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2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六(1)

  ————鄔遇視角————

  聽到譚皎的話,我第一反應是覺得不行,她在這案子裡牽扯越深,就越危險。但內心隱隱也有個念頭,知道這樣說不定可行。

  略一思索,我開口:「不行。」

  她原本躊躇滿志,雙眼放光,聽到我的話,整個人一下子蔫下來:「為什麼?」

  我說:「老丁很精明,不一定相信你的話,這樣反而會讓你陷入麻煩。如果……被他們知道,不會放過你。我不能讓你身處險境。」

  哪知說完這番發自肺腑的話,她卻一撇嘴,說:「又來了?以前就是怕連累我,明明心裡想,還不肯跟我好,是吧?鄔遇我說你的思想負擔能不能不要這麼重,不要這麼個人英雄主義?你明知道我出馬是最好的方式。再說我怎麼會身處險境,我一直跟你在一起。而且反正15天後,我又會倒退,離開這個時間點。」

  我沉默了一下說:「你確定15天後,我們還會回去?而不是抵達了時間的終點?」

  譚皎一怔,握著我的手說:「你知道我們會回去的,因為你說過,凡事總要有個了結和終點。在那個洞穴裡。」

  這話令我心中默然。

  她柔聲說:「我答應你,作為你的太陽小神君,鄭重答應你。一旦有危險和麻煩,馬上抽身。我沒那麼傻的。而且只要你那個老丁能夠一擊即中,抓住他們,我的消息怎麼會洩露,哪裡還有什麼以後的危險?」

  我到底點了點頭。

  只是總覺得,我們倆,這次回來,還遺漏了什麼。

  事不宜遲,我們馬上準備去警局。不過譚皎說,還得先做些必要的準備。她從我媽的廚房拿了顆大洋蔥,撕下幾片,往眼睛上熏,很快就變得淚水連連,眼眶發紅。又對著鏡子,把頭髮扯得很亂,洗掉臉上的面霜,還從窗檯上拭了些灰,塗在臉上,做出蓬頭垢面的樣子。看我瞧她,還立刻轉過臉去,吼道:「不許看。」

  我有些無奈。原本很嚴肅冷酷的案子,現在被她弄得像過家家似的。不過其實我已打定主意,如果警察不相信她,我就自己好好跟老丁談一談。坦誠一切只是為了讓他們相信連環殺手的存在,把一切都攬到自己身上。而我們為什麼會知道?我會說希望他保護舉報人的利益,等抓到兇手再告訴他。

  只要能抓到他們,一切都不重要。

  因心中存了這個主意,所以我也任由譚皎折騰。只是她說:「我下去一趟買點東西哈。」回來時,膝蓋和手肘卻多了幾道血口子,而後咧嘴對我笑:「身上一點傷都沒有,那就太假了。」顯然是在樓下故意摔的。

  我握著她的手腕,說:「誰讓你傷到自己的?」

  她齜牙:「輕點輕點,別碰到我傷口。放心,絕沒有下次,我又不是受虐狂。知不知道我鼓了多大勇氣才摔自己這一下。你要是在邊上我都捨不得下手。哎,也不知道做得像不像,能不能騙過那些老刑警。」

  抬起頭時,她的目光卻是明亮而堅定的,透著與那大大咧咧的外表不符的沉穩:「走吧,阿遇,這一次我們先發制人,把那兩個禽獸送進監獄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