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一(1)

  ————譚皎視角————

  我現在有種奇怪的感覺。看著鄔遇的臉,明明是半個月前同一張臉,可我卻會覺得熟悉,又陌生。

  也許失戀的女人看著負心的男人,都是這樣的感覺。

  我腦子裡有點亂,下意識脫口而出:「我也要和你一起去瀝縣!」他看著我,我卻只想咬掉自己的舌頭。我在想什麼?

  就這麼想?

  我繃了繃臉色,冷靜地說:「既然跟那艘船有關,我也要去看看是什麼狀況。」

  他卻說:「你別去。萬一有什麼危險,我還要分心顧你。而且去教授家,我帶個人確實也不方便。」

  我和鄔遇就這麼平平淡淡地告別了,像兩個普通朋友。要離開4S店時,我還若無其事地問他:「哦對了,你上次掉在我家的換洗衣服,什麼時候拿?」他當時已經蹲下在修另一台車,很專注的樣子,只留個肌肉有力的背部給我,說:「從瀝縣回來吧。」我說:「行。」轉身走了。

  走出幾步,我又回頭,望著男人背心勾勒出緊實線條的背。有一種很強烈的衝上去揍他兩拳的衝動。

  然而我終究只是一路心不在焉地把車開回了家。

  接下來,我晃了兩個小時。無論吃飯、看電視、刷網絡……都像是在發呆。人在這裡,腦子不在這裡。我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在提醒自己,暫時跟他是沒可能了,以後或許也沒有可能。以我的性格,從來也不會倒貼男人。他心裡既然已沒有了我,那我也要努力讓自己心裡再沒有他的位置。

  可他昨晚在燒烤店打電話時說的話,又冒進我腦子裡:

  如瑛……

  如瑛她怎麼會變化這麼大?

  我過來看您和如瑛。

  還有他提到那個女人時,眼睛雖然看向我,臉上卻露出很溫柔甚至有點恍惚的笑。小華他們還說,鄔遇之前在想的女人,是她?

  雖然這一點我並不那麼相信。我不相信他用那樣的眼神看我之後,心裡還裝著別的女人。但是,誰還能保證當年的天之驕子帥氣學霸,沒個前女友啊?而且他儘管承認了對我有感情,卻能這麼乾脆的拒絕我。說到底,還是感情太淺,他可以輕易捨棄。

  想到這一點,我心頭一疼。

  他可以捨棄,那麼我也可以。

  反反覆覆想了那麼久,我最後一個人躺在床上,望著蒼白的天花板,紛亂的思緒摒去,有些念頭卻像被海水浸濕的岩石,慢慢浮出,那麼醒目,再難沉沒。

  他可以放棄我。我知道應該放棄,我受不了這麼被人對待。

  可是,我捨得嗎?

  我捨得放棄這個人,從此生命中再也沒有跟他的愛情?等到一段時間或者很長時間後,我再和另一個人發展出愛情。而他終會離我而去。

  那個叫鄔遇的人,終會離譚皎而去。那個船上驕傲的男人,那個蹲在地上修車的男人,那個瘋狂熱烈吻我眼神沉鬱的男人。

  我的眼淚一下子掉下來。

  我終於看清楚了。

  我捨不得。

  我是那麼想要和他在一起。明明從船上見第一面開始,我就再也沒有忘記他。我一心一意地愛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