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6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三(3)

  簡單一句話,卻叫我心驚肉跳。可隱隱又有些激動,天可憐見,這是我倆被捲入時空漩渦後,第一次嘗到了老天爺給的甜頭。

  我還去旁邊的器材店,租借了體積小、相對隱蔽靈活的照相攝影器材。因為收集證據的重要性,不亞於抓人。而鄔遇為保險起見,聯絡了自己在蘇市的幾個好友,隱晦地提了提要抓一個惡徒,拜託他們守在幾條路的外圍,並反覆叮囑他們阻撓協助為主,注意安全。那幾個好哥們兒自然滿口答應,有的還帶上了棒球棍、甩棍之類的。

  我們準備得這樣周全,以至於這天晚上吃晚飯時,我的心還躁動不安,既緊張,又盼望著夜色早一點到來。

  鄔遇本來不想帶我去,但我堅持:「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而且你一個人又要管拍攝收集證據,又想逮他,還要給外圍的兄弟們報信,顧得過來嗎?」或許是因為我說的有道理,又或許是已經習慣了再艱難的境地,都有我相陪,鄔遇不再堅持,只是叮囑我當他動手時,絕對不可以靠近,呆在安全地帶。我自然是識相的同意了。

  夜色降臨。

  鄔遇標出的路線,是一段拐角。我和他就呆在拐角附近的一幢小房子裡。這幢房子又舊又破,已經沒人住。為避免打草驚蛇,我們坐在窗後,拉緊簾子,沒有開燈。幾部攝像機被我安置在一個非常黑暗的角落,並且推了些雜物、枯死的盆栽過去作為掩飾。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我們坐的也是屋子裡非常破舊的椅子,我從窗簾的一條縫隙,望著外頭。小巷寂靜,偶爾有人經過。但隨著夜色逐漸加深,唯有遠處一盞路燈,非常朦朧地照耀著,地面如同鋪了層灰白的淡水,沒有人了。

  這一片是很老的城區,很多人搬走,很多房子廢棄,之前亮著燈的幾戶人家,現在也都熄了。周圍黑漆漆一片。我想,所以單身女孩子,真的不能抱僥倖心理,想繞近路,或者覺得自己很勇敢。

  這樣的事,你一輩子碰到一次,就完蛋了。

  鄔遇手裡拿著的也是一根沉甸甸的甩棍,精鋼質地,看著纖細,但據說能把人的骨頭打斷。我懷疑他為了這一天,早已圖謀很久。我們等了這麼久,他一直安靜地坐著,非常耐心,堅毅的眉角沒有半點改變。

  後來他點了支菸,但是非常小心,手一直垂在下面,吸菸時低下頭,依然是很沉默的樣子。我看了一會兒,在某次他吸了一口時,忽然湊臉過去,他剛抬起頭,就被我吻住。他臉上閃過詫異神色,也沒來得及反應,那煙氣就也竄進了我的嘴裡。

  我沒想到他吸的煙這麼濃這麼多,一下子被嗆到了,怕發出聲音,立刻將臉壓在他手臂上,臉憋得通紅,沒有咳出來。他卻終於露出一絲笑意,壓低聲音說:「你幹什麼?」

  「想和你一起。」我說。

  他於陰暗光線中,凝望著我。

  「阿遇,你繃得好緊。」我說,「別忘了,什麼都有我,和你一起面對。」

  鄔遇將我摟進懷裡,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感覺,可是看到他那樣清冷冷漠的樣子,總感覺他離我又遠了。但是當我重新感覺到他衣襟上的氣息,那種踏實的感覺才回來。

  不想看他一個人。

  不想看他一個人面對,哪怕他那麼堅韌沉穩。

  「鄔妙死後,我發過誓。」他說,「不會再看著任何人,在我面前傷害別人的生命。」

  我把臉往他胸膛靠得更近,所以無論是在朱家,還是陳家,他都那麼奮不顧身,去救與自己無關的人?

  「我們一定會抓到他。」我說,「那麼壞的人,把無辜的人當成獵物,以折磨虐待取樂,從別人的死中獲得自私快感——他有什麼權利這麼做?他就該像陰溝裡的老鼠,被揪出來,釘在恥辱柱上,哪裡還算得上是個人?」

  「我要打斷他的腿。」鄔遇說。

  1點35分。

  沉寂已久的小巷遠處,終於響起輕盈細碎的腳步聲。

  我趴在窗上,看著一個娉婷身影從遠處走來。

  可以看出,許靜苗走得很快,顯然也對於走夜路,也有謹慎。朦朧路燈下,她的身前身後空空一片。

  那個人,會來嗎?

  鄔遇早熄了煙,手提甩棍,同樣警覺地凝視著。

  我們看著許靜苗腳步輕盈快速,漸漸走近。

  那個人是突然從旁邊的黑暗小巷中衝出來的,快得就像一道黑色的影子。

  我這輩子都不會忘了這一幕。

  就像餓狼撲向羊羔,就像魔鬼突然露出猙獰面目,他幾乎是立刻用戴著厚手套的手,摀住了許靜苗的臉。他不高不矮,戴著頂非常寬大的類似漁夫的帽子,幾乎遮住整張臉。露在袖子外的手臂,非常結實。幾乎是一瞬間的功夫,他一拳狠狠砸向許靜苗的頭,後者哼都沒哼一聲,昏死過去。而他抱起她,就開始往黑暗中退,動作敏捷嫻熟得叫人吃驚。黑暗中,帽沿邊沿露出一小片模糊的下巴。我明明什麼也看不清,卻有種詭異的感覺。

  我覺得,他笑了。

  剎那間我只感覺到全身的血都已衝到頭頂,可身體又是一片冰涼。

  我們真的守到他了。

  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連環殺人犯。殺死數名女孩包括鄔妙的真兇。

  我們看到了他在黑暗中捕獵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