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6 章 皓月願當空·譚皎十四(5)

  後來,陳如瑛來帶我們上樓。先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口,裡頭挺寬敞,1米8的大床,佈置也雅緻周全。陳如瑛仰著臉對鄔遇說:「阿遇,你住這間房好嗎?」

  鄔遇說:「我都可以。」看我一眼:「她住哪兒?」

  陳如瑛說:「譚姐姐的房間僻靜些,在那邊。阿遇你先休息,我帶她過去。」說完不等鄔遇開口,就拉著我的手:「譚皎姐,走吧。」

  我只好跟著她一起走。

  一直到了走廊盡頭的房間,她說:「因為你們臨時過來,房間不夠,所以你先住這間吧。」

  那房間因在盡頭,形狀不規則,只有鄔遇房間一半大,放了張單人床,還有個小櫃子,我估計是保姆什麼的平時住的。

  我說:「行,辛苦了。」

  她沒說什麼,轉身走了。女人之間,其實也不用說太多。

  我嘆了口氣,在床上仰面躺下,望著天花板。想著陳家的眾人,想著即將發生的滅門案。這感覺還真蠻驚悚,歷史上死掉的人,全都活生生在你跟前。而你很清楚,她們兩天後將遭遇厄運。

  據鄔遇說,警方對那起火災,只有簡單的概述報導。估計八成是個意外。雖然陳家的人看起來有點麻煩,不直爽利落,但後天案發當晚,我和鄔遇肯定要通宵守著,同時也做好各種準備,一旦發生異象,馬上帶他們離開。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我說:「進來。」

  鄔遇推門而入,看到房裡的陳設,一怔,而後看我一眼。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床邊:「坐。」

  他卻沒坐,就這麼站著,說:「我們換個房間。」

  我說:「不用啦。你是她們心中的乘龍快婿,我卻是個多餘的跟屁蟲,哪能有你的待遇。而且換了也不好,讓她們怎麼想?我們是來救人的,這種小事我就暫且不計較了。」

  話音未落,鄔遇在床邊坐下,一下子就顯得空間極為窄逼。我們對視了一眼,我閉上眼,做出閉目養神的樣子。我知道此刻他的目光一定在我臉上。可當我睜開眼,那目光就會消失。

  所以我寧願不睜眼。

  「那你先休息。」他說。

  「喂。」我說道,「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我還能感覺到,他的氣息就在身邊。

  我慢慢的說:「讓陳如瑛別再叫你阿遇了。我聽著不舒服。」

  他沉默著。

  我的心,就在這狹窄的空間裡,沉默的氣氛中,顫巍巍地跳動著。

  「好。」他說。

  我忍不住笑了,睜開眼說:「其實我也是為你好,既然對別人沒意思,還讓人叫得那麼親密多不好?你會不會拒絕女人啊?」

  他的一隻手臂就撐在床邊,在我的臉邊上,低頭看著我,看得我心頭髮燙。

  「你說得對。」他慢慢地說。

  我的心跳得那麼快,我也是要臉的人,立馬裝作不在意的揮了揮手說:「好了,你可以回你的豪華間休息了,退下吧。」

  他看著我,就這麼居高臨下看著我,不動,也不說話。

  我說:「阿遇,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他的臉上像染著一層冰霜,手臂肌肉線條也繃得很直。他的眼中像是有什麼情緒飛速閃過,他鬆開了牢牢按在床單上的手指,很淡也很啞的嗓音說:「皎皎,我走了。」

  ……

  我趴在床上,臉壓在枕頭上,看著窗外夜色漸深,星光瀰漫。

  他叫我皎皎。

  那麼忍耐那麼衝動那麼壓抑。

  老子不管了。

  什麼都不管了。

  老子發誓要拆掉鎖在他心上的門,放出那頭受傷的困獸,令他咆哮令他放縱,令他死心塌地要和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