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章 浮雲曾消散·譚皎九(4)

  四人桌,我和他之間本來隔了個位置。我二話不說坐過去,他把T恤掀起一截,露出腰腹。

  首先撞入我眼簾的,就是那幾塊整齊的腹肌。古銅色,精瘦,坐著更顯緊繃。

  傷在腹部,傷口延伸到腰側。好在傷得不深,只是還纏著紗布。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好了看完了。」

  他放下T恤,也喝了口水。

  我覺得我們倆好像都有點不好意思。

  「你現在是滿身的傷啊。」我感嘆道。

  鄔遇說:「那兩個都受過職業訓練,我打不過。」

  「但是你阻止了他們兩個人殺人。」我立刻說。

  鄔遇說:「是你和我一起阻止的。」

  天已全黑下來,燈光更加幽幽。我的心中突然變得有些甜。我能感覺到自己隱隱期待著今晚能發生些什麼。可這期待,又讓我愈發不安。

  他今晚也顯得格外沉默。有好幾次我們倆目光對上,都沒有說話。

  飯菜一起端上來了。我點的是一份傣族手抓飯,用竹簍乘著,米飯在中央,旁邊是八色葷素菜。我倆戴著手套吃了起來。

  漸漸的,就被我倆幹掉大半。一不小心,我咬到顆小辣椒,辣得臉都熱了,丟了手套一個勁兒地找水:「水、水、水!」哪知鄔遇提起壺一倒,水壺空了。我大喊一聲:「服務員,添水!」服務員掀開簾子進來,拎著水壺走了。我低頭滿桌看有什麼可以解辣的東西,冷不丁鄔遇在旁邊問:「很辣?」

  我搗蒜似地點頭,感覺眼淚都要辣出來了。

  他的臉上沒有笑容,筷子也早就放下了。他俯身過來,手按住我的腦袋,吻了下來。

  我的呼吸停止了。他的臉靠的好近,那令我熟悉又令我慌亂的氣息。他閉著眼睛,嘴輕輕吮吸著我的。過了一會兒,他放開我,沒有看我,坐了回去。

  簾子在這時掀開,服務員把水送進來。

  等服務員走了,我吃了口飯,整個人彷彿才清醒過來,慢慢回到現實裡,我說:「你什麼意思?」

  鄔遇不說話。他竟然不說話。他媽的吻了居然不說話。

  我感覺心跳得好潦草,亂亂地就像已找不到節拍。我也安靜了一會兒,說,「這個烤肉味道不錯,試試。」

  他卻從口袋裡掏出煙盒,站起來說:「我出去抽會兒煙。」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他已掀開簾子出去。透過被風微微揚起的藍簾,我看到他站在對面的屋簷下,一動不動。寂寞又沉默的樣子。

  忽然間我的情緒就被某種心疼的感覺取代。我心想搞什麼鬼,明明是他吻我,吻完了他卻跑出去抽菸了。是要冷靜一下,還是害羞,還是後悔了呢?

  我決定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避免沒面子。

  可是嘴唇上的感覺,太特別了,那是他的氣息。一個奇怪的念頭湧進腦海:從此之後,我都沒法當成,他對我什麼都沒發生過。

  過了一會兒,他進來了。我已經恢復鎮定,說:「我已經網上買單了,別跟我搶。」

  他說:「好。」

  我倆看了彼此一眼,然後他移開目光,我也移開。

  他說:「那我送你回去?」

  我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