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比賽規則

丫鬟委屈的捂著辣痛的臉頰,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快幫我想辦法,怎麼能上台去!」慕容清雅焦躁的呵斥道,話落又看向一旁的評委,便是懷疑的看向他:「你們這題目是不是動了手腳?為什麼他們猜的題目都那般簡單,唯有我的如此難猜!」

「這位小姐說話可要注意,別說這承辦方是我家老爺——南苑府遠近聞名的大儒張遠馳。眼前還有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呢,那數字都是方才那姑娘自己抽的,皆是按花燈上的數字答的對應題目!」負責記錄監考的人聽了,當即不樂意了,看慕容清雅的眼神無不鄙夷。

「我不信,怎麼可能她的全部都那麼簡單,我的確如此之難?」慕容清雅卻是不依不饒。

想想剛剛那個村姑的題目,別說是她了,恐怕只是稍微讀過書的就都能猜的出來!比如說林穎嫣方才抽中的燈謎成語:

閻王殿,打一成語,謎底是:出沒無常。

月亮走,我也走,打一成語:上行下效;

中秋時節菊花開——花好月圓……

再看慕容清雅的:第一題,算學——天上星星有幾顆?

第二題,地理——滄瀾大陸共有多少座山脈?

第三題,天文,為何掃把星XX年出現一次?

越是想自己方才的題目,慕容清雅就是一陣鬱氣難平。

估計換做任何人,遇上這樣的強烈對比,心裡都是不服氣的吧。何況,是這個本不太講理的慕容清雅。

「你們這些題目本來都是困易不一,定的不公平,讓人如何心服?哼,張遠馳?一個老書生而已,有什麼了不起!」慕容清雅說著就抬起手臂,就想掀攤子的架勢!

「這位小姐怎的如此不講道理?這題目都是你們自己抽的!而且,方才帶那位姑娘離開的大嫂,回答的問題便有幾道與你無二,人家卻是無一錯漏!人家先前可未抱怨這題目有問題,還不是堂堂正正的站到了檯子上!」評委見慕容清雅囂張的樣子,氣紅了連道。

「沒錯!今天猜題的並不止小姐一人,只能說這位小姐的運氣欠佳罷了!就是在下選中小姐的題目,怕也是難以答出。所以,小姐不必因此介懷。只是此次的比賽,考的可不止是學問而已!」這時一道聲音也跟著插了進來,攔了慕容清雅的舉動。

慕容清雅被阻止住,便是惱怒的抬頭瞪向那人:「你是何人,敢攔本小姐!」尤其聽得剛剛那評委說凌婉歌猜出了她沒有答出的題目,心火便燒的更是厲害。

「在下張景松,只是在與這位小姐說道理而已!」男子和氣的解釋著。

慕容清雅本欲發火,但是突然腦海裡靈光一閃,望向男子道:「你方才說,這燈會考的不止是學問,還有什麼?」

——

凌婉歌、袁錦熙帶著林穎嫣回到賽台上時,賽台的並蒂蓮燈旁,已經站了二十個人。

而後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台階,宣佈第一關的遴選已經結束。

「這位大嫂,你們也來參加比賽啊!」

正護著林穎嫣,防著君天絕的凌婉歌聽見身後的聲音,便是一頓。下意識的,便轉過身去。便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從階梯下走上來。

因為下午才見過,所以凌婉歌一眼就認出來人正是今天在涼亭裡幫了他們的張景松。

那張景松見凌婉歌回過神來,又看向她身邊的袁錦熙:「大哥也來了,看來身體已經無礙了吧!」

袁錦熙看了張景松一眼,便和煦的向他點了下頭:

「今日中午的事情,多謝張兄弟了!」

張景松聽得袁錦熙這話,卻是一愣。本來他還以為袁錦熙中午是神志不清的狀態,自己這樣上來打招呼,他會問自己是誰呢,卻沒有想到,他居然認識自己。

「他中午雖是身體不適,意識卻是清醒的,所以認識你!謝謝你幫忙,他已經無礙了!」凌婉歌看了眼袁錦熙,跟著從中解釋道。

「這樣便好!」張景松點了點頭,繼而笑道:「大哥大嫂能夠雙雙登台,在下羨慕。不過,後面卻是不會刻意相讓哦!」

凌婉歌與袁錦熙聽了這話,便是相視一眼,瞭然應道:「那是自然!」卻是明白,讀書人眼裡的君子之道,和骨子裡的傲氣。張景松這是怕他們因為中午的一點恩惠束手束腳,所以讓他們放寬心比賽而已。

只是張景松不知道,他們有與君天絕的約定,就是想讓也不會讓的。

「此次第二關試題在這兒了!」這時又有兩個帶著布帽,做家丁打扮的男子抬上賽台一張方桌,後面尾隨一個抱著青瓷花瓶的丫鬟,跟著將其放在了桌面上。之前先上來的中年男子便走到了方桌上,指著桌上的青花瓷瓶開口。

見此,別說其餘的二十幾個人,就是凌婉歌都好奇,這第二關的題目是什麼了。

男子接著便也解說起來:「這裡面總共有二十張紙片,你們每人抽一張,抽完了,再聽我宣佈答案!」

「呵,聽起來,挺有意思!」君天絕這時語帶玩味的開口,接著看了一眼凌婉歌身邊的林穎嫣道:「小嫣兒,看你的了——你的輸贏可有我的一半成算在裡頭哦!」說著,便在其他人遲疑不定的時候,率先走向那請瓷花瓶。

君天絕只看了那請瓷花瓶一眼,便伸手進去,信手一拈,拿出一張摺疊著的白紙來。

袁錦熙也跟著走了過去,抽出一張。隨後凌婉歌與林穎嫣也一同上前,各抽了一張出來。

其他人見有了表率,便也紛紛上前,一一抽取出紙張。

見二十個人都拿了紙張退到一邊,中年男子微微一笑,接著開口:「請展開你們手中的紙,看看上面的字!」

「和我一樣,是二字呢!小嫣兒,你說咱們是不是很有緣分?」凌婉歌這邊剛剛展開自己手裡的紙,看見一個五字,就聽見旁邊君天絕戲謔的聲音。

便轉抬眸看了他一眼,卻見他眼角含笑的看著林穎嫣手裡的紙張。心裡便覺得納悶,下意識的轉眸看向旁邊的袁錦熙。

而袁錦熙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眸光般,微傾了紙張讓她得以清楚的看見他手中紙上的「五」字。

「這是什麼意思啊?」這時已經有人問出了他們心中的疑問,左右探看起身邊人的紙張來。卻發現左右皆是和自己差不多的數字,卻是看不出其中玄機。

「現在,請各位找到與自己想同數字的人,一起站到這邊來!」這時,中年男子跟著宣佈道。

「我就說,小嫣兒與我緣分不淺吧!哈哈哈——」君天絕又是一陣志得意滿的輕笑,說著就又率先拉著林穎嫣朝賽台空著的一邊走去。

眼見此,凌婉歌也趕忙拽著袁錦熙跟了上去。不得不說,還是有些忌憚這個反覆無常的師兄的。

「娘子,你此時是否覺得,咱們也該是天生注定的一對?」凌婉歌全副心神都在林穎嫣的安全上,突聽袁錦熙這話便是一愣。

而後,感覺袁錦熙一直牽著自己的手微微鬆了些。在她以為他要鬆開她的手,而突然空落時,袁錦熙的指尖這時卻趁機張開,劃開她纖秀的指,與他五指交纏起來。

凌婉歌因為他的小動作,身子一僵,居然不敢回頭去看他此時的表情。

而心底分明知道,她是擔心回頭看見他太過溫柔的眼神,而沉溺期間難以自拔……

「你們男人都慣會油嘴滑舌嗎?」凌婉歌只愣了一下,便是別著羞惱的臉斥道。

而這話聽進袁錦熙的耳裡,卻彷彿是發嗔撒嬌,便絲毫不覺自己有錯的愉悅的彎起了唇瓣:「就當為夫油嘴滑舌吧,不過也只這會兒了而已,等會兒回去為夫便為娘子解毒!」

突聽袁錦熙這話,凌婉歌便是一鄂,繼而回過頭去看他。卻見袁錦熙只是淡笑的看著她,眼角溢出的流光,居然就勝似墜落銀河的星子,璀璨的讓她移不開視線。

「現在,沒有找到對應數字的,請下台離開賽場——留下的,準備進入第二局!」這時,主持的中年男子開口道。

一句話出,全場嘩然,尤其是孤零零各自還站在賽場上的其他通過第一局的人。此時,二十個人中,只有十個人是成對的,也就是說,出局的也有十個人。

「這是為何?這叫什麼事兒啊,怎麼就讓咱們下台出局了?」有人當即就不滿的抗議出聲。

「就是啊,剛剛他在台下答題的分數還比我低兩分呢。怎麼他就通過了,我卻要出局?」

「這是比賽規則,既然各位參加了,便要遵守!不想遵守的,便更沒有資格再參賽!」中年男子卻是不為所動的開口。

而這答案,分明是毋庸置疑的,無論你答應不答應,左右都是出局,這就是現實的殘忍!

「看出什麼來了沒有,師妹?」君天絕這時湊到凌婉歌身邊,懶洋洋的問道。

凌婉歌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看人的出生優越性,有時候命好便是成功的關鍵,你罵死老天爺,也是沒有用的!」

君天絕聽了凌婉歌的話,便是一陣輕笑:「是塞,咱們的命還真是好啊!呵呵,那你猜,老天又會眷顧你我到幾時?」

「恐怕,君兄是不信命的吧!」袁錦熙跟著道,淡撇了一眼君天絕手裡的紙張,又對上君天絕突然變得深諳的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