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0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六(3)

  「譚皎,譚皎?」阿姨在那頭詢問。我一下子回過神來,說:「阿姨,我和他不用再聯繫了,這輩子都不聯繫,不找他幫忙了。讓他好好生活,他會有很適合他的女朋友,他會一直是個……很好的刑警。」我竟忍不住哽咽。

  阿姨:「……」

  掛了電話,才發現鄔家三口都沉默地望著我。我壓下淚意,可心裡又高興極了。我望向鄔遇,他自然是懂得我的,那眼中也有溫柔動容神色。

  「我還有個電話,必須馬上打。」我小聲說。

  他揉揉我的頭髮說:「我知道,去吧。」

  站在陽台上,看著晚霞落了滿天。蘇州和大離,是完全不同的。這裡寂靜擁擠得多,像個真正的城市。而大離,我所生活的地方,我和鄔遇相遇重逢的地方,空氣中似乎總有熱浪,顏色明亮,山看著比天更高,湖比大海更寂靜。

  而現在,我的好友,也許正懵懂無知的生活在那個城市。生活在這一年,她的伊始,我們的結束。

  一想到這一點,我的眼淚就快要掉下來,拚命忍住,打給她。

  「喂……」壯魚的聲音聽起來懶洋洋的,「少女珠,什麼事?」

  還是那個她,一切沒有任何異樣。絲毫無覺,在她的世界,也許什麼都沒發生。

  我說:「壯魚,你在幹什麼?」

  「還能幹什麼。」她沒好氣地說,「期末考啊,剛開始考試周,臥槽槽槽槽!」

  我笑了。眼淚突然開始止不住的往下掉,呼吸也亂了。壯魚察覺了,沉默了一下,說:「喂,你怎麼了?別嚇我。」

  我沒說話,哭了大概幾分鐘。於是壯魚就一直沉默著,她總是這樣的。直至我平靜下來,她溫柔地笑了聲,說:「好了嗎,公主大人?」

  她不知道,現在我聽聞她沒心沒肺活著的樣子,有多難過。

  我吸了口氣,說:「好了。壯魚,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跟你說,給我聽著。」

  壯魚默了一下說:「你今天到底吃錯什麼藥了?」

  我說:「沒吃錯任何藥。這事關於一條人命。一條非常珍貴、善良、正直、爺們兒的人命。你聽著,別管什麼期末考了,反正你學期下下學期依然是全系前三獎學金照拿不誤。你,馬上去大離市城東分局刑警一大隊,去找一個叫沈時雁的刑警。沈萬三的沈,時間的時,大雁的雁。28歲,身高184,無論外形性格都是你喜歡的那一款……你去找他,這是我這輩子唯一拜託……算了,就算是唯一……拜託你的事,非常非常重要。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告誡也好盯梢也好,告訴他身邊的每一個人,在他生活工作的地方寫滿紙條,在你們倆的手機裡寫滿備忘錄……確保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讓沈時雁7月30號這天,一定不要去蘇州,不要去蘇州XX學院,不要去幫助我,拜託了!」

  壯魚:「……」

  我說:「向我保證。」

  過了一會兒,壯魚終於還是有些無奈地說:「他媽的……我向你保證,如果做不到,活該一輩子單身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