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4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八(1)

  ————譚皎視角————

  我是真的非常害怕。

  透過窗,我看到翠綠的樹林,一點人聲都沒有,有鳥叫的聲音。山裡也許剛下過雨,樹葉看起來都是濕綠綠的,天空陰白,與城市裡的天氣都是截然不同的。

  那個人,把我帶到了哪裡?

  繁華的城市裡,他能把我迅速無聲地帶出,帶到這個看起來很偏僻的地方來,絕對是個縝密、細緻、果斷的人。

  這是間看起來乾淨整潔的小房子,從窗外雲的高度判斷,應該是在山腰偏下位置。房子很舊,桌椅破爛,也許荒廢已久。他們這種人,像老鼠也像貓,善於捕捉一切獵捕和逃竄的機會。

  一片寂靜中,我心中有些許自嘲——我還在分析別人,現在獵物可是我!

  我躺在一張光木板小床上,雙手都被繩索緊緊綁住,憑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解開。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周圍安靜極了,一切都好像很平靜,可恐懼卻像潮水一樣,從我光裸的腳趾開始蔓延,蔓延直小腿、大腿、腹部、胸口、脖子、頭皮……

  我突然想起鄔遇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那種事只有發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永遠沒有結束的那一天。

  我無法想像即將發生什麼,我充滿渴望,渴望奇蹟發生,鄔遇會來救我。可心裡卻隱隱知道,這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要怎麼找到我?拚命壓抑的恐懼和微弱得幾乎不可能卻又不死心的渴望,交織折磨著我的心。我拚命忍住不哭。不能哭,因為一哭,只怕更是那個人想看到的,他會更興奮,他會更快樂,我會更淒慘。

  只是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像這一刻,想要回家。想回我和修理工鄔遇平靜的生活裡,想回爸爸媽媽身邊。我突然體會到了,未來的鄔妙,還有那一個個遇害的女孩,在落入這樣的境地時,是怎樣無助而卑弱的感受。

  是那些人,那種人,他們用毫無人性的犯罪,凌虐、毀掉別人的感受。

  我的眼淚終於還是掉下來。

  像是等著這一刻,等待我的情緒崩潰,「吱呀」一聲小屋的門從外面打開,一個男人走進來。我的全身猛的一顫。

  陰天,背光,他戴了頂很闊的帽子,於是你根本看不清他的臉,只看到一個白皙的平淡無奇的下巴。臉上和脖子上隱隱有一片疤痕,但是根本看不清。從人群中你不會認出他的模樣。中等個頭,削瘦,結實,身上恍惚與陳星見有非常相似之處,但你又知道,他是另一個人。另一個更深沉更壞的人。

  他走近小床,依然是低著頭,看不清臉。忽然,他伸出手,我的涼鞋早被脫掉了。他摸了摸我的腳,一根腳趾一根腳趾地摸,動作很輕,近乎輕柔。卻令我從腳趾一直僵硬到大腿根。

  他摸了一會兒,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然後終於在床尾坐了下來。

  他不說話,我也不說話。窗外萬籟寂靜,連鳥都離開了。

  我的心忽然奇異地平靜下來。與其說是平靜,不如說是心中升起某種透著寒意的倔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