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章 神智喪失

A- A+

江篱只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她现在开始觉得,这万象城内的诡异情况真的与一线天有关。一线天里,也是黑气弥漫神识受限,与这里是极为相似的。

在这死寂的黑暗之中,她不敢胡乱走动,索性就地坐下思索对策,此时,江篱还不知道被黑雾罩进来的修士已经乱了套。

突然的黑暗,神识和眼睛都被蒙蔽,什么都看不到,足够让每一个修士恐慌。一些意志稍微薄弱的,便四处奔跑,想要找到点儿光亮,找到出口,却没想到,这样在黑暗之中慌不择路的乱跑,是将自己完全暴露在危险之中。

空气中突然出现了血腥气,这味道极浓,仿佛呼吸吐纳间,吸入肺部的都是黏稠的血雾,让人毛骨悚然。

江篱也闻到了。除了越来越重的血腥气,她仍旧没有感觉到周围还有其他的东西,在黑暗中若是点燃幽冥鬼火,那她这一处地方就极为显眼了,而进来这么多修士,人人身上都带有夜光石,这会儿也没见著一点儿亮光。所以江篱也不敢点燃幽冥鬼火,她想了一下,在灵动仙珠中注入了一丁点儿灵气。

这颗珠子当初是在一线天内得的。如果这里真的跟一线天有关,或许灵动仙珠会有一些反应。

待到灵气注入仙珠之后,江篱忽然觉得眼前的黑暗变得黯淡了一些,她能够看清楚一点儿事物的轮廓。

能够看得见了,心头也踏实了一些。江篱小心翼翼地摸索出去,随著时间的流逝,她发现周围的光线稍稍明亮了许多,一丈之内的景物都能看清。

也就在这时,江篱看到六人结伴过来,其中领头的是那叶离宗的女修,她身后是之前那个出言讽刺后来跟清渊动手的颜玖和一个男修,而她们身后还跟著沉锦,还有一位鼎剑阁也一位水云宗的修士。

江篱清楚的看到,那名水云宗修士的脸上有一道黑气,看起来极为可怖。然而,其他那几个人似乎并没有察觉。

在这等危险的情况下,见著人一起行动自然要安全许多,然而对方有叶离宗的强者,江篱身上还有仙器,她怕对方察觉,所以犹豫了一瞬。

而就在这时,那领头的女修一道冷光射了过来,「谁在哪里?」

江篱觉得自己仿佛被那道冰冷的视线给穿透了。她往前走了一步,还未开口说话,就听沉锦急忙道:「师姐!」

「认识的?」颜玖哼了一声,「过来罢!」

江篱只能硬著头皮走了过去。

「进入这黑雾中的人,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操控,时间越长就越危险,当初我们一道进入这里的同伴也有的丧失了神智开始攻击我们,所以现在进来,如果看到的是以前就困在万象城的人,一定要小心谨慎。」说话的是先前那个喊了声快跑的白衣男子,他这会儿衣袍更是呈现出暗红色,上面到处都是斑驳的血迹。

「虽然你们几个是刚刚进来不久,暂时还可以结伴而行,但也需提防对方,免得遭了偷袭。」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朋友就会变成敌人。」

「许刚,啰嗦这么多做什么。」颜玖不耐的撇了下嘴,他们带上这些修士,不过是为了分担压力。

这些人是刚刚进来的,修为又低,如果突然变成丧失神智的敌人,他们也能将其制住。而黑雾之中,那些神出鬼没的偷袭,也可以由他们来挡。

那些人在这黑雾里待得越久,实力也就会越强,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想到这里,颜玖脸上也有了惧意,只是那神色一闪而过,她将目光转向了领头那个女修,「程师叔,罗盘指的这个方向,为何我们走了这么久,也没见到出路?」

这万象城的事情他们几个处理不来了,想到死状可怖的同门,颜玖心头一寒,语气也十分急切,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了。

只是,真的出得去吗?

上次明明跑出了黑雾,却没想到,那黑雾会陡然延伸,像是一只饕餮巨兽,将逃跑的猎物再次吞入腹中。

她心中生出悔意,早知如此凶险,就不应该跑到东陆来。

程鹭乃是此次叶离宗的领头人。她年纪不大,三百余岁,修为却很高,已经是元婴期大圆满,在叶离宗也算是个优秀的人物。本以为来东陆处理一件小事,却没想到,这事情如此棘手。程鹭掌心出现一方罗盘,她抬手之时手腕上银铃摇动,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而罗盘上指针微微晃动几下,仍旧坚定不移地指著前方。

「是这个方向。」程鹭说完之后继续往前,颜玖等人也只能跟上。

本来沉锦跟鼎剑阁和水云宗的修士走在一道的,这会儿他走到了江篱身边,与她并排前行。又往前行了一段路程,江篱忽然身子一僵,随后竟是停在了原地,而沉锦见她停下,自然也跟著停了下来。

前面五人继续前行,走出了五步之外。

「当心!」程鹭突然出声提醒,随后手腕摇动,抖得那铃铛哗啦啦地响。一道黑影闪过,那黑影速度极快,竟是没有被铃声所阻!

黑影的目标是许刚。

许刚之前就受了重伤,这会儿那黑影来势汹汹,他已经避无可避了,却在这时,只见那颜玖飞快拎起鼎剑阁的修士往前一扔,正好挡在了许刚面前,鼎剑阁修士身体瞬间一分为二,竟是被人从正中央劈做了两半。

飞溅的鲜血将许刚那身白衣再次染了颜色,而空中的血腥气更浓了。

沉锦手掌握紧成拳,他猛地拉住江篱的手,朝反方向跑去。

跑出一小段距离之后,沉锦这才停了下来。

「他们是拿我们当挡箭牌。」沉锦哑声道。

「他们能让我们这么跑了?」江篱心头咚咚地跳,刚刚那人的惨状,给她也造成了一点儿心理冲击。

「在这里,神识无用,眼睛能够看到不过身前五步的距离,他们也不敢乱跑,自然不会来抓我们。」沉锦有些意外地看著江篱,「师姐不知道?」

江篱这会儿能够看到更远一些,譬如说,此时她还能见到,那黑影击杀一人之后不再纠缠,又远遁离开,而他们逃走之后,那叶离宗的颜玖一脸怒意,正在威胁仅剩的云水宗修士。

「一时没想到罢了,我想他们那么厉害,肯定比我要看得远一些。」

沉锦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只是现在我们与他们分开,前行就更加危险了。之前也遇到了几个偷袭者,都被叶离宗的击杀了。这次的,恐怕是最早困入万象城的修士,还是个强者,在被困之前,都有元婴期修为。」

万象城的元婴期不会太多,也不知道是哪一个,是苍山派那长老?还是万象城主万林?

两人心情都极为沉重,又前行一段距离,就发现前方正在激战。她能看见,却也听不到一丝动静。

那打斗的双方距离他们不过百米,江篱看得分明,而她偷偷观察沉锦,发现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百米之外,正在进行激战的是四名修士,两名鼎剑阁剑修和一名揽月阁修士正在对付一名散修?

被攻击的那人穿的衣服破破烂烂,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却悍不畏死,他神情癫狂,一脸凶悍,哪怕被人斩断了双臂,也用牙齿撕下了揽月阁那修士一块皮肉。很显然,那人是被控制失去了神智的修士,而另外三个都是金丹后期,三人联手,那散修竟还有一战之力。

而就在这时,江篱看到身著揽月阁服饰的修士转过身来,他的脸上,赫然也有那黑气。眼看那修士脸色突变,江篱大声喝道:「当心!」

奈何她的声音,百米之外的修士根本无法听到,只见鼎剑阁的修士突然对身边之人出手,因为悴不及防之下,那名刚刚被咬下一块皮肉的修士竟是被直接斩断透露,喷出的鲜血在空中形成一团血雾!

「你……」另外一个大惊之下,夺路而逃。

衣著破烂的散修和那揽月阁修士都没有再追,两人也没有互相厮杀,而是再次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他们的身上似乎有一层黑气,使得他们能够很好的隐藏在黑雾里。

「怎么了?」沉锦听得江篱惊呼,出声问道。

这个时候,江篱也不能隐瞒了,她将自己能看到的距离告诉了沉锦,并且道:「这里跟一线天极为相似,我去过一线天的祭坛,并从里面侥幸脱身,不晓得是不是这个原因……」

江篱顿了一下,「我能看到那些神智疯狂的人,脸上会出现黑气。」

沉锦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道:「那就好,我们不用担心身边之人会突然发难。」他目光灼灼地盯著江篱,脸上还带著一抹淡笑,「师姐,你看我脸上,有没有黑气?」

见江篱没有立刻回答,沉锦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住了,那笑容还未完全绽开就凝固,便显得有些古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