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4 章 一個吃貨

江籬修為低,靈氣跟其他人比起來就顯得太少了,她需要的修煉功法,自然是需要靈氣消耗比較少的。

有些厲害的高級功法,譬如說掌心雷,能夠運轉靈氣之後打出神雷,隨著功法的修煉,到後期甚至能落雷,有小天劫的效果,厲害吧,所需的靈氣自然也就很多,以江籬目前的修為,哪怕是第一層功法,施展一次掌心雷能把她體內的靈氣給抽乾了。

崩裂拳,拳頭發力後期能開山裂石,威力很大卻也不適合她,原因同上。江籬在典藏樓翻了很久,最終選定了一門功法——木生春!

這門功法是個丹藥大師所創,修煉之後能夠控制周圍的樹木攻擊,同時,她可以選擇一根樹丫隨身攜帶做武器,當然這種樹丫最好是品階高的,能夠主動吸收天地靈氣的那種,江籬拿了功法之後就去後山折了支柳條,隨後開始了木生春的修煉。

將靈氣注入柳條之中,隨後按照功法上的要求將靈氣在柳條內運轉,使得其中形成一個陣法……

這第一步,直到江籬體內靈氣耗乾,她也沒有順利完成。莫非她不僅修煉起來慢,連領悟能力也是奇差無比麼,想到這裡,江籬又覺得心情壓抑得很了。

不過她的心情調節能力倒極為不錯,失敗乃成功之母嘛,江籬現在財大氣粗,靈氣耗盡之後便服用了靈氣丹,稍微調息了一會兒之後又繼續練習,幾日下來,這木生春第一層也讓她摸到了門道。

她手中柳條一拂,便見柳條伸出三道柔韌性極強的枝椏,猶如三條軟鞭,而在這之後不需要繼續注入靈氣,這軟鞭也能自主吸收天地靈氣,從而進行攻擊。這種比單純的武器要強得多,一是能夠不消耗靈氣,二是能自主纏繞猶如有生命的活物一般,這還是木生春第一層,修煉到後面,自然就會更加厲害。

江籬第一層修煉成功之後心情不錯,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乾坤袋,那顆千珠碧她沒有什麼用處,倒不如給了沉錦,乾坤袋內還有一把中階飛劍,是歷練之時得的,可以送給玉真,這門中難得遇上個順眼的人,她既然有能力,就還是應該關照一下。

就在江籬清點乾坤袋的時候,江籬發現自己的靈獸袋上鼓起了一個小包,應該是那萬毒之王在裡面亂蹦,她打開靈獸袋之後,就看到蠱王金靈爬了出來,它本身是金色的,這個時候,身體看起來有些黯淡無光,落到江籬掌心上時,還有氣無力地撓了撓她手心。

因為認了她做主,這金靈恢復了幼生形態,暫時還不能跟江籬溝通,江籬不知道它怎麼了,就下意識地問道,「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金靈翻了個身,露出了肚皮。它的肚皮也是金色的,這個時候,那金色極為黯淡,顯得有些泛白了。

江籬見狀,就將靈獸袋打開瞧了一下,隨後傻眼了。

巫雲遠說金靈吃靈石,她便放了幾十塊低階靈石在袋子裡,如今打開袋子一看,裡面一塊靈石都沒了,竟是被這指甲蓋大小的小東西給啃了個乾乾淨淨,天,這大吃貨!

江籬這一次出門歷練,殺的靈獸不少,本以為養這麼隻小東西不成問題,如今她腦門冒汗,只覺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江籬肉疼的又丟了一些靈石進去,隨後將金靈放回靈獸袋之後,這才出了房門。

去找沉錦沒費多大力氣,如今的沉錦修為已是築基二層,居於新人前三,他修煉時間最短,如此短的時間內築基,已經是千年難遇的天才少年,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便能成為新人第一了。

得了千珠碧,沉錦自然是十分歡喜的。他央著江籬陪他說說話,自個兒用神識將那珠子鑽了個小孔,接著又去尋了繩結將珠子竄起來套在腰間,綠瑩瑩的珠子在陽光下發出燦爛的光芒,險些晃花了江籬的眼。

她沉吟道:「千珠碧對金丹期修為以下的修士極有用處,你這般招搖,小心叫人搶了去。」

「我是在姐姐面前這樣。」沉錦抿唇一笑,「日後定會收好。」

兩人又絮絮叨叨地說了會兒話,江籬才離開,她去御劍島找玉真還遇上了點兒麻煩,因為玉真上次犯錯被關了半年禁閉,那禁閉可是能限制修煉的地方,出來之後御劍島的新人對戰她因為修行的劍法落了後,結果排名很低落到外門,如今正幹著苦力活。

等到江籬到外門尋著玉真的時候,她仍是一身男裝,正在施展*訣,給藥田澆水除草。

江籬把飛劍遞過去時,玉真臉色古怪,雖是接了劍,卻只是撫摸了兩下,又遞還了回來。

「怎麼了?這飛劍我用不上,也不算什麼珍貴的東西。」江籬笑著道。

「我現在也沒時間練劍。」玉真搖了搖頭道。

她現在每天的活多得都沒時間修煉,被趕到外門,也是因為她得罪了人的緣故,誰曉得,她殺的人裡,有一個是御劍島一名管事的弟弟。

這滄瀾仙宮她是不想待了,但是入門難,出去也難啊!若是她強行離開,且不說能不能順利走出宮門,即便是出去了,也會被當做叛徒追殺到天涯海角,除非,她能夠爭取到門中同意,但是想得到同意談何容易,特別是她得罪了御劍島管事的情況下。

「時間總是擠出來的。」江籬誠懇地道,「困難總會過去的。」

安慰了一下玉真,江籬回了典藏樓。她出去那麼長時間跟師父已經混得很熟了,便跟路遠師父提了一下,結果路遠也記在了心上,第二日,她在後山練習木生春時,就見侍女進來道:「少主子,有位叫玉真的弟子想要見你。」

江籬出去之後,就見玉真神采奕奕地站在門口,她身後背著包袱,手裡握著長劍,見江籬出來,立刻跪下,行了跪拜大禮。

「大師姐,您救過我的命,又幫了我的大忙,滴水之恩亦當湧泉相報,您的大恩大德玉真銘記在心,日後願聽您的差遣。」

玉真話本來就不多,說了這麼長一句之後就像是有些氣喘的樣子,臉蛋紅撲撲的,跟江籬告別之後,她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滄瀾仙宮,江籬看著她的身形越來越遠,直到完全看不見了,這才回了典藏樓。

新人弟子中,除了沉錦,她就覺得玉真值得相交,如今玉真也走了。罷了罷了,想那麼多做什麼,努力修煉才是,還得去看看煉丹方面的玉簡,她現在修為到了凝神期,也能夠煉制一些丹藥了。

學會煉丹,才能賺靈石餵那個大吃貨啊!聽著靈獸袋內傳來的噗嗤噗嗤的聲音,江籬頓時覺得壓力山大。

……

嘗試著煉丹、修煉木生春、賺取靈石,時間如白駒過隙,眨眼又是三月。

此時,江籬他們這一批弟子入門整一年,整整一年,大家都還沒拜過祖師爺,這怎麼都說不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