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8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七(2)

  我幾乎是斷然說:「我不是編故事!我為什麼要編這樣的故事來騙你們?吃飽了撐著嗎?不,這不可能,他們一定會犯案。現在沒抓住,等他們真的殘害那些姑娘時,你們跑斷腿都來不及,所有人都會追悔莫及!」我也不知怎麼的情緒有些激動,眼眶竟然濕了。老丁看著我,一時倒是沒說話。

  鄔遇的臉色徹底沉下來,他說:「明天。老丁,我請求你,再守一天。也許是出了什麼意外偏差,讓他們昨晚沒有動手。但他們絕不可能中止犯罪,他們馬上就會開始。請再守一個晚上!」

  ——

  我和鄔遇坐在警局附近的早點攤。天已經亮開了,街上多了熙熙攘攘的氣息。城市的輪廓明朗寧靜。早點攤人不多,除了我們,只有三兩個中學生。

  鄔遇又抽菸了,手搭在桌子邊緣,我問他要吃什麼喝什麼,他只淡淡應幾句。有點難以靠近的樣子。

  我把一碗熱餛飩端到他面前,他看我一眼,那目光是會叫女人心動的,也會叫女人心疼。他說:「你先吃。」

  我起身又端了碗過來說:「謙讓什麼,吃吧。」

  他把菸頭丟到地上踩熄,拿起筷子埋頭吃。還是我那修理工,吃得虎虎生風的男人味,沒有半點斯文作態。看著看著,我的心也變得柔軟,嘴裡的餛燉,不那麼澀了。

  是不是警局門口的早點攤必然實在,吃了半碗,我就飽了,有點為難。他早吃完了,見狀問:「吃不下了?」我默默點頭,他把我的碗拉過去,接著吃。我說:「喂,我吃過的,不好吧?」

  他終於笑了笑:「有什麼不好?你以為我會浪費糧食?」

  終於知道,當你徹底喜歡上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了。就是看他怎麼樣,在你眼中都是無邊勝景。看著他,再大的艱難,都遮不住你心中油然而生的那一股歡喜。我心中的沮喪漸漸一掃而空,忍不住笑了。

  等他吃完結帳,我只覺得兩個人身上都是暖暖的煙火氣息。被他握著的手,也是熱的。他已不再低落,也不沉默,英俊的眉目間是溫暖平靜的表情。他不知道這樣的自己,我有多愛惜。

  走了幾步,我扯住他的衣服,他回頭,我踮腳吻他。

  他一怔,畢竟我們身處鬧市,周圍全是人。我從未如此大膽。但今天我才不管呢,固執的閉眼吻他。他很快抱住我,幾乎將我的臉圈在臂膀中。

  身邊,陽光照亮,車在走,人在趕路。早點攤熱氣蒸騰,老闆在忙碌。幾個中學生或許在看我們。

  我覺得滿足。那感覺就像是,時間為我倆靜止了。這一刻,是我們所擁有的。

  鄔遇是在快到家時,接到電話的。來人聲音很急,也很謹慎,說:「鄔遇,我是市刑警隊的小張,我們昨天見過,是我接待的你們。這邊發現了些新情況,丁隊叫你馬上過來一趟。」那頭環境嘈雜,聲音也不太清晰。

  鄔遇立刻說:「好,我馬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