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2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二(3)

  於是我知道,從此之後,我和她之間,已什麼都不用說。兩心相悅,雲月相知,早已勝過千言萬語。

  再一次驅車進入熟悉的街區,看到老舊房屋、擁擠街道、骯髒的地面,還有坐在樹下乘涼的,打量著我們的鄰居。我的心竟泛起層層漣漪。曾經有多少次,我一個人走過這條,避開所有人的目光,回到家中,整晚整晚獨坐。

  「媽在幹什麼?」我問。

  鄔妙答:「媽呀,在張羅著炒菜呢。媽還問,今晚你女朋友是不是住家裡?」

  我停好車,從後視鏡看一眼譚皎,她答道:「我隨便啊,聽你哥安排。」

  這小區已經很老了,是我爸還在世時,單位分的房子。抬頭可見牆壁斑駁,樓道裡堆滿雜物,貼滿小廣告,陽光斜斜照在幾乎與時代脫軌的紅磚牆上。到了單元門口,鄔妙興沖沖走在前頭,我和譚皎跟著。

  鄔妙忽然回頭,有些擔憂地看我一眼。我剎時明白了她在擔心什麼,怕譚皎瞧不起我們的家庭環境。我也看向譚皎。

  譚皎的表情特別平靜,平靜得有點不太自然。這裡的居住環境與她自己買的房子有天壤之別。看到我看她,她的臉有點紅,小聲嘀咕:「看什麼?」

  「怎麼臉紅了?」我也低聲問。

  她「靠」了一句說:「見家長我就不能緊張一下嗎?誰還沒有個第一次啊?」

  鄔妙噗嗤笑了。我也笑了,我就知道她根本不會在意這些事,剎那間很想把她抱入懷中親吻,礙於鄔妙在,只能忍耐。低頭一直看著她,而她察覺到我的目光,偷偷握住我的手。

  門開了,母親站在門口,滿臉溫柔歡喜的笑,甚至因為要見譚皎,神色還有點緊張。我走上前,抱住了她。

  這一夜,是溫馨而熱鬧的。我的生命裡,已經很久沒這麼溫暖過了。

  母親性子靦腆,鄔妙卻是個熱乎性格。只是到了我家,譚皎的表現忽然跟之前有些不同。講話都變得斯斯文文的,嘴自然是甜的,但看我的眼神都像個真正的淑女。因此母親很喜歡她。

  我卻覺得有些好笑,趁母親他們不注意,低聲說:「不太像我認識的那個女朋友。」

  她在桌子下踢了我一腳,臉上笑容絲毫未變。

  吃完飯,媽媽堅持不要譚皎洗碗,讓她休息。鄔妙許是因為我回來了,想表現,也不想當電燈泡,聲稱要進房溫書,也消失了。只有我帶著譚皎,來到陽台上。

  此時暮色降臨,其實從我家往外望,根本沒有什麼景色。低矮的樓層,擁擠的老房子,四處斑駁。我將陽台的門關好,看她們暫時不會過來,就點了支菸。譚皎依偎在身邊,望著遠方,卻好似望著什麼繽紛美景。

  「你媽和妹妹人都好好。」她說。

  我說:「謝謝你,皎皎。」

  謝謝你走近我的生命裡,我的生活裡。

  「謝什麼啊?」她說,「我真的希望,她們以後都好好的。她們是你最親的人。」

  我放下煙,按住她的頭,開始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