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9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三(3)

  我早想好了,答道:「我之前就比較關注這宗連環案件,因為家裡也有個跟受害人年齡相仿的妹妹。前幾天我路過這裡時,發現這個人行跡十分可疑,在跟蹤一個女孩,就是許靜苗。於是我就想抓住他。」

  這解釋其實有點空洞,但警方估計也想不出別的答案了。更何況如果不是我們追出去,許靜苗只怕已遭遇不測。

  我們也知道,被我們揪回來那個人,名叫陳星見,二十六歲。然而他並不是警方之前推測的無業遊民、報復社會的失意青年,抑或是有明顯心理疾病的嫌疑人。他自己開了家小地產公司,是個衣食不愁的富二代。

  但因為有錄像的原因,加之老丁對這起案子的重視,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老丁還是如我所願,迅速對陳星見展開了搜索調查。

  然而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我當晚冒著被警察懷疑的風險報警,就是想打他個措手不及。因為陳星見是不可能預料到我們出現的,所以我們當晚把他帶回警局,老丁迅速展開搜查,如果他的住所有痕跡證據,那就跑不掉了。哪知老丁想辦法對陳星見的家、辦公場所、別墅公寓、車都搜查了一遍,卻據說什麼都沒發現。一點犯罪跡象都沒有。

  反而,他們看到的是一個勤勉上進、家庭健康、人際關係融洽,極為正常的青年創業者。與他們對嫌疑人的設想完全不符。而酒吧的人,則注意到他那天天剛黑就來了,並沒有注意到他是否外出,所以根本無法提供時間證明。

  至於受害人許靜苗,當警方詢問她,她什麼也答不出來,包括那人的身高、樣貌、任何特徵。那人本就是從背後攻擊,而她很快被那人打暈,根本什麼都沒看到。

  而那晚我們遇到的小夥子,警方一時也沒有找到,公開徵集線索也沒有收穫。

  警方不止一次問我、譚皎和我的朋友:「你們看清攻擊許靜苗的人,就是陳星見嗎?」

  我們沒辦法說假話。

  我說:「沒有。但是他的身材與那個人非常相似,還有下巴。在我們追那個人之後,只有他出現在罪犯消失的那條巷子裡……」警方沒說什麼。

  至於我揍那人的一棍,因為陳星見被我衝動的兄弟們拳腳棍棒相加,又摔在地上,所以驗傷時一時難以仔細分辨,到底是不是他。後來他的律師趕到,也不同意警察對他的身體做進一步檢查,而是轉到大醫院診療。

  而在那之後,陳星見也表示,因為當晚自己也醉了酒,不記得是否幹了挑釁的事,所以大度地不計較我朋友對他的拳打腳踢。

  他被從警局釋放那天,我們又見了一面。

  那時我為了這宗案件,已經三天三夜沒睡,太陽穴突突地跳著,鬍子也全長了出來。而陳星見一身筆挺的襯衫西褲,面容清秀平靜,身旁站著律師。儘管額角還有我朋友揍出的淤青。

  他與那夜的囂張輕狂判若兩人,看我幾眼,微微一點頭。

  老丁的人則在向他致歉和感謝協助調查。

  我一直看著他走出警局,坐上車。

  ……

  暮色一點點降臨下來,我躺在床上,看著流雲慢慢被黑暗吞沒。渾身疲憊,渾身懈怠,卻一點也睡不著。

  有人敲門。

  很有節奏,很輕柔。是譚皎。若是鄔妙,早咋呼呼嚷開了。

  「進來。」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