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万象城内,一派繁华。

虽是入了城,但想要找个地方住却是不容易的,江篱和沉锦住不起店,大著胆子问了一下穿著万象城服饰的巡逻修士,才知道城北搭建了一排简易的草棚,那些来寻仙又没有本钱的人,大都聚集在城北的草棚之中。

两人得找个地方落脚,自然只能往城北去了,这段时间外面雾气未散,通过仙凡交界的天然屏障来到修真界的凡人并不多,草棚里都是空荡荡的,江篱和沉锦选了一间落了灰,应是很久无人居住的棚子住了进去,两人将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也花费了不少的力气。

夜里,江篱和沉锦各铺了个草甸子睡了,万象城宛如春日,这夜间并不冷,江篱明明觉得应该警惕些,但耐不住太困,经历了一场战斗让她消耗极大,终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早,江篱叫醒了沉锦之后,便从包袱里取出冷面饼子递给他。她还未到能辟谷,沉锦更是如此,两个说起来都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光吃那硬得像石头一样的饼子并不靠谱,只是这个时候,没钱没方向,只能一切将就著了。

吃过早饭之后,沉锦便想去打听沧澜仙宫修士的行踪。

两人刚刚钻出棚子,就看见一行人匆匆过来。

领头那个穿青色长褂,脚蹬黑色金边靴子,年纪二十五六的样子,粗眉细眼,眸子狭长眼尾下挑,只看面相便觉得此人有些阴险。

江篱并非以貌取人之人,因为她本身都长得有些惨不忍睹,但来人给人一种凶煞的邪气,作为一个修士,江篱还是有所感应的,她拉著沉锦退回草棚想要避开那群人,却不料,对方注意到她与沉锦之后,直接朝他们走了过来。

「站住!」

领头那男子怒喝一声,江篱便觉得身子一沉,旁边的沉锦更是脸色发白,双腿微颤。

对方应该有炼气后期的实力,他身后那些人也差不多是炼气初期,江篱不过才炼气三层,实力相距甚远。

「新来的?」领头男子身后一人问道。

「嗯!」江篱刚刚回答,脸上就被人扇了一巴掌。

「长得这么丑,出来吓人喃?」打她的是个大汉,那汉子一巴掌将江篱的脸都扇肿了,疼得她直吸了几口冷气。

「呲牙咧嘴真是恶心死了。」大汉又道,再扬手时,就见她身旁那小豆丁扑了上来,「不要打我姐姐!」

「哟,在老大的威压之下还能动?」说话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修,模样长得不错,身上的衣服穿得有些暴露,露出了近半的雪白胸脯。

「炼气一层都没?」那女修说完之后眼睛一亮,「是个好苗子。」

领头那人将沉锦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笑了一下,「既是新来的,就入了我们的队伍好了。我是这里的头儿,大家都喊我一声张老大。我们这些人来自于五湖四海,聚在一起是缘分。大家都等著明年春天那些门派来纳新,目的也是一样的。你们新来的对这里不熟,跟著我们能少走些弯路。」他语气诚恳,眼神却格外锐利。

「老大邀请你们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还愣著做什么,快叫人?」

大汉又伸了手要去打江篱的头,却被张老大阻止,「都是自己人了,还这么凶做什么!」

言下之意,若是不答应就不是自己人,江篱和沉锦恐怕不死也得褪层皮了。万象城倒是不准乱杀人的,但这城北棚区基本没人管,从这里往前走不远,过了木桥就出了城,城北外面是一片密林,若他们要对江篱和沉锦动手,直接带到密林里,打死都没人管了。

想到这里,江篱咬了咬唇,正要开口叫人,就见沉锦已经扬起脸道:「老大。」

他显得很胆怯,眸子里都有了水汽,但此时却叫得很大声,还很认真地深深鞠躬,「拜见老大。」

沉锦拉了拉江篱的衣袖,示意她一起。

江篱自然也得叫了,只不过她叫了之后对方完全没有好脸色,旁边那女修还哼了一声,「不识抬举。」

……

这一队人是要出城去猎杀灵兽的。在万象城里要吃要喝要修炼,不出去猎杀灵兽是不行的。领头张老大的修为江篱还看错了,他现在是炼气十层,一心想在纳新时节突破到凝神期,所以更是要去外面寻找资源了。

「走吧,跟我们一起去见见世面。」张老大说完之后,示意江篱和沉锦跟他们一道出城。

虽心中不愿,这个时候却是别无他法了。万象城龙蛇混杂弱肉强食,他们运气实在不好,第一日就遭了大劫。

两人小心翼翼地跟在队伍中间,前后都有人围著,想要逃跑很明显不可能。沉锦牢牢抓著江篱的手,他手心里都渗满了汗,脸色也有些发白。

出了城,没走多久就进了林子。

这已经是修真界,密林之中有灵兽出没,一行人自当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放松。走在前面的是那个大汉,他手中拿著一方罗盘,却不知道到底是何物,有何用处。

江篱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就发现,大家一直在跟著罗盘上的方向走,他们在找什么?

转了一会儿之后,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黑黑的山洞。站在洞口面前,那罗盘的指针便疯狂乱转,俨然是失灵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

这一行人目的明确,然而江篱和沉锦什么都不知道。

江篱神识扫过那山洞,只觉得深不可测,似乎里面有沉重的呼吸声,待她仔细去感应,却又察觉不到了。

她心头直跳,眼皮也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脑子飞快地转,这群人把他们带过来,没准就是想拿来做炮灰的。她想了一下,看了旁边一个看起来面善一些的人细声细气地问道:「大哥,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那人瞟她一眼,「莫要多问。」

之前那女修回头过来剜了江篱一眼,「自是来寻宝的,寻了宝贝分你一星半点儿,也够你在万象城舒舒服服的过上几天了。」

……

他们这次来找的是一只四阶后期灵兽——吞云兽。女修身上还有点儿伤,想到吞云兽,她便觉得心头不太舒服。那是她发现的,如今却只能带著大家一起过来。

以他们这些人的实力,想要对付吞云兽是绝对不可能的。昨日她与陈河五人偶然撞上吞云兽,只一照面便折了两个人,慌忙逃窜的时候遇上了沧澜仙宫的修士,人家随意一剑便将吞云兽重创,之后飘然离去。

他们当时是准备趁机杀死吞云兽的,奈何那时已是黄昏,天色极暗,且他们剩下的三个身上带伤,实在没胆对抗吞云兽,只能回来禀了老大,纠集了人马,一同去找那重伤的吞云兽。

陈河就是那打了江篱的大汉,他昨日恰好收集了一点儿吞云兽的血,放入那寻引罗盘之中,这才找到了吞云兽的踪迹。

「你,过来!」江篱和沉锦,很明显,张老大更看不顺眼江篱,他冲江篱勾了勾手指,命她站到自己身前。

还有下一章,往下点选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