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2 章 月歸雲深處·譚皎三十二(3)

A- A+

  可我們也走到了盡頭,這個洞穴全是巖壁,再無出口。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那麼後來,我們這些人,又是從怎麼出去的?這個洞穴,應該就是最終的秘密之地。鄔遇說看到一層光膜什麼能量場消失,又說前面的迷宮很離奇。這個洞裡,到底藏著什麼力量?又會怎麼作用在我和鄔遇身上?作用在其他人身上?

  我仔細打量周圍每一寸土地,這裡的雪巖似乎比外頭更亮一些。有時候你甚至能看到某塊岩石表面閃耀著光,可當你走近,又找不到光的源頭,那束光又看不到了。有時候水裡也會有一段一段的光,可你湊近了看,也會發現什麼也沒有。劉雙雙還猜測:「說不定是某種發光的魚?」

  當時我和其他人一樣,看到這些細節,只覺得神奇,並未深想,也無從深想。

  ……

  直至後來的某個時刻,我明白了一切。才懂得,那些不是從什麼縫隙裡漏進來的光,也不是什麼神奇的小景象。光不會無緣無故消失,更不會無緣無故出現。

  只因為在這個洞穴裡,光,已不按照自然規律傳播行走。

  所以,時間也是。

  這裡就是造成我們時空倒流穿梭的源頭,只是我當時不懂,也暫時感覺不出罷了。

  ……

  我把所見的到周圍景觀,全都描繪給鄔遇聽。他沉默而專注,眉頭輕輕蹙起。顯然這個看似充滿生機,實則古怪封閉的洞穴,令他也很疑惑。

  「看這裡!」突然有人激動喊道,我抬頭望去,是周維,他指著頭頂上方,臉都漲紅了。其他人也都圍過去,抬頭望著,臉色全變了:興奮、懷疑、害怕、躍躍欲試。

  鄔遇已站起來,我說:「過去看看。」扶著他,踩過凹凸不平的岩層,也走過去。這是種奇特的體驗,我們走得有點慢,剛失去視力的他,只能像個孩子一樣,蹣跚嘗試,一直緊緊握著我的手。這叫我有點心疼,又滿心溫柔。

  「等你老了,我就這麼扶你。」我說。

  鄔遇卻說:「只怕是老頭經常要抱小老太太吧。」

  我偷偷笑了。

  我們終於和眾人走到一起,當我抬起頭,也大吃一驚,那是……

  那是,水嗎?

  我眼前所見,在扭曲的籐蔓和密密麻麻的岩層中,有大概兩米見方的一塊地方,跟其他地方都不同,薄薄的一層,像是雪巖,卻近乎透明。我想那裡一定十分薄,因為我們幾乎都可以看到上方的水波流動,甚至偶爾還有魚游過。還有光線閃動。之前鄔遇就跟我說過,他懷疑我一直在湖的底部。這令我此刻心中一動,難道,我們終於已經接近湖底了?只要能從這裡出去?

  我忙不迭地把眼前所見,敘述給鄔遇聽,他表情很靜,似在深思。旁人卻已按耐不住,言遠腦子轉得也很快,失聲道:「上面會不會就是湖?我們能出去了?」

  朱季蕊向來唯他馬首是瞻,露出驚訝又喜悅的表情。陳如瑛母女也抬頭看著,她們對於這種事是發表不出什麼意見的。朱宇童沉默凝視,但表情也動容。雖然是周維發現了這裡,他卻一臉焦急期待地看著劉雙雙,等待她的意見。劉雙雙也注視得非常認真嚴肅,然後點了點頭:「我也覺得上面像是湖底。可……水為什麼不會漏下來,看起來那麼薄一層……」

  鄔遇開口:「如果結構合適,張力合適,即使再薄一層岩石,也不是沒有可能,支撐住上方水的壓力。」

  ……我家男人又開啟學霸模式了。不過這次,連我大概也明白鄔遇的意思,以前綜藝節目裡不是還有人用紙裝很重的水呢,反正學霸的世界什麼都可能,迷宮都可以算出來……我們正常人類什麼都不懂,聽他的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