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9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五(1)

  ————譚皎視角————

  壯魚和沈時雁住的酒店,就在鄔遇家附近,走路5分鐘。這天晚上我沒去鄔遇家睡,而是去壯魚那裡蹭住。

  夜已深了,我洗好澡換了睡衣,先坐在床上上網。壯魚則換了身清涼性感無比的真絲睡衣,單腿支著,一邊嘴裡罵著一邊打遊戲。

  我刷了一會兒手機,反應過來,盯著她的睡衣說:「喂,你什麼時候改品味了?以前睡覺不都是背心褲衩嗎?」

  壯魚沒回頭,淡淡地說:「哦,我媽買的,說我沒個女孩樣。」

  「哦,好假。」我說。

  她斜瞥我一眼,居然沒有反駁。

  過了一會兒,她放下手機爬上床,我倆並肩躺著。我不知道對於她來說有多久,但對我來說,已很久沒這麼跟她聊過天了。

  「說實話,你和鄔遇,有沒有全壘打?」她一上來就直入主題。

  我:「唔……」

  「唔什麼唔?」她眼睛裡閃著猥瑣的光,「那就是有了?感覺怎麼樣?」

  「感覺……要死要活的。」

  她一個勁兒的笑,我也笑,兩人笑成一團,開心極了。

  「他值得嗎?」她問。

  我點頭:「值得。這個世界上於我而言,沒有比他更值得的男人了。」

  「你有多愛他?」壯魚手枕在腦後,溫柔地問。

  「這種感覺很難描述。」我說,「當你全心全意愛上一個男人,他也不顧一切的愛你。你就能體會到我的感覺了。真正的愛情,會讓你完全陷入,不想回頭。」

  「真正的愛情,讓你完全陷入,不想回頭。」壯魚慢慢重複我的話,「我還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我笑看著她:「沈時雁呢?」

  「他?」壯魚慢吞吞地說,「我是對他有點興趣,他對我呢,應該也有。不過離相愛,還差得遠呢。而且吧,他的性子有點太古板了,我還得慎重考慮。」

  「哦。」我說,「那你們Kiss過沒有?」

  壯魚默了一下,說:「隨便Kiss過幾次。」

  我「噗嗤」笑了:「如果我沒記錯,這是我魚女神的初吻吧?」

  說到這裡,壯魚的眼睛突然亮了,說:「你能相信嗎?他那麼個大老爺們,居然也是初吻,老子按住他時,他的臉全紅了……」

  我憋不住大笑起來,幾乎可以想像出當時的畫面。壯魚明明年紀很小,卻一副老練姿態。沈時雁那麼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被她吻得面色緋紅……哈哈哈。

  就在這時,有人輕輕敲門。

  我和壯魚對視一眼,都這個點兒了。壯魚坐起來,慢吞吞地問:「誰啊?」

  門外傳來沈時雁低沉的聲音:「曉漁,是我。」

  壯魚看我一眼,起身下床,打開門。從我的角度,看不到門口的情況,只有一束光從走廊投射進來。壯魚靠在門邊,兩人交談的聲音很低。過了一會兒,我看到一隻男人的胳膊,把我的魚給拉了出去。

  男人,果然都是一樣的!

  我雙手枕在腦後,慢悠悠地等著。可過了幾分鐘,她還沒回來,兩人也沒了說話聲,不知在門口幹什麼。我只好給鄔遇發短信:「睡了嗎?」

  他很快回覆:「沒有。」

  我:「我感覺自己就快要目睹活春宮圖了。沈時雁半夜來找壯魚,現在兩人還在門口說話不理我。」

  鄔遇:「回來,我過來接你。」

  我說:「不用啦,我堅信壯魚一定會回到我身邊的。難道她還敢去沈時雁房間過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