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5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一(4)

  為了能夠再次「順利」地返回到那條船上,我們商量好,各自回房睡覺。只是我躺在床上很久,依然了無睡意。我爬起來,推開門,到了庭院中。

  這間客棧今晚大概只住了我們兩個人。

  她的房間燈滅著,許是睡著了?也是,她想來心大,天大的事也能安睡。想到這裡,我微微一笑,點了支菸,坐在靠椅上,慢慢抽。

  過了一會兒,她的門也打開了。她披著外套穿著拖鞋走出來。我沒動,她在我身邊坐下,說:「你也睡不著?」

  「嗯。」

  她說:「怎麼辦?如果我們倆一直睡不著,是不是就到不了那條船上了?上回就是睡著才去的。」

  我說:「那就順其自然,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她說:「你倒是不慌不忙。」

  我說:「慌有什麼用?你覺得在那個神秘力量的跟前,我們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這話或許說得太無情,譚皎靜了一會兒,說:「有的事,不嘗試怎麼知道不行?」

  我的心就像是被這夜色輕輕抽打了一下,我看著她,她的眼裡有隱約的光,讓我捉摸不透的女人的目光。我吸了口煙,沒搭腔,看著前方。

  「早點進去睡。」我說。

  她反問:「你怎麼不去?」

  「抽完我就進去。」

  我們又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間她的手伸過來,拿走我的煙。我側頭看著她,她捏著煙藏到身後,說:「你這幾天煙抽得特別多,不是還要救你妹妹媽媽,保護我嗎?這麼抽下去行嗎?」

  我的心微微痛了一下,說:「把煙給我。」

  她說:「不給。」

  我伸手去搶,她表情堅定,梗著脖子,眼中卻隱約有調皮的光。我的手摸到她背後,臉也離她很近,按住她的手,摸到了煙。她抬起臉,目光繾綣的看著我。

  只有我們倆。

  這庭院裡,這黑暗裡,這張長椅上,只有我們倆。

  她一動不動,可我都能感覺到她全身細微的顫抖。她像是下定了某種艱難的決心,緩緩閉上眼睛。

  我一把拿到了煙,偏頭避開,同時鬆開了她。

  院子裡一片寂靜。我在心中說,鄔遇,你他媽就是個混蛋。

  她睜開眼,臉色冰冷。

  「譚皎……」

  「不用說了。」她平平淡淡地打斷我,「你想抽就抽吧,我也是作為朋友關心你。下次……不管你了。」

  「嗯。」我慢慢地說,「不管……就不管吧。」

  她起身進屋了,「彭」一聲重重摔上房門。我一個人又坐了一段時間。

  當我打算起身回房時,忽然注意到相距千餘米的陳家租屋,有盞燈忽然亮起。我下意識抬頭望去,是那棟房子的二樓陽台。

  一個人走了出來。

  是陳如瑛。

  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穿著白色睡衣,長髮披散,但是整個人非常非常瘦。臉幾乎變得削尖的,沒有一點肉,顴骨凸出,臉色也是白中泛青。她緊抿著唇,眼神空洞,站在黑暗的山間,站在那棟孤零零的房子陽台上,兀自出神。然後嘴角慢慢地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

  我怔住。

  以前她不是這樣的。

  登船之前,她完全不是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