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1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二(3)

  真的是譚皎,她滿臉通紅,靠在我胸口,一雙眼光芒流轉。而鄔妙坐在離我不遠的位置,衝我們做了個鬼臉,哈哈笑著跑了。

  譚皎立刻從我身上坐起來,挪到一邊,說:「鄔妙推我的。」那一剎那我真的很不想放手,終究是忍住了。

  我說:「她是調皮。」

  八成是我睡著的時候,這倆姑娘在邊上鬧,最後把譚皎鬧進我懷裡。我倆都靜了一會兒,譚皎說:「你放心,我剛跟鄔妙說了,讓她下船後,給沈時雁打電話,就說是我朋友。沈時雁非常靠譜的,一旦對什麼事起了疑心,肯定會追查到底。多一個人保護鄔妙,多一重安全。」

  我沒想到她會忽然說這個:「多謝。」

  譚皎卻笑了笑,說:「謝什麼啊。」

  我心中一動。隱隱感覺她此刻對我的態度,比之前幾天有所改變。不再冷若冰霜,彷彿已心無芥蒂,恢復了平日談笑自若的模樣。我不知道是什麼造成了她的改變,但這確實令我心中一直堵著的氣,似乎慢慢平了。

  「鄔妙發現我抽菸了,要去跟我媽告狀。」我也說了句輕鬆的話。

  譚皎微微一笑:「你活該!」

  陽光照在我們身上,微風伴著湖水青草的氣息,輕輕拂過。我們都沒有說話。

  「上船了——」導遊在遠處喊道。我們抬起頭,看到不少人已經回到船上。而鄔妙不知何時,也已站在甲板上,朝我們拚命揮手。但還有一些人,停留在岸上。

  我站起來:「走吧。」

  「嗯。」譚皎也站起來,嘴裡卻「絲」了一聲,低下頭。我也看過去,發現她的腳踝處劃破了一道小小的血口,還有些泛青。

  譚皎說:「可能是剛才鄔妙推我時……撞到石塊上了。」

  我立刻說:「我看看,你坐下。」她「哦」了一聲,依言坐下。我蹲在她面前,忽然一怔,想起曾經,不,是未來。一年後我們重逢時,她也是這樣坐在小操場邊,讓我看她腳上的傷口。

  明明沒過多久的事,想起來卻恍如隔世。她也許也想起了,低下頭,那樣子有些沉默。

  我拿起她的那隻腳,看了一下,應該沒什麼大礙。女人的腳趾,卻輕輕在我掌心,蜷縮了一下。於是我無法不注意到,掌中的形狀。她的腳掌白皙窄瘦,連腳底都很白,白裡透紅,透著女人特有的瑩潤。小小的腳趾,一顆一顆,卻肉乎乎的。

  我握著,沒動。我們周圍什麼也沒有,只有輕輕經過的風。

  「疼嗎?」我問。

  我不知道她是緊張還是逃避,那五顆腳趾,忽然同時輕輕蜷起,我竟下意識一把握住,抬起頭,看到她微紅的臉和微紅的眼。

  「阿遇,疼。」她輕聲說。

  我的心猛的一跳,喉嚨也有些發乾,不看她的雙眼,鬆手站起來,說:「忍耐一下,很快到船上了。應該沒事。」

  她站起來,也不說話。

  我們一起往船的方向走。過了一會兒,她卻幾乎是慢悠悠地說:「放心,我不會要你背的。畢竟男女啊……授受不親。」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