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章 六出奇計(3)

A- A+

  嗒嗒嗒嗒,木屐輕快地敲打著木廊,一路遠去了。

  公輸蛙卻坐在原地,久久不動。如此過了許久,他終似回過了心神,啐了一口:「果然還是不能收女弟子。煩人!煩死了煩死了,唉,我的心好煩……」一邊摸著心口,一邊往地下密室尋求安慰去了。

  謝長晏走出木廊,孟不離還等在路旁,低頭注視著一節欄杆,神色專注不知在想什麼。謝長晏拍了拍他的肩:「想什麼呢?」

  孟不離連忙收回視線,眼神有些窘迫、茫然,但很快又恢復成了專注,只不過這次專注的目標換作了她。

  「鶴公有沒有跟你說,如果計畫出錯,去哪裡碰頭?」

  孟不離搖頭。

  這可不像風小雅的性格啊。謝長晏心中琢磨,不過算了,她也有她的辦法。她朝孟不離一招手,索性就在木廊上坐下了。此處四面通風,毫無遮擋,藏不住人,自也不必擔心有人偷聽。畢竟,求魯館也不是鐵桶,誰知道有沒有謝繁漪的耳目。

  二人坐定,謝長晏拿出最新的玉京輿圖,問孟不離:「除了紫霄觀這條,你還知道別的可以進宮的密道嗎?」

  孟不離搖頭。

  「陛下沒有在約定的時間內出現,兩種可能:一,他逃走了;二,他被抓了。如果是第一種,他會想辦法主動聯繫我,而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現在在求魯館,等著就行。可如果是第二種,我們就不能一直乾等著,他需要我們的幫助。」

  謝長晏提筆畫了兩棵樹,然後就著第二棵樹開枝散葉。

  「想要入局,就要先弄清楚如今的局勢是什麼。謝繁漪、假陛下、長公主,他們一夥;鶴公、陛下、我們一夥。李范程袁商五族,誰在他們那邊,誰在我們這邊,誰在觀望能夠倒戈,誰是蛙老這樣兩不相幫的?你覺得這些,找誰問最快也最清楚?」

  孟不離想了想,眼睛一亮。

  謝長晏提筆在第二棵樹的枝幹上,畫出了一支如意。

  「沒錯,就是他。我現在只有你和外面不足百名千牛衛隊,他們還不見得多可靠。所以,只有你能做事。而如意,恰恰是個你勉強能抓到的棋子。只要我們想出一個令他們無法防範的辦法。」

  謝長晏說著,在如意旁的枝幹上畫了一匹馬,然後抬眸對孟不離一笑。

  薈蔚郡主跟方宛策馬走進天香坊,身後帶了幾名侍衛,在最大的萬熏閣前停了下來。

  薈蔚郡主自行下馬,然後扶著方宛下馬,露出頭疼之色道:「你自個兒進去挑吧,我在外頭等你。裡面那一屋子的香味,我聞不慣。」

  方宛歉然道:「我很快就出來。」

  「不急,挑到心儀的再走,省得再跑第二趟。」

  方宛進去後,薈蔚郡主便揉捏著時飲,噢不,現在叫酒酒的耳朵,笑道:「酒酒,來一壺?」

  酒酒用嘶鳴聲表達了歡喜。薈蔚郡主哈哈一笑,取了酒壺餵馬。

  一旁的侍衛有些擔憂:「郡主,這都第三壺了……」

  薈蔚郡主不滿地睨了他一眼,「怎麼,管著我喝不夠,還管我的馬喝多少?」

  「不敢不敢……」侍衛忙縮著腦袋退後了。

  薈蔚郡主「哼」了一聲,揉揉酒酒的鬃毛道:「看到沒,人活著多不自在。你也是,從小生在皇宮,出來就是名駒,蹄子沒長好就先釘上釘,跑再快也只能林子裡遛一遛……難怪你跟我一樣愛喝酒……」

  正在念叨,旁邊有個路人牽著一匹馬走了過去。

  薈蔚郡主的視線頓時被吸引了。

  馬很普通,但背上的馬鞍十分精緻,鞍花竟是用貝殼雕的,在玉京很是罕見。

  薈蔚郡主連忙叫道:「站住,那人,就你!」

  誰知牽馬之人回頭看到她,反而嚇了一跳,撒腿就跑。

  「喂!」薈蔚郡主連忙翻身上馬去追。等侍衛們反應過來時,她已追出很遠了。侍衛們連忙倉促跟上。

  薈蔚郡主騎馬,那人則是牽著馬跑,拐過兩條街後就被追上了。

  薈蔚郡主縱身跳到那人面前,扣住他的肩道:「跑什麼?我就想問問你,這馬鞍賣不賣?」

  那人哆哆嗦嗦,一臉恐懼。

  薈蔚郡主還在奇怪,上方突然罩下個大布袋,緊跟著後頸遭到重擊,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侍衛們追到時,巷子裡只剩下酒酒一匹馬在,再無其他。

  「郡主呢?」侍衛們大驚,而酒酒打了個酒嗝,噴出一片熏人的酒氣來。

  布袋被送上街旁悄然等待著的馬車。馬車是趁著長公主府的太監外出採買時灌醉了偷來的,上面帶著公主府的標記。

  而車內,侍女打扮的謝長晏已等待多時。她將布袋解開,看到裡面昏迷不醒的薈蔚郡主,心放下了一半:「長公主最多一刻鐘就會知道愛女失蹤。我們要快。出發。」

  戴著斗笠的孟不離點點頭,趕車前往皇宮。

  謝長晏有些不捨地從車窗看了小巷一眼:「我的時飲……」目光轉到薈蔚郡主臉上,笑著拍了拍她的臉,「搶了我的馬,就幫我做點事吧。」

  薈蔚郡主仍在昏迷。

  一刻鐘後,馬車終於抵達宮門前。門衛例行檢查,謝長晏掀簾罵道:「大膽!薈蔚郡主病了,急著入宮找太醫診治,還不快放行?」

  門衛們定睛一看,車內之人果是薈蔚郡主,正閉眼靠在侍女懷中,雙頰赤紅,看樣子病得不輕。

  門衛哪敢再攔,連忙放行。

  如此一路順利前行,專挑僻靜道走,倒也沒出什麼岔子,遇到守衛盤查,只要亮出薈蔚郡主的臉,無不乖乖放行。這讓謝長晏對如今長公主的權勢有了進一步的認知——以往長公主府的馬車,可是不能馳入宮的。

  眼看快到執明殿,如意的住處就在大殿西側的後院內,方便陛下隨時召喚。孟不離停下車,示意謝長晏等著,自己則幾個縱身,消失在了灌木叢中。

  謝長晏拿出沙漏,此時長公主應已知道女兒失蹤了,正派人全城搜尋,快的話一刻鐘內就會知道郡主入宮了。時間十分緊迫。

  正在算計,忽見宮女們擁簇著謝繁漪朝執明殿走來。

  謝長晏心中「咯噔」了一下。

  而謝繁漪行走中,也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停在殿前的馬車——偌大的廣場上就這麼一輛馬車大大咧咧地停著,想不注意也難——之前謝長晏的想法是越囂張跋扈越不會引起懷疑,畢竟,薈蔚郡主名聲在外。

  但如果那人是謝繁漪的話,必會看出端倪。比如,薈蔚郡主居然沒騎馬,而是破天荒地坐車;再比如,只有孤單單一輛馬車,居然沒有隨行的僕婢侍衛,而這會兒,連趕車的車伕都沒了……

  謝長晏拔下薈蔚郡主頭上的髮簪,抵在她脖子上,以防萬一。

  這時就聽見謝繁漪問道:「薈蔚郡主又來了?」

  一聲音答道:「是的,說是病了,進宮找太醫看看……」

  謝長晏咬牙,完了,這藉口肯定瞞不住三姐。薈蔚郡主若是病了,只有太醫紛紛趕去看她的份,哪用得著她自己進宮找太醫?

  謝長晏不由得緊盯著車簾縫,全身進入戒備中。

  誰知,謝繁漪聽了並未露出懷疑之色,而一旁的宮女們更是掩唇偷笑起來。一宮女道:「郡主每次都用這藉口進宮,總這麼咒自己好嗎?」

  另一名宮女道:「她來了,皇后怕是又要頭疼了……」

  「先不管她,總不會是什麼大事。」謝繁漪說罷,帶著眾人繼續朝執明殿走去。

  車中的謝長晏鬆了一大口氣,將髮簪從薈蔚郡主脖子上撤回,給她重新插上:「傻人多福,托你的福啦。」

  誰知就在這時,薈蔚郡主嚶嚀一聲,就要醒轉,謝長晏連忙以手為刀想再次將她打暈。結果手剛觸及肌膚,就被對方反扣住,一股內力針般扎進掌心,震得整條胳膊頓時失了力氣。

  薈蔚郡主翻身跳起,一下子就將她反壓在了榻上:「大膽!竟敢打本郡主!」

  謝長晏心中暗暗叫苦,薈蔚郡主的武功雖不怎麼樣,但也不是她能應付的。孟不離這次怎沒算好分寸,讓她提前醒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薈蔚郡主說著去扳她的臉,一見之下大吃一驚,「是你!」

  這聲尖叫實在太響,本已走過去的謝繁漪一行人立刻停了下來。

  謝繁漪回頭注視著幾丈外的馬車,疑惑道:「薈蔚郡主在車裡?」

  一名宮女當即小跑著上前,剛要掀簾查看,就被探頭出來的薈蔚郡主啐了一口:「幹嗎呢?滾!」

  小宮女被啐了一臉唾沫,忙不迭地捂臉歸隊了。

  謝繁漪打量著緊緊抓著車簾只露了一個腦袋在外的薈蔚郡主,起疑道:「郡主,車裡有別人?」

  車內被壓在榻上的謝長晏一顆心幾乎提到了嗓子眼。

  誰知薈蔚郡主卻瞪了謝繁漪一眼:「關你什麼事?」又冷笑,「皇帝表哥都不管我,你少對我管東管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