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2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1)

A- A+

  ————譚皎視覺————

  這幾天的我,過得渾渾噩噩,著實不符合「人生得意須盡歡」的一貫信條。

  所以,這天,在心情莫名卒郁到極點後,我突然有種鄙夷一切的悲壯感,包括愛情。我洗了個痛痛快快的澡,換上在我那一溜衣櫥中最清涼的裙子,還化了個淡妝,穿上高跟鞋,去找壯魚吃水煮魚。

  大概這就是魯迅先生說的,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BT。

  我和壯魚約在他們學校門口。

  壯魚最近大概也是走霉運了,按說已經放暑假了,她還有N多作業,數門考試。我約了這少女幾次次,她都說:我忙著呢,快考成肉乾了,沒時間。今天她終於拔冗前來。只是少女照舊穿著黑T恤,皺巴巴的,頭髮亂得跟雞窩似的,手裡抱著一堆卷子。我本來還想對她傾訴最近的百般斷腸,可瞧她的模樣,比我還喪,頓時也沒了傾訴的心情。

  兩個失意女人,先點六斤水煮魚再說。

  等菜的時候,壯魚還在埋頭做卷子。我並沒有忘了今天找她的主要目的。那件離奇的事,現在就跟口深井似的,戳在我的生活裡。放眼我的身邊,也只有壯魚可以完全信賴,又懂科幻啊、時空逆轉啊、量子力學這些奇怪的東西。

  我低聲說:「我有件特別離奇特別可怕的事要跟你說。」

  壯魚抬眸掃我一眼,也壓低聲音說:「好,等我把這張卷子抄完。」

  我突然有點徬徨,這等宇宙大事,找她請教真的靠譜嗎?

  魚上來時,壯魚把卷子一合,說:「終於搞完了,搞死老娘了。」時間上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我舀了一大勺魚肉到碗裡,她夾了三大筷子,又開了瓶啤酒,說:「說吧,看看你口裡的離奇可怕,能否刺激一下我已經被考試折磨麻木的心。」

  我說:「壯魚,我不是開玩笑。你相信時光倒流嗎?」

  她麻溜地吐出根魚刺,連頭都沒抬一下:「當然相信。速度超過光速,就能實現時光倒流。雖然地球上的人類還如此無知,但我相信,這在宇宙中肯定是存在的。」

  我的心中一陣撫慰。這是我第一次為擁有這個好基友感到自豪和有安全感。

  「或者說,不是嚴格的時光倒流,而是你回到了過去的某一個時間點,呆了幾個小時,然後又回來了。」我說。

  她說:「嗯,然後呢?」

  我看了幾眼周圍,沒有人會聽到。我低聲而清晰地說:「我去過了。」那一刻,我感覺到心跳隱秘地加速。

  壯魚整個身體和表情靜止了幾秒鐘。

  然後「噗」一聲,一口啤酒噴出來,噴得我滿臉都是。

  「臥槽!」我吼道,抓起紙巾狂擦,好想把紙丟到她臉上。壯魚憋著笑,說:「對不起對不起!但是你剛才一臉緊張兮兮低頭竊語的樣子……真的像個神經病……」

  我:「……」

  等擦拭完畢,她用一種非常難以形容的表情看著我。我們彼此尷尬了幾秒鐘,我平靜下來,說:「壯魚,我不是在開玩笑,不是發神經,我很清醒。是真的發生在我身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臉色真的很難看,反正我感覺到自己的手指是冰涼的。壯魚沉默了。然後她說:「你確定不是做夢?也不是因為跟過去某一天相似,造成了你的誤解?」

  我說:「絕對不會。你記不記得,去年夏天我報名參加了一艘遊船?我又回到那條船上,呆了幾個小時,回到了現在。那不是做夢,真的不是。因為還有個人,跟我一起經歷了。」

  壯魚的眉頭一下子緊鎖:「誰?」

  我說:「鄔遇。」

  也許是飯店裡太吵了,她沒聽清,又問:「誰?」

  我說:「鄔遇啊。他當時也報名參加了遊船,我跟你說過的,我們第一天吵了一架不歡而散。結果這次,我們回到了第二天。」

  壯魚露出恍然表情:「哦。」又掃我一眼:「那你和他還挺有緣分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