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章 皓月願當空·鄔遇十六(2)

  然而周圍全是樹林,遠處的公路上沒有一點燈光,更不可能有人。要跑到有人跡的地方,還非常遠,且這裡是窮鄉僻壤,還不一定能求得幫助。

  身後一共跟來了兩個人,追得很緊。而且明顯對這裡的地形做過調查,非常熟悉,冷靜又兇猛。一個緊追不捨,另一個拐彎跑進樹林,莫不是要對我側面包抄?

  然而來不及細想了。

  當我跑進一片樹林深處時,一個人影突然閃出,我們正面相遇了。

  雪光幽暗的夜色裡,我們只對峙了一瞬間,就動手了。

  他很強壯,下手又狠,且看得出經驗老道,我一時間佔不到半點便宜。但我也不是軟柿子,憑著敏捷身手,與他不相上下。

  我心知這樣下去不行,等另一個人趕到,我就只有挨打的份兒了。一眨眼功夫,我吃了他一拳,他的腹部也被我狠狠踢了一腳。我剛想瞅準機會給他致命一擊,冷不丁後背一陣涼意襲來。

  另一個人已經到了。

  而後就是利刃切開皮肉的劇痛。我一個踉蹌,看到發白的月光下自己的影子,後背插了一把刀。那人猛地抽出刀,我呼吸一滯。

  疼痛降臨時,我卻突然變得清醒無比,很多紛雜的念頭,竟也一下子湧進我的腦海裡。

  就是這樣的惡徒。就是這樣視人命如草芥,毫不猶豫剝奪他人一切的惡徒。他們和他,又有什麼差別?一股激盪的接近粉碎的情感,充斥著我的心。我亦不知道哪裡來的氣力,空手抓住面前那人的白刃。他愣了一下。我用淌滿鮮血的雙手一把揪住他的頭,狠狠撞在旁邊一棵大樹上。他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嗤——」刀刃劃破肌肉的輕響,再次從我身體裡傳來。背後那人又捅一刀。我順勢就抓住他握刀的手,一把將他拽到身前,抬起膝蓋猛烈地朝他的頭連撞幾下,他頓時滿臉的血,也被我扔在地上。

  雪地裡就這麼安靜下來,他倆躺在地上呻吟扭動。我用手捂著腹部,單手脫掉毛衣,用牙齒一咬,綁在腰上。毛衣馬上被血浸染。我踉蹌著往前走了幾步,太陽穴已一陣陣在跳,昏昏沉沉。每一步都彷彿有無數雙手在從我身體深處撕扯傷口。恍惚間我看到身後那兩個,又已跌跌撞撞爬起來。而公路離我還有一段距離。鄉村則離得更遠,根本不可能抵達。

  我連大聲呼救的氣力都已經沒有。

  我快要走不動了。

  可是譚皎那張臉,卻在這時撞進我的腦子裡。那雙明亮的、充滿希望和溫柔的眼睛。我現在要是被他們抓回去,譚皎遲早也被發現。我是絕對不能忍受她落入這樣一群惡徒手裡。還有陳家的人,我的恩師一家,他們現在也在水深火熱中。

  我深吸一口氣,緊咬嘴唇,咬出一口鮮血,腥鹹的味道流入口裡,人卻彷彿清醒幾分。我拼盡全力,往前方的黑暗中跑去。

  我躲在黑黢黢的草叢中。沒多久,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從旁邊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