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8 章 舉目見蒼穹·譚皎二十八(5)

  他們成了林中兩道追逐的影子。壯魚攥著我的手,攥得很緊。而我仿如大夢初醒,腳踩在地上,還有不真實的感覺。我懂得她的感受,現在……我只想去找鄔遇。可我的手機被那人拿走了,也不知道鄔遇在何方。

  我得救了,我沒有死。我還活生生的健全的站在這裡,被我的摯友從噩夢中救出。阿遇,如果你此刻,也在受苦,請一定堅持住,不要放棄。

  「砰」。

  尖銳的,突如其來的一個聲音。我恍然抬頭,一時間大腦竟有些遲滯,這個聲音……而壯魚也呆立著,傻傻看著。

  後面那個身影,倒在樹林裡。而前者一下子跑沒了影。

  那個是槍聲。

  似曾相識的一幕在我腦海裡閃過,某種巨大的悲痛,突然如同利爪般抓住我的心。不,沈時雁不能死!不能再次死去!

  壯魚已經鬆開我的手,朝沈時雁的方向狂奔而去。我腦子裡一片滾燙的空白,也緊緊跟著。

  壯魚不發一言,嘴角緊抿,我看到她眼中欲蓋彌彰的淚水。我只覺得心中乾涸一片。

  我們跑到沈時雁跟前,然後,看到地上的人動了動,手撐著地,又坐了起來。壯魚幾乎是整個人撲上去,抱著他問:「你有沒有事?有沒有事?」我看到沈時雁的臉色也是蒼白的,胸口一個槍眼,但沒有流血。他看著壯魚,只看著壯魚,說:「我穿了防彈衣……」

  他們倆緊緊抱在一起。

  我看著他們,又想哭,又想笑,就在這時,引擎聲遠遠傳來,那人已經伺機逃走了。

  ——

  我撥打鄔遇的電話,但回答一直是: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

  我放下壯魚的手機,看到壯魚朝我走來。而沈時雁在不遠的位置,一直在打電話,通知當地警方趕過來。

  壯魚的眼圈紅紅的,但眉目清明如昔。我們對視一眼,緊緊抱在一起。

  「大珠……」她說,「我真害怕,怕你出事……」

  「你們救了我的命啊……」我說,「不然我現在就成兩截了,你會看到我只剩上半身趴在床上跟你打招呼……」

  她揉了一下我的頭髮說:「你居然還開玩笑。」

  我問:「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壯魚說:「我們剛趕到鄔家,就知道你出門了。打電話已經不通,於是我只能打開相親相愛軟件……」

  我心頭一跳:「所以你看到了我在哪裡消失?」

  她點了點頭,說:「消失在這座山腳下,那個人應該是在那裡把你的手機丟了。沈時雁就說,我們必須馬上來,因為人剛走,還能找到一些蹤跡,譬如車轍印、丟掉的手機、腳印、行人目擊……一旦晚一步,說不定這些痕跡就消失了,更加難找。很幸運剛下過雨,車轍印清晰,還有兩個村民看到車開上了山……他一路找,我們就到了這裡。」

  她說得不緊不慢,我卻聽得驚心動魄。能被他們找到,真的是非常幸運。而這世上,也只有他倆聯手,能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