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1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一(4)

  我輕輕摸了一下她的臉,耳語:「睡著了嗎?」

  她只答了一個字:「哼!」

  我問:「怎麼了?為什麼生氣?」

  她拍掉我的手,語氣堅決:「睡覺。我很累。」

  她不太對勁。

  我沉默了一會兒,捏起她的下巴,她睜開眼,四目凝視,那雙眼裡有生氣,也有溫柔。我心頭一軟,低頭重重吻下去。

  這竟是我倆在一起之後,令我最快活的一個吻。因為之前我身體不能動,她又調皮害羞,總是吻得束手束腳。現在我終於佔了主導,將她緊緊擁在懷中,撫摸她的長髮、臉和脖子,吻得她無法逃脫。

  我竟從未如此舒暢過。原來兩個人的氣息這麼接近,肌膚緊貼,是這樣甜蜜而衝動的感覺。一片昏暗中,我只能聽到自己淹沒在她呼吸中的微喘聲。我的手都快陷進她的腰裡。而她也是一樣,她的身體如此柔軟,我感覺不到一點抗拒的力量,她的手指放在我的胸膛上,輕輕摩擦著,滾燙的臉,嘴裡的甘甜卻全都屬於我。我清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都有了不該有的反應,也不知她察覺沒有。或許沒有,她畢竟還是……

  我壓抑住心頭和身體裡那翻滾的感覺,慢慢鬆開她,又移開了彼此的距離,不叫她察覺到異樣。但還是讓她枕在我的手臂上。她抬起一雙微微濕漉的眼望著我。臉色還是被我反覆親吻後的緋紅顏色。

  她動了動嘴唇,卻沒說話。

  我問:「想說什麼?」

  她:「唔……沒什麼。」

  我又親了一下她的額頭,這種男女親密的感覺簡直令我食髓知味,難以停止。我低聲說:「為什麼生氣?」

  她的眼睛立刻看向一邊,說:「不,我不生氣。我的男朋友讓另一個女人愛得忘卻時空,始終如一,靠,忘記了生死,忘記了家人,忘記了自己的悲劇,卻依然記得愛你……我怎麼能生氣?我應該感動才對!」

  原來如此。

  我笑了,手一用力,將她更近地抱在懷裡,說:「醋了?別亂想,她怎麼跟你比?在我這裡,沒人能跟你比。」

  她依然撅著嘴,眼睛裡卻有了水靈靈的笑意。我低頭,吻到她的眼睛上。

  後來我倆很快睡著了。地面不平,我一直睡得迷迷糊糊。譚皎幾乎半個身體都被我抱著,倒是睡得安穩,均勻的呼吸聲一直在我耳邊。而我半睡半醒的眼中,始終只看到洞穴內陰暗的光影,和微弱搖曳的火苗。

  不知是在哪個瞬間,我突然全身一冷,驚醒了。眼角餘光似乎看到一道黑影,從我們身後閃過。我霍然回頭,卻看到黑得不見邊界的洞穴裡,每個人都遠遠近近躺在火堆旁,一點聲息都沒有。

  我卻徹底清醒過來,盯著周圍看了一會兒,確實沒有任何異樣,眾人都在沉睡,也沒有人從我們身邊經過,或許,只是夢境吧。我低下頭,繼續抱緊譚皎,剛想闔眼睡,忽然瞥見譚皎的一隻腳,光溜溜地露在外面。我一怔,想起睡覺前,她的衣服鞋襪都是穿得整整齊齊。此刻,鞋卻被丟在旁邊地上,以及襪子。而她的一隻腳,光滑潔白,晾在空氣中。

  誰碰過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