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雪國篇:西方護法之魘

月神和潮涯被葬在客棧的背後,和遼濺片風安葬在一起。月神和潮涯的墳塚還是黑色的泥土,而片風和遼濺的墳塚上已經長出了嫩綠色的草。一離一離的演示著死亡和生命的彼此糾纏。寒冷的風籠罩在墳墓的上空,我和皇柝站在墳墓的前面,彼此都沒有說話,大風呼呼地吹過去,我和他的長袍獵獵地作響。

皇柝,你為什麼要殺死月神?

因為她要殺我。

可是你沒看見我已經出手了嗎?她根本就沒機會殺你了。

皇柝沒有說話,只是依然有詭異的笑容彌漫在他的臉上。他說,王,我們就在這個地方分開吧。

分開?你是說……

我是說我要回到刃雪城中去了,盡管也許你覺得那是個玩具城堡,可是那個地方畢竟有我的整個族的人在等著我,我是他們的神。

你是說你要放棄以後的行程嗎?

王,你覺得你還有以後的行程嗎?這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路,而我也已經疲憊了,王,我要離開。

當皇柝走的時候,我突然對他說,皇柝,其實你才是真正的西方護法,對不對?

皇柝沒有回過頭來,他說,卡索,這個問題已經沒有必要再問下去了,你覺得你還有希望經過西方護法的領域嗎?連西方護法都過不了,那你怎麼可能戰勝淵祭呢?

當皇柝快要消失在濃厚的霧氣中的時候,我跑到他的面前攔下了他,我的劍筆直地指向他的咽喉,我說,如果你是西方護法,我絕對不會要你走出去。

皇柝看著我,臉上是恍惚的笑容,他說,可是我說我不是,你會相信嗎?

皇柝最後還是死在了我的手下,他在我的劍下流淌了滿地白色晶瑩的血。我聽到他喉嚨中模糊的聲音,他說,王,您不要再被禁錮了,自由地飛翔吧……

皇柝被我殺死的地方是在這個西方護法靈力幻化出來的凡世的盡頭,那個地方是一大片耀眼得如同清澈的陽光的金色麥田,那些風從麥田上面匆匆地跑過去,然後奔向這個凡世的盡頭,在那個盡頭,我隱約地看到雪花寂寞地落下來,落下來,我知道走到了那個盡頭,我就可以回到我的刃雪城,回到我的寂寞得可以聽見時光碎裂的聲音的生命,然後在那裡孤單寂寞地再回幾百年幾千年。

皇柝倒在這片麥田中,臉上是如同月神死的時候一樣的憂傷的笑容,他的頭髮在金色的麥田中如同閃亮的水銀,隨著起伏的麥浪無邊無際地流散開來,長袍早已被血浸濕了,貼在黑色的泥土上面如同死亡的蒼鷺展開的黑色羽翼。

我仰望蒼藍色的天空,上面的鳥群低低地向我壓過來,它們盤旋在麥田上面不肯離去,如同我一樣,如同我這個迷惘而絕望的王一樣,因為我也喪失了自己的方向。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天真的孑然一身,我想到我身邊的人,一個一個地亡失,白色的瞳孔和飛揚的長袍消散在戾殺的空氣裡面,我再次聽到亡靈的歌唱,所有死去的人站在天空上面,他們透過雲朵向我俯視,可是在我抬頭看天的時候,我難過地心如刀割。

我還是沒有知道西方護法到底是誰,如同一個經久不散的夢魘般讓人無法掙脫也無法看清。我甚至不知道月神皇柝,甚至潮涯和片風遼濺,他們是不是因為我的不信任和無能而死亡,也許真正的西方護法正在我的背後看著我微笑。那霧氣中的蓮花一樣的微笑。

我告別了那間客棧的店小二,我想哪怕只有我一個人我還是要孤獨地走下去。

那個店小二送我離開,他沒有說什麼話,就是個單純的凡世的子民,和我千千萬萬的子民一樣,只是他不知道我就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偉大的神。

當我離開的時候我回過頭去看那個漸漸縮小的客棧,青瓦白牆,柳木扶疏。已經有梨花開始開放了,那些一點一點的白色如同細小而溫柔的雪,彌漫在空氣裡面,又從空氣中聚攏。

我轉過身離開,再也沒有回頭,因為我的眼淚已經開始流下來。

一幕一幕,時光殘忍而空曠地跑過去,我看見遼濺站在他的父皇面前,對他的父皇說,父親,我會成為最好的東方護法。我看到月神寂寞而堅強的樣子,偶爾笑的時候如同舒展的春風。我看到星軌倒在血泊中瘦小的身影,聽到她叫我要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看到片風快樂地操縱著風的樣子,看見潮涯彈琴時一群圍繞著她翩躚的白色蝴蝶,看見皇柝為我撐開的防護結界,看見熵裂最後慘烈的死亡……

我只覺得胸腔中有什麼東西漸漸地分崩離析,一片一片尖銳的碎片……

我已經遠遠地離開了繁華的街市,周圍已經沒有凡世的人。我躺在空曠的草地上面,陽光從頭頂溫柔地覆蓋下來。周圍的空氣裡有著凡世春天來臨的香味。

當我坐起來開始考慮我應該做些什麼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在草地的最遠出,在地平線跌落的地方,那裡的空氣出現了透明的旋渦,我知道肯定有一個靈力卓越的人出現了,我隱隱地感覺到大地的震動,然後我看到地平線的地方突然洶湧起無數鵝毛大雪。如同當初梨落出現的時候一樣,我的記憶開始輕微的搖晃,如同散亂的倒影。

然而當所有的雪花落盡之後,我看到了我無法相信的畫面。

星軌高高地站在空中,凌空而立,風從她的腳下面洶湧地往上沖,她的頭髮長袍向上飛揚如同撕裂的錦緞。

星軌下落到地面上,然後緩緩地走過來,我看著她模糊而詭異的笑容如同觀望一個幻覺。

她走到我的面前,仰起面孔,對我說,王,你還好嗎?然後她的笑容一瞬間彌漫開來。

我覺得身體的力量一點一滴流失,仿佛連站立的力量都喪失了。

我問她,星軌,你不是在北方護法星晝那兒就死了嗎?

星軌的聲音出現在我周圍的空氣裡,可是我看不到她嘴唇在動,她的臉上惟一出現的就是那種詭異的笑容。她說,你以為憑星晝的靈力可以殺死我嗎?

那麼你……

我就是你找了很久的西方護法。星軌。

我說不出話來,只是看著星軌的笑容在我面前變得越來越詭異越來越模糊。星軌怎麼會是西方護法?我的腦海中不斷出現這樣詢問的聲音,如同從天而降的審問。

王,我親愛的王,我不是給了你最後一個夢境嗎?叫你在看到西方護法的時候打開的,您忘記了嗎?

星軌的笑容如同符咒。

在星軌的夢境裡,她的樣子同出在我面前的時候一樣,模糊的笑容,詭異的聲音。她告訴我,其實一切只是她的游戲。

她說,王,你是我哥哥最信任的人,所以我知道你不簡單,於是我盡我的能力來幫你度過了前面三個護法,因為如果你死在他們手上,那就太沒意思了,他們那些人敵不過我的一根手指。我想和你玩一個游戲,一個殺人和被殺的游戲,你是個很好的對手,只因為我的生命太無趣,所以我又怎麼可能放過這樣刺激的事情。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找到誰才是真正的西方護法,可惜我哥哥信錯了你,你的思想比我想象的要簡單得多。卡索,我會讓你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死掉,這是一場偉大的追逐和廝殺,到最後如果你身邊的人全部死了,那麼我就會出來告訴你,我才是真正的西方護法,只因為你已經不能奈何我了,論靈力,你比不過我,盡管你有一個靈力卓越的弟弟給你的繼承幻術,可是你還是不是我的對手。

王,星的路線已經被我設定,請跟我來,玩這場最好玩的游戲……

當我從星軌的夢境中掙扎著醒來的時候,星軌的笑容依然在我面前,只是周圍的景色漸漸清晰,我看到了草地和頭上的陽光,可是內心卻如同冰雪籠罩。

星軌在我的面前,我看到她手上突然出現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武器,無數的仿佛閃亮的黑色緞帶一樣的東西圍繞在她的手指間,又似乎是有形的一縷一縷的風糾纏在一起。周圍的空氣全部凝結一樣讓人感到窒息,我聽到星軌的聲音高高地飄蕩在我們的頭頂上,她說,卡索,你現在孤單一個人,我看你怎麼過我這裡!

我突然覺得很疲憊,然後我低聲緩慢地對她說,是嗎?那你回過頭去看看。

因為我已經看到潮涯,皇柝和月神出現在星軌的身後。他們三個人的長袍翻湧如同變換的流雲。他們是我最信任的人。

星軌的神色仍然安靜,只是她望著我的時候眼神中多了一些光芒。她說,原來他們都沒有死。

我說,是的,他們都沒有死。我寧願我死,我也不願意他們死掉,因為他們是刃雪城裡最優秀的人。還有片風甚至包括死在你手下的遼濺和熵裂。他們都是最優秀的人。

你連遼濺是被我殺死的都知道?從那個時候你就開始懷疑我了嗎?

不是的,那個時候我根本想不到是你。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就是西方護法的?

從很多的方面,首先就是遼濺的死。因為我們在他的頭頂發現了一根劇毒的針,所以我們全部被引到一個你設下的圈套,以為遼濺是被人用毒針殺死的,其實不是,後來皇柝在遼濺身上發現,其實凝聚到他頭頂的那種劇毒是從叫做熵妖的那種慢性花的毒轉換過來的,也就是說遼濺在我們進入西方護法的領域之前就已經被人下毒了。而那個時候,他整天都抱著你,最有機會親近他而且不被人察覺地對他下毒的人就是你。

對,遼濺是我殺死的,而且也的確是用的熵妖那種慢性毒。然後呢?就從這一個簡單的推想就知道我是西方護法嗎?

不是,除了遼濺的死然後就是你的死。

我的死?

對,我不得不承認你的死亡是你最精明也最厲害的手段,誰都不會懷疑到一個死去了的人。因為皇柝在你身上下的防護結界是最好的一種結界,是他的生命所在,也就是說如果他不死的話那麼一般他的結界裡的人就不會死,否則如果防護結界被攻破那麼先死的人肯定是皇柝自己。可是你還是死了,開始皇柝和我都以為是因為你太虛弱的體質和占星師之間奇妙的克制所造成的,於是只是難過。難過你的死亡。然而你哥哥給我的信中卻說,他占星預感到你一個人去了一個陌生的世界,叫我不要讓你孤單地一個人。當時我以為星舊占星到你的死亡,以為你去了冥界。可是後來知道,你是去了自己幻化出的西方領域,等待我們走進去。就因為你怕你哥哥告訴我你沒有死的事情,所以你才叫我先不要對你哥哥講你已經死亡的消息。

星軌的眼神越來越寒冷,她望著我,冷冷地對我說,說下去。

然後還有在北方護法星晝那兒,其實殺死她對你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當她死的時候她正想說出西方護法是誰,因為她看到你在我們之間覺得特別可笑,可是你沒有讓她說話的機會,你再次召喚了幻術殺死了她。只是那個時候我們只是以為你用的是漸次玄冰咒,而且我們很奇怪身為一個占星師的你怎麼可能會這麼復雜高深的黑魔法,因為一般只有最好的幻術師和司暗殺的巫師才會這種幻術。

然後我們就進入了你的西方領域,之後你和鳳凰烏鴉制造出一系列的死亡,讓我們根本無時間來想以前你的一些問題。直到在伢照死亡的時候,我又開始懷疑你。

為什麼?

因為月神對潮涯的懷疑,本來潮涯和月神都有能力破除那個夢境,可是很奇怪的地方在於潮涯的釋夢能力比月神強,可是卻破不了那個夢境,很顯然有一個比潮涯的釋夢能力更強的占星師在周圍,而你,就是一個最好的占星師。本來你利用潮涯來讓我們懷疑到她的身上,可是你忘記了一點,那就是不可能同時有兩個西方護法。如果潮涯是假裝受傷,那麼皇柝為什麼要幫她隱瞞呢?所以,我告訴月神,潮涯和皇柝都不可能是西方護法。

所以你們就假死來引誘我出來?

還不是,那個時候只是懷疑到你,真正讓我們下定決心引你出來的是熵裂。

熵裂?你們怎麼會知道是我殺了他?

因為他的手勢,他死的時候手上是你們占星師最常用的占星手勢,開始我們以為熵裂是占星師,可是潮涯說她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任何釋夢和占星的靈力存在,所以我們知道熵裂是在告訴我們殺他的人就是個占星師,而且是個會頂尖幻術的人,因為一般的人絕對不可能有能力殺死熵裂。

所以你們就彼此假裝廝殺引誘我出來?

對,而且這是個很冒險的舉動,我知道只要你對我們的行動占一次星,那麼你就會知道我們其實是在演戲。可是我相信你太驕傲太自負,你會低估我們所有的人。更何況這一切都是按照你的預想一一實現的,所以你根本不會想到這裡面還有秘密,所以你也不會對我們的行動做占星。

皇柝站在星軌的背後,他說,我和月神潮涯其實一直都在王的身邊,我們一直在等待你的出現。因為我們知道,你是個驕傲的人,你從來不把任何一個人放在眼裡,對於孤單的卡索,你肯定會現身,因為你不認為卡索一個人是你的對手,所以你會出現在他的面前,看他錯愕驚詫的表情,只可惜卡索並不是你想的那麼沒用。

星軌望著我,她的笑容自信而輕蔑,她說,卡索,你信嗎,我可以不動手就讓你死在這裡。

我望著她沒有說話。

她說,我知道你不相信。你還記得你最愛的婆婆嗎?你記得她把靈力過繼到你身上之後緊緊地握著你的手嗎?你還記得她粗糙的皮膚讓你的手覺得針刺一樣疼嗎?難道你從來就沒有懷疑過她可能真的用針刺了你嗎?然後我聽到星軌放肆的笑聲。

我的回憶突然恍惚起來,心空蕩蕩地往下落。

然後星軌突然對我出手,黑色的緞帶如同閃電一樣向我刺過來。可是我卻簡單地閃開了。

星軌望著我,眼中有憤恨的神色。她說,你聽到這個事情之後你為什麼沒有一點慌亂?

我望著星軌,我告訴她,因為相信人性,我相信這個世界上總有值得我相信的東西,比如婆婆對我的愛。我沒有任何理由懷疑。

星軌沒有說話,只是她的長袍獵獵地飛揚在她的四周,很久之後,她說,卡索,看來我哥哥的確沒有看錯你,你是個了不起的王,可是我敢保證,如果你們一起對我動手,雖然我不可能贏過你們,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我有足夠的能力在我死之前讓你的血染透這片草地。

星軌手上的黑色緞帶突然飛速地擴展開來,如同風一樣迅捷地將我和皇柝他們隔開,當我躲開那個緞帶的糾纏的時候,我看見月神潮涯和皇柝已經全部被那些黑色的緞帶分開了,每個人都獨自守護著,星軌在我們中間,她駕御風站在高高的空中俯視我們,臉上是詭異而光芒四射的笑容。她說,游戲的最高潮到了,王,你是個很好的對手,我們繼續……

月神的月光被黑色的緞帶糾纏著,那些光芒在濃重如同夜色的黑暗下變得越來越暗淡,我聽到月神急促的呼吸,她的衣服和髮飾飛揚在空中,隨著她的跳躍而飛揚。潮涯的白色閃亮的琴弦同星軌黑色的緞帶糾纏在一起,逐漸勒緊,如同彼此廝殺的黑色蒼龍和白色冰龍,無數的白色蝴蝶從空中破碎掉墜落到地面上,如同雪花一樣細小而破碎,而皇柝在每個人身上都撐開了防護結界,星軌的黑色緞帶撞在結界透明的外牆上發出尖銳而清越的響聲,如同閃電一樣彌漫在周圍的空氣裡。

我已經召喚出了幾十把冰劍,那些冰劍懸在星軌的周圍,可是一直不能擺脫不了那些黑色緞帶的糾纏,有的冰劍甚至被那些緞帶包裹住然後被勒緊破碎成一塊一塊的碎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