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櫻花祭:離開幻雪神山的一百年

在離開幻雪神山之後的一百年中,我成為了一個寂寞而滿足的人。

因為我有希望,人有了希望就可以安然而平淡地生活下去,一千年,一萬年,笑著面對時光的亡失和生死的漸變。

我知道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釋,嵐裳和梨落正在一天一天地長大,他們總會在某一天長大成人,我希望他們可以快樂而幸福地站立在這個世界的大地上,瞇著眼睛微笑著仰望藍天面對蒼穹。無論在我有生之年是不是還可以見到他們,無論他們還記不記得我。

其實我想要的就是這樣的生活,簡單而滿足,宮女們開始說我是個溫暖的國王,因為我的臉上總是掛著笑容。我會站在大殿前的空地上抬頭看天空急促飛過的霰雪鳥看得笑容滿面。

我總是回憶起幾百年前星舊給我的一個夢境,夢境中,我是那個被捆綁在煉泅石上的觸犯了禁忌的巫師,而我弟弟櫻空釋則是那只為了我的自由而血濺冰海的霰雪鳥。以前我總是為這個夢境而淚流滿面,而現在,我卻可以安然地笑。因為我知道,釋必定和我一樣,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還是個漂亮的小男孩,也許會有一個和我一樣喜歡他的哥哥與他相依為命,就像當初我和他流亡凡世時一樣。

只是星舊已經離開了刃雪城,我不知道他帶著他一生最疼愛的妹妹卻為了他自殺的妹妹去了什麼地方。他告訴我要堅強地活下去,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有人等著與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們全部的記憶。

在回到刃雪城之後,我曾經去過幻星宮,我見到了星舊和星軌的父皇,我告訴了他星軌的死亡和星舊的離開。當我說完一切的時候,我看見他已經淚流滿面了。

他說告訴我,也許星軌選擇死亡是一種解脫,只是她在死的時候,星舊都沒有原諒她,被自己愛著的人恨是一件最悲哀的事情,而比這個更悲哀的則是帶著這種感情悲哀地死去就算她愛的人已經原諒她了,可是她還是無法知道。

他對我講了很多他們兄妹的事情,我看到這個遲暮的老人對時光的回憶。那些往事一幕一幕重新出現在他的生命裡,我看到往事起伏在他渾濁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星舊小時候的樣子,看到他和星軌站在一起明媚地笑。我突然想起星舊抱著星軌離開時的背影,那麼難過那麼絕望。

我走過去,抱著他,他的身軀已經佝僂瘦小了,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叱吒風雲剛毅的幻星族的王了。

當我離開幻星宮的時候,星舊的父皇跪下來,交叉雙手,對我說,王,我尊貴的王,您是我見過的最仁慈最善良的帝王,我用整個占星族的名義為您祈福,王,請你堅強地活下去,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有人等著與你重逢,你的身上,有他們全部的記憶……

同星舊一樣,婆婆也離開了刃雪城,她的頭髮依然很短,而且不可能再恢復以前的靈力了。我摸著自己的頭髮心裡一陣一陣地心疼。

婆婆離開的時候告訴我,卡索,你是一個偉大的王,你甚至比你的父皇更加偉大,你的父皇擊潰了整個火族,讓冰族的勢力發展到鼎盛,可是我覺得你比你的父皇更加有資格稱為一個偉大的帝王。因為你深厚的感情和偉大的胸襟。卡索,我要離開這座刃雪城回到幻雪神山了,我已經老了。而你的命運的軌跡,才剛剛顯現。總有一天,你生命中那些最重要的人都會回到你的身邊。王,請您耐心地等待。

我望著婆婆步履蹣跚地離開,身影越縮越小逐漸模糊,大雪在她身後凝重地落下來,無聲無息。我想起在以前,我和釋還只是雪霧森林中頑皮的孩子,穿著白衣,扎著頭髮,坐在婆婆的膝蓋上聽她叫我們皇子。周圍有野花盛開的清香和獨角獸一閃而過的痕跡。陽光如同水一樣將整個雪霧森林浸泡在其中。而一眨眼,幾百年的歲月就這樣喧囂而又恍惚地奔跑過去,我已經如同父皇一樣穿起了凰琊幻術長袍,站在最高的城牆上,聽到無數的人對我的呼喊朝拜。而當初疼我抱我叫我皇子的婆婆,卻已經垂垂老去了。

婆婆的身影消失在落雪的盡頭,天空突然狠狠地黑下來,我聽到周圍的風掠過樹梢的聲音,空曠而遼遠。

而月神皇柝和潮涯,也在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告別了我。我知道,刃雪城只是我一個人的刃雪城,我還是要一個人寂寞地呆下去。

我第一個見到的復活的人是嵐裳,我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是個小人魚,在冰海裡面快樂而自由地游來游去,我看到她純淨的銀白色長髮,閃亮的色澤如同清輝流瀉的星辰。

我去過深海宮看過那個沒有長大成人的小人魚。深海宮的宮主告訴我,她的名字叫剪瞳,出生在一百多年前,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世來歷,她被發現的時候被一大團海藻包裹著。當人們拂開海藻的時候,她們看到了她熟睡的清秀的面容。我真鯛她就是嵐裳。

我站在深海宮的宮殿裡,望著外面海水中的剪瞳,想起幾百年前嵐裳的樣子,心裡終於釋然了。那個曾經讓我心疼的女孩子終於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中翩躚了。

深海宮的宮主告訴我,剪瞳總是說她要嫁給我,她們問她為什麼,她總是說不知道,臉上是迷惘的表情,可是她還是堅定地告訴別人,她要嫁給刃雪城裡的王。

從那以後我總是坐在宮殿高高的房頂上觀望著剪瞳。只是剪瞳從來都沒有注意到我。我突然想起以前,在我習慣每天晚上坐在屋頂看星光如揚花般舞蹈的時候,嵐裳就躲在冰海岸邊的一個小角落,那個時候她就這樣默默地注視我,而現在,則是我這樣默默地注視她。

我覺得一切像是一種命中注定地償還。可是我心甘情願。我希望看見小剪瞳一天一天地成長起來,然後我就會將她接到宮中,我不會再讓她受到傷害了。

當剪瞳130歲的時候,她變成了傾國傾城的女子,整個深海宮陷入一片恐慌。因為剪瞳的容貌和幾百年前死去的嵐裳一模一樣。

在剪瞳蛻掉魚尾成為人的那一年,我將她接進了刃雪城,並宣布剪瞳成為我的側室。

迎娶剪瞳的那天,整個刃雪城格外地沸騰,因為這是我成為王之後第一次迎娶女人作我地側室。

我坐在玄冰王座上,下面所有的占星師巫師劍士排在兩邊,在大殿中央的大道盡頭,我看到了盛裝的剪瞳,光彩照人,格外明艷。可是她的表情依然迷茫。我看到她眼中有彌漫的風雪。她孤獨地站在大道的盡頭,像一只受傷的野獸。

於是我站起來,微笑著對她招手,我說,剪瞳,過來,不要怕。

當剪瞳一步一步走向我的時候,兩邊站立的人群沿著她走的地方漸次跪下,他們將雙手交叉在胸前,低著頭,我聽到響徹整個大殿的朝拜。

我看到剪瞳的眼睛越來越清亮,她臉上迷惘的表情也漸漸地消散,我知道她的記憶正在一點一滴地蘇醒過來。而我也也一樣,似乎也經歷了一次重生,前塵往事如落雪般紛紛湧過來,我看到幾百年時光清晰的痕跡鋪展在大殿的地面上,鋪展在剪瞳的腳下。剪瞳像是從時光的一頭走到另外的一頭,走到了我的所在。

當剪瞳站在我面前抬頭望著我的眼睛的時候,我從她的眼睛中已經看不到風雪看不到渾濁了,我知道她的記憶已經全部蘇醒過來了。於是我試著輕聲叫她,嵐裳。然後她熱淚盈眶。她跪下去,眼淚灑落在我的凰琊幻術袍上,她說,王,我等了你好久。

我抱著她的肩膀,看著她,我說,剪瞳,讓我照顧你一輩子,我想要給你幸福。

然後我看到剪瞳類淚光中的微笑,聽到所有人對我的歡呼。

可是我看到剪瞳眉間依然有無法抹去的憂傷,我想也只有等待時光將前世的傷痕撫平了。

自從婆婆離開雪霧森林之後,那個森林裡面的孩子就失去了狠多的溫暖,每次我去的時候,那些孩子都拉著我的長袍的下角小聲地問我,王,婆婆去哪兒呢?她什麼時候回來啊?

我總是彎下腰撫摩他們的面容,告訴他們,婆婆狠快就會回來的,有王在這裡陪你們,你們不用害怕。然後那些孩子們就開心地笑了。

我總是躺在雪霧森林裡的草地上,陽光如同傾覆一般散落在我身上,溫暖而且讓人覺得安全。我一直在找這裡會不會有梨落轉世的影子,我想看到梨落小的時候,我想看到她一點一點長大成人的樣子。

而最終我還是看到了梨落,那個我愛了幾百年而且還將繼續愛下去的女子。

當我看到她的時候,她依然是一副小孩子的樣子,可是我知道她肯定已經快要滿130歲了,因為她臉上有著成人般堅毅的表情。她出現的時候如同一只渾身都是力量的矯健的小獨角獸,她穿著黑色的靴子,長長的腿露出來,如同身手敏捷的月神一樣。她的頭髮還是和以前一樣,是微微的冰藍色。

她望著我,表情奇怪,我知道,在她的記憶深處,肯定有著一張和我一樣的面容。我微笑著站在她的面前,望著她沒有說話,我在等待她想起我。

只是她站在我的面前,一直望著我,沒有說話,我看到她臉上迷惘的表情。

我問她,你叫什麼名字,可以告訴我嗎?

她抬起頭看著我,始終不肯說話,我從她的臉上看到梨落的面容,於是心裡一陣空蕩蕩的疼痛。我俯下身對她說,你別怕,我要走了,等你130歲的時候,我會再來看你的。

後來有人告訴我,那個女孩子叫離鏡,天生就不能說話。她沒有純正的幻術師血統,不過她天分很高,靈力也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