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6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八(3)

  他說:「其實……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人如果被攔腰砍斷,還能不能活。應該是能活的吧,你看我們看那些電視劇裡,被炸成兩段的人,還是能爬的。甚至還有人拍下了珍貴的照片。我們要不要試試看?過程可能會有點慢,你會比較痛。你可以放聲叫,這周圍沒人。實在聲音大了,我會堵住你的嘴。但是真的不會有人來救你。等鄔遇快死的時候,我就讓他來看看你的這個樣子,你覺得怎麼樣?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只剩一半趴在床上。你說他會是什麼感受?他會不會嚇跑?不過我向你保證,他也不會比你好到哪裡去。」

  我感覺到血液在每一根血脈中戰慄,我感覺到腰部那裡已經像是有一道涼氣,在不懷好意地環繞。我的眼淚終於止不住的流下來,全流到他的手掌上。我突然有很強烈的衝動,想要哀求他,痛苦哀求他饒過我,不要那樣對我。可我忍著,拚命忍著,我怕極了,恐懼令我幾乎窒息,我好害怕,鄔遇,我好害怕。

  阿遇,你在哪裡?是不是也在受苦?我該怎麼辦?

  我要掉進地獄了。從此掉進無邊黑暗的地獄裡。

  阿遇,我真的,好害怕。

  ……

  他移開手,可我已經看不清他的樣子了,因為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聽到自己的抽泣聲,在這空洞的房屋中。

  他走出木屋,說去取工具了。我哭著,一直哭著。他令我直面了心中最深的恐懼。我一直自詡聰明機靈,還曾熟讀犯罪學資料,我每次都躍躍欲試想和鄔遇一起抓住兇手。可原來,真的到了自己頭上,我和那些女孩,沒有什麼不同。他會毀了我,蹂躪我,而我除了恐懼,只有從此無法痊癒的傷口。

  過了一會兒,他回來了,動靜很大,拖了很大一個箱子。我猜他是把工具藏在這小屋後頭,或者直接放在車裡。

  我的淚水止住了。

  他拿著鋸子走到我面前,我發現他臉上戴了個面具,黑乎乎的,沒有任何圖案,像是要把五官都吞沒。我也清晰看到,他的耳後、脖子上的確有一片難看的疤痕。他跟我說第一句話開始,嗓音一直是沙啞的,不知是天生如此,還是刻意隱瞞。他在受害者面前暴露全部的慾望,卻也隱藏住真實的自己。

  我說:「就這麼害怕面對受害者?」

  他握著鋸子,說:「什麼?」

  我又說:「其實不會有什麼差別。」

  他看著我不說話,面具後的那雙眼,漆黑寧靜。

  我說:「不管你是否殺了我,肢解我,或者殺更多人,也不會有什麼差別。你的心中依然會空蕩蕩一片,你想要得到的,從未得到過;令你恐懼的,依然會是你的恐懼。沒有用的,可這條路一旦開始,你就停不下來了,再也沒辦法過正常生活了。最終你一定會被警察抓住,這輩子都毀了。你放下鋸子,一切還都來得及挽回,我沒有看到你的臉,也沒人看到你,認不出你。你還可以回到現在平靜安穩的生活裡。」

  他靜了一會兒,笑了,說:「這確實是我的第一次,如果不算上我模糊看到那些未來。可不試試怎麼知道?說實在的,你真的很特別,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我都不想殺你了,可是你既然表現得很瞭解我,好像知道什麼。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沒有辦法,這事兒我在心裡想了好多年,我已經出不來了。」

  他把鋸子,慢慢放下,夏日本來穿得就單薄,鋸子冰涼的齒尖,就落在我的皮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