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雪國篇:跟遼濺過招

當見到傾刃的時候我很驚訝,我以為傾刃是像遼濺的父親遼雀一樣是個魁梧而粗獷的男子。可是不是的,當我見到傾刃的一瞬間我幾乎要以為我見到我弟弟櫻空釋了。他們都一樣有著精致的五官和深深的輪廓,飄逸如風的長頭髮,漂亮得不食人間煙火。他的雙眉之間有一刀明亮的傷痕,像是刀刃。淡淡的象牙色。我知道那是靈力聚集的表現,正如櫻空釋的眉間有片櫻花痕跡,我的眉間有道閃電,月神地眉間有道月光,而星軌的眉間有個六芒星。傾刃的頭髮溫順地散下來,眼神游離而飄散,笑容又天真又邪氣。我不知道這樣的外表下面怎麼會隱藏可以成為東方護法的力量。

傾刃坐在他的王座上,笑著對我說,你就是那個可笑的城堡裡面的王,卡索?

我說是的。

他還是笑,一些頭髮從頭頂上滑落下來散在他的眼睛前面。他說,你們一起上吧,我不想浪費時間。

我說,想殺你的是遼濺,不是我。遼濺才是真正的東方護法。

真正的東方護法?哈哈,不要笑我了。你們一起上吧。

我用冰族幻術凍結了我整條左手手臂,我說,遼濺是會殺了你的,我不會動手。

月神說,王,婆婆告訴過你不要講究什麼平等……

月神!這是我的決定。我不想遼濺讓他父皇失望。

然後我聽見遼濺從後面走上來的腳步聲。他說,我叫遼濺,刃雪城裡下任的東方護法。

傾刃的目光突然變得格外寒冷,我感受到周圍彌漫的殺氣。他說,刃雪城只有一個就是這個,東方護法也只有一個就是我。在傾刃還沒說完的時候,遼濺突然對傾刃出了手。可是這次偷襲卻沒有對他構成任何威脅。

我終於知道傾刃的力量是多麼的不可思議,遼濺在他的手下走不過十個回合。可是傾刃還是敗了,從他一開始就敗了。因為他太低估我和遼濺,也太相信我們。

當遼濺進攻第一回合的時候,還沒等到傾刃接觸到他,他就突然彎下身子,後退,而我急速上前,一上手就是火族最毒辣的炎咒手刀,直刺心髒。當傾刃在我面前倒下去的時候他還是瞪大了眼睛,他不相信自己竟然會被幻雪神山以外的人打敗。他英俊的面容在生命最後快要消散的時候依然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我和遼濺看著他在我們面前化成一灘雪水,沒有說話。

我們沒有想過這麼容易就擊敗傾刃,預想中遼濺和我任中一人會受重傷,甚至皇柝連巫醫結界都布置好了,准備隨時把我們送進去。然而兩個人毫髮無傷。

可是傷痕出現在看不見的地方,在夕陽墜落到地平線上的時候。

遼濺一個人走在前面,他沒有說話,背影在夕陽下顯得很落寂。我知道他內心的難過,因為他背棄了他的父親對他的期望。我知道放棄一個人的尊嚴有時候比死亡還要痛苦,我知道遼濺為了我所做的犧牲。因為如果不是為了繼續朝前面那個看不到盡頭的征程上走下去,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暗殺的行為的。

那天晚上我們休息在一片長滿櫻花的山坡上,很亮的月光如水一樣鋪瀉開來,半夜的時候我突然醒過來,然後看到了遼濺背對著我站在山坡最高處的那塊巖石上,月光沿著他的頭髮和幻術長袍流淌下來,我看見他的背影就覺得很傷感。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聽見了遼濺唱歌,就是那種在戰場的軍營裡可以被反復聽到的歌,傷感而蒼涼,聲音破碎可是嘹亮,高高地響徹在雲朵之上。我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在那場遮天蔽日的聖戰裡被我反復地聽到,那些戰士總是在悲愴的夜裡反復地唱著這首歌謠,一直唱一直唱,沒有停息。

後來月神走到了遼濺旁邊,我聽到他們的說話。

月神說,遼濺,其實很多時候一個人都是要放棄很多東西的,因為必定有另外一樣東西值得我們去放棄一些什麼。比如你想要保護的人,想完成的事情,等待實現的夢境。遼濺,你知道嗎,我從小就被人看不起,因為我只會暗殺術,盡管我的靈力比同族的孩子高很多,可是我的父母依然看不起我,他們說我是個讓家族恥辱的小孩。在我沒有長大的時候,有很多比我大的小孩子欺負我,有很多次我被那些頑皮的男孩子推倒在地上,他們揪我的頭髮,操縱冰塊來砸我,每次我都抱著身子不說話,等他們累了我就爬起來拍乾淨自己身上的雪然後回家。我的母後是個漂亮的女人,她看見我滿身狼狽的樣子總是很生氣,她不問我是不是被人欺負了,只是一直說我是個讓家族傷心的小孩。

月神,你為什麼不學習白魔法只學黑魔法,而且只學其中的暗殺術?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和我的姐姐月照一起學習巫術,我們很乖,靈力一天比一天強。父皇總是撫摩著我和姐姐的頭髮,對我們說,以後你們會成為刃雪城裡僅次於皇族的最好的幻術師。那個時候,父皇的面容很溫柔,雪花在我們身邊不斷落下可是卻落不到我們身上,因為父皇總是把我們放在他的屏蔽之下。從很小的時候起,我就知道什麼是溫暖。可是有一天,我姐姐被殺了,很突然地死在回家的途中,我記得我還在指著路邊的櫻花樹告訴姐姐你看上面的花瓣多好看。可是等我回過頭去的時候,姐姐的瞳孔已經渙散,我看見她臉上茫然的表情,然後她的魔法長袍突然被風吹得飛揚起來,然後我姐姐在我眼前筆直地倒下去。我嚇得忘記了說話,手中的花瓣散落了一地……後來家族的人出來找我們,我姐姐已經死了,而我昏倒在姐姐的旁邊,當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睡在雍容的前年雪狐的皮毛之中了。後來我的族人告訴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中,我只會說一句話,那句話是,姐姐,你不要嚇我,你醒醒……

那個時候你就開始學暗殺術?

對,因為我不希望以後當有一個我想要保護的人出現的時候,我還是無能為力地站在他旁邊,看著他倒在我的腳邊上。

霰雪鳥刺破天空的悲鳴回蕩在高高的天頂上。我看了看睡在我旁邊的星軌,她蜷縮在皇柝為她設定的防御結界中,安然地像躺在一個巨大的安全的卵中一樣。

遼濺和月神的背影在那個晚上格外的清晰,他們兩個高高地站在山坡上面,長袍翻動。

我轉過了身繼續睡去,只是夢中又夢見了我的弟弟,夢見他被我殺死的那個冬天。大雪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