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浮雲曾消散·譚皎一(1)

A- A+

  我到現在,都還清晰記得那艘船的模樣。

  白色船身,很新很乾淨。一共三層,一層是公共區域,二、三層是客房。內部奢華舒適。它叫「滇美人」號,於2016年6月23日出發,從雲南省大離市,開往深山湖泊。

  那是我嚮往已久的一段旅程。

  也是改變我命運的一段旅程。

  我和他的命,就是在那艘船上,扭結在一起。

  後來,差一點就脫開了。

  我叫譚皎,是一個網絡作家,筆名七珠,專寫帶點懸疑色彩的愛情故事。不才賺了點小錢,有點小名氣,更有大把空閒空虛的時間。不寫書時,就喜歡到處走。不過我都是報旅行團,選擇安逸省心的旅程。跟我那幾個喜歡徒步走天下的作者朋友,真正的文藝青年,思想覺悟上還有差距。

  我還記得那天天很晴,藍天白雲,河水清澈。「滇美人」號於上午出發,慢慢駛入青山環繞的河谷中。大概因為是新開發線路,知名度不高,價格又不便宜,船上客人並不多。

  我一上午都呆在房間裡。或癱在2米的大床上看電視劇,或窩在沙發上玩遊戲,或趴在陽台上吹吹風,清淨自在。

  我就是在陽台上看到他的。

  這天中午,一樓餐廳有個歡迎酒會。我不太想去。一是因為行程和注意事項,旅客手冊上都寫了,實在懶得再聽導遊說一遍;二是我不認為短短幾天船上生活,真能結識到什麼朋友。

  於是我就自個兒端著半杯青梅酒,趴在陽台欄杆上,曬著太陽,慢慢地滋著酒。

  他就在這時,從隔壁房間走了出來。

  我逆著光,用手擋著眼睛,看著他。

  他也不動聲色地看著我。

  白T恤、深咖色休閒褲,白襪子、黑色休閒鞋。據說穿白襪子的男人,內心大多驕傲悶騷。他留著寸頭,臉部線條很清晰,顴骨略高,因而輪廓顯得硬朗。但是五官又有幾分清秀。

  好帥。

  我下意識挺起腰,不再跟團爛泥似的佝僂在欄杆上,並且改用三根手指斯文地捏住高腳杯。

  我知道他也在打量我。

  據說我的長相還是挺有欺騙性的,屬於甜美那一卦。我的閨蜜就說我是「蘿莉身、御姐心」——雖然我長到23歲,還沒有真正談過戀愛。僅相親過一次,也是潦草失敗,不提也罷。

  然後他微笑了,說:「你好。」

  我說:「你好。」

  他問:「怎麼沒去參加歡迎酒會?」

  我握著酒杯的手在欄杆上晃了晃,說:「我覺得那種酒會會非常無聊。」

  他笑了一下,說:「可惜我還抱著僥倖的心態,進去呆了10分鐘,然後就認輸出來了。」

  我忍不住也笑了。這人,有點意思。

  他的視線滑到我的酒杯上,失笑:「一個人喝酒?」

  我晃了晃杯子:「青梅酒,十來度而已。」我們之間只隔了一道欄杆,2米不到的距離。我又說:「要來點嗎?」

  他看我一眼。

  他的眼睛真的很有魅力,很黑,有男人的深沉,似乎又有點男孩的純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