過星,我是第一個替他占星的人。那一次,我給了他一個夢境,那個夢境我自己都沒有見過,詭異可是華美。總有一天我會將那個夢境也給你,因為,你也是那個夢境的主人。

星舊,你現在可以告訴我那個夢境嗎?

不能。可是有一個夢境,我現在就可以給你,那是嵐裳死前的夢境。

說完之後星舊離開,去了祭星台。而我,站在刃雪城的大門前面,舉目四望,大雪籠罩了整個黑色的大地,我看那北方雪霧森林的綠色綿延在地平線上,心裡難過。恍惚中,我聽到法榻死時融化的滴水聲,聽到幻影天宮殿在大火中崩塌的聲音,聽到嵐裳死時的人魚唱晚,然後我聽到釋在大火中叫我,哥。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滴在漢白玉的台階上.結成了冰。

遠處傳來星舊飄渺的聲音,他說卡索,我年輕的王,紅蓮即將綻放,雙星終會匯聚,命運的轉輪已經開始,請您耐心地等待…...

那天晚上我坐在宮殿的屋頂上,在清朗如水的月光下,我走進了嵐裳的夢境,夢境中,我看到了還是人魚時的小嵐裳,她在刃雪城旁邊的冰海海域游泳,她在海中,輕盈得像一只蝴蝶。同時,我也聽到了她心裡的聲音,她的聲音如同絕美的歌聲,婉轉如同傳說中的人魚唱月。

我知道屋頂上的那個男人就是卡索,幻雪帝國未來的王,我總是看見他每天晚上坐在屋頂上面,眼睛裡落滿星光,他的臉上有寒風刻下的深深的輪廓,眉毛斜飛人鬢。風從四面八方湧過來,吹動他及他如雪般的幻術長袍,他的頭髮在風中展開來如同光滑的絲緞。我不明白為什麼他總是失眠,只是我知道自己在看到他之後,每個晚上都會來這裡,我想象著自己和他在一起,我們在同一片星光下。

奶奶告訴我,我是深海宮最美麗的孩子,我會成為未來的王妃。當我變成人的時候,我就會成為他的妻子,卡索,我未來的王。我會陪著他每天晚上坐在屋頂上,每天晚上看星光,所以卡索,我未來的王,請你等我.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