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浮雲曾消散·鄔遇三(1)

  踢完球,我回到店裡。其他夥計都是本地人,都有家,只有我住在店裡。

  天已經黑了,我一身臭汗,也不想動,躺在那張狹窄的床上。抬頭望著天花板,腦子裡卻浮現譚皎的樣子。

  她戴著我的帽子,低著頭,什麼也不說。

  原來,船上那個帶刺的女人,還會有這個樣子。忽然間,有了想笑的心情。

  恰巧這時小華掀開門簾,進到這小隔間裡,望著我臉上的笑,也猥瑣地笑了:「遇哥,想女人呢?」

  這小子,賊機靈。

  我沒搭理他,逕自點了根菸。他在床邊坐下,說:「我怎麼覺得你跟那個譚小姐之間,好曖昧哦?」

  我問:「哪裡曖昧了?」

  他想了想:「說不清楚。就是你倆湊到一塊兒,感覺就不清不白的。」

  我罵道:「去你的。」

  他卻更來了勁,說:「嘿嘿,她還要你給洗車呢?」

  我細細地吸了口煙,感受裡頭微辣微苦的味道,說:「那又怎樣?她敢差使,我還不敢應了?」

  小華:「哎呦我的哥,你牛!我看那譚小姐,八成會被你吃得死死的。」

  我沒再跟他插科打諢。我的注意力,被窗外吸引。

  路燈亮起,照得空地一片雪亮。那裡不知何時,停了一群鳥,十來只,通體漆黑。有幾隻隔窗望著我,黃褐色的眼睛,幽幽發亮。

  我也盯著它們。

  小華問:「遇哥,怎麼了?在看什麼?」

  我曾經見過這些鳥。

  只在一個地方見過。

  那條船上。

  我跑出店門,半空中傳來翅膀撲騰的聲音,它們四散飛走。

  有一件事,我從未對別人說起。自從離開那條船,我的胸中就好像多了個模糊的空洞,但我總想不起自己忽略了什麼,又遺忘了什麼。只是時常回想,悵然若失,無知無惘。

  而現在,那些鳥,彷彿還帶著江水裡的腥味,撲扇著翅膀,經過那個洞口。

  一種說不清的強烈直覺,驅使著我,朝落在最後的幾隻鳥,追了過去。

  ——

  事情就發生在我追出小半個城區之後。

  天色已經濃黑了,我跑過繁華街區,也跑過曲折小巷,最後到了河邊的一段小路上。天空中的鳥越聚越多,不知道都是從哪裡飛來的,大概有百餘隻。它們盤旋飛翔在月光明亮的空中,像一團有所預謀的黑影。

  我已跑得大汗淋漓,停在一堵矮牆邊休息。忽然間那些鳥像已集合完畢,有一隻發出清脆的嘶鳴,然後全部鳥一下子散開,飛進了夜色裡。

  「操。」我低罵了一聲。

  正想向看似領頭那隻鳥追去,牆的另一邊,突然竄出條人影。我剎時驚出一身冷汗,感覺渾身毛孔都變得冰涼。亦躲閃不及。

  那人一頭撞在我懷裡,我聽到她也清清楚楚地倒吸了一口涼氣。我一把抓住她的兩隻胳膊,制服住她。她用力想要掙脫,我抓起她的身體一下子扣在牆上,壓制住。

  她的身體微微在顫抖。

  頭頂高處,有稀薄的路燈光。我看到了她的臉,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