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2 章 舉目見蒼穹·鄔遇二十七(3)

  我低下頭,感覺到後腦和頸上,全是黏濕乾涸的液體。那是血。而我的雙手被繩索反綁在身後,綁在一把沉重的椅子上,雙腿也是一樣。

  黑暗中,忽然有人笑了一聲。

  我聽出了那聲音,是陳星見。他慢慢從陰暗中走了出來,臉上的傷口已包紮好,原本清秀的臉也變得扭曲,表情陰暗又興奮。

  他的手裡,有把雪亮鋒利的匕首,不斷把玩著。

  「鄔遇,清大高材生,現在本來應該在北京實習,不知怎麼,突然跑回了蘇州。你說你為什麼摻乎進我們的事情裡,還想抓我。可是沒想到,會被我們抓住吧?」

  我心頭一震,原有的猜測和不安,全都化為現實。以老丁的謹慎精明,絕不可能提前洩露消息,然而他們卻知道了我的存在,甚至今天的一切,都是個提前設置的陷阱。包括他們也沒有按原計畫去襲擊第一個受害者陳檸朦……

  寒意從我心頭升起,我抬起頭,問:「你們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陳星見笑了笑,說:「告訴你也沒關係,反正你永遠也走不出這裡了,像那些女孩一樣。也就是前幾天吧,很奇怪,當我和……他,決定行動,卻看到了一些很奇怪的畫面,完全就是像幻像一樣。」

  他猛地逼近,一把揪起我的衣領,說:「我看到那條巷子裡,你逼得我放手;也看到大學裡,自己滿身是血躺著,他是被迫對我開槍的,總不能兩個都廢了……你說,這一切,怪誰?鄔遇?多管閒事的鄔遇和譚皎?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就像知道我們內心,知道我們所有的計畫的兩個怪物!」

  聽他提到譚皎的名字,我的心狠狠抽了一下。但我忍耐著,自嘲地笑了。

  在我們這次醒來後,母親和鄔妙認為我們是幾天前來的,她們對未來15天發生的事,有了不可思議的印象。而老丁看到我,也有熟悉感,甚至對這起案件,有了某種強烈預感……

  所以,連他們竟然也預感到了嗎?

  時間的漩渦,那個從兩個方向逼近的時間交點,纏繞的時間線,波及到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了,包括兇手。我和譚皎以為能夠未卜先知,繼續設置圈套,結果反而被他們設下了陷阱。老天爺這次,狠狠地擺了我們一道。

  我跌進來了,譚皎呢?

  在我怔凝沉默時,陳星見似乎極不滿意我的反應,大概是並未如他想要的那般受挫。而後他又走近了,那把匕首,直接插入我的肩頭下方。我悶哼一聲,感覺到血肉隔離的痛楚。他得意地開始緩慢轉動匕首,而我止不住全身發抖。

  「呵呵……」他笑道,「現在,害怕了嗎?知道自己惹上什麼人了嗎?」

  「什麼人?」我喘息著笑了,「兩個……廢物。」我想起譚皎曾經說過的話,她對於精神病態連環殺手的種種評價和揣摩。突然間,傷口似乎不那麼痛了,那隱約的恐懼,也消散了,只剩平靜的蔑視。

  我說:「其實……你們膽小懦弱極了……只敢對女人下手……從那些陰暗骯髒的過程裡,獲得成就感……可事後,內心依然空虛一片,越掙扎……越墮落……可笑,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