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四(2)

  她並不認得鄔遇,問:「你們是?」

  鄔遇說:「你好,我是陳教授的學生,過來探望他和師母。」

  陳寶珠愣了一下。

  我心中微怔,還沒來得及細想什麼,她已笑了,挺木訥的樣子,說:「那……你們進來吧,我去跟大哥說。」

  我和鄔遇對視一眼,跟在她身後,走進院子。

  正廳門口又出現個人,正是陳如瑛,此時她已摘了口罩,脫掉厚羽絨服,穿著件羊毛衫和裙子,更顯得身材婀娜。雖然整個人偏瘦,臉也削尖,但是笑靨如花。看著鄔遇的眼神,那都是放著光的。

  「阿遇!譚姐姐,你們來了!」她歡喜地喊道。

  鄔遇對她點了點頭,我也笑笑。

  突然意識到,聽她叫阿遇,總是讓我不那麼不舒服的。

  我們走進客廳。這裡的陳設也很古典很中式,紅木傢俱,雕簷畫格,幽靜、寬敞、大氣。這一個客廳,至少就有我大半個家的面積。客廳上空挑得很高,類似天井,即使在家中,也顯得十分開闊。

  陳教授和馮嫣都在,大概是聽先回家的陳如瑛說起後,已經在等候了。他們身邊還有個陌生的年輕女孩。

  我第一次見到陳教授,他符合我心中對一切德高望重者的想像。簡直就是長得像個標本。中等身材,睿智的額頭,厚厚的眼鏡和慈祥的笑。還有一身樸素得體的衣服和中年微微發福的身材。看得出來他比馮嫣大了至少七八歲。若再算上馮嫣的樣貌減齡,看起來還真不太像夫妻。不過馮嫣氣質端重,所以兩個看起來還是很相稱。

  鄔遇以前說過,陳教授全名陳良傑,他先和鄔遇噓寒問暖了幾句,而後笑看著我:「這位是?」

  鄔遇答:「這是我朋友,譚皎,是個作家。我把她帶來一起拜訪,還希望不要打擾教授。」

  我也笑著說:「教授,阿姨,你們好。我叫譚皎,言字旁的譚,明月皎皎的皎。聽說鄔遇要來探望最敬重的老師,就厚著臉皮一起來瞻仰一下您的風姿,您別介意。」

  陳教授一怔,失笑:「不介意不介意,來者都是客,非常歡迎。你還是個作家,寫什麼類型的文章?」

  我摸了摸鼻子說:「寫點小女人的情情愛愛小說,不值一提。」

  馮嫣也笑了,說:「能寫文章,都是很厲害的,還這麼謙虛,真不錯。」陳如瑛也在一旁笑,不過我覺得她那是假笑。

  還有,我也感覺到,鄔遇的目光也落在我臉上。我沒看他,心想,看到了吧,我這樣的女人,那是什麼場合都能hold住,拿得出手的。

  大家坐下喝了一會兒茶,陳教授問:「鄔遇……你還是沒回過學校?」言下之意,是暗指鄔家發生的慘案。

  鄔遇平靜答:「沒有。」

  陳教授嘆了口氣,拍拍他的肩,說:「你真的一直不容易。不過,那件事已經過去半年了……你也要為自己的將來考慮,不能把自個兒人生就這麼廢掉,多好的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