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成人

我人生從這個怪異的聖誕節開始偏離了正常的軌道。

吃完蛋糕後沒多久,我感到一陣強烈的倦意向我襲來。我想是因為最近一直沒有好好的休息,一放鬆下來就覺得特別的累。

看到我想睡的樣子,趙沂博體貼的接過了我正在收拾的碗筷。

「你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最近因為我們,你一直都沒有休息好。我和軒會把廚房、餐廳都收拾乾淨的。」

「好吧。」我已經快要睜不開眼睛了,只好讓雙生子收拾這一團亂,不然我恐怕會在睡夢中把碗碟都摔碎了。

我以為我至少可以堅持到回房間的,顯然我高估了自己,還沒有走到我住的客房,沉重的眼皮和混沌的思緒就讓我徹底投降了。我腿一軟,向地板倒去。

倒下前,我的最後一個想法是:真衰!

似乎有一雙溫熱的大手及時的拉住了我,是誰?不過我沒時間細想,黑暗已迅速向我襲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但神智還沒有完全清醒。奇怪,為什麼睡了一覺後身體更不舒服了?變得好僵硬,連手都抬不起來。

不過,很快我就感覺到,我的手抬不起來是因為有什麼東西纏在了我的手腕上,腳腕上似乎也被纏了起來。

我趕緊重重的朝自己的下唇咬了一口,疼痛使我感覺更清醒了一些。

我環顧四周。這是一間沒有窗子,只有一個小門可供認出入的房間。除了我身下躺的這張床之外這裡沒有其他的傢具,四周的牆上和天花板上鑲滿了鏡子。

最讓我感到驚惶的是我居然一絲不掛、四肢呈大字形綁縛在這張床上。

這是哪?是誰帶我來的?我不是在趙家過聖誕嗎?雙生子呢?他們還好吧?

害怕和對未來的惶恐,我忍不住哭了起來。我只是個18歲的平凡的大學生,我不想遭遇什麼可怕的事情。

門被打開了,我趕緊朝門口望去。希望是來救我的人,而不是來折磨我的人。

Good Luck!進來的人是雙生子。

「博、軒,我在這兒。」我高興的叫道。雖然他們會出現在這裡八成也是被壞人抓來的,而且他們還是沒什麼路用的小孩子,但在陌生未知的地方遇到熟悉的人總是讓人覺得安心。

雙生子來到床邊,但並沒有幫我解開綁在身上的繩索,而是站在床邊用一種極為放肆的眼光看著我赤裸的身體。

我惱怒害羞的紅了臉,雖然我一直把他們當親弟弟看,但也沒人會提供自己的裸體供弟弟研究啊。這兩個死小鬼,年紀小小就色膽包天。

「快幫我解開啊!」

「不!」雙生子中的一人回答。我無法分辯他是趙沂博還是趙沂軒,以前我能清楚的分辯他們是因為趙沂博臉上總是帶著親切和善的笑容,而趙沂軒總是表現的十分淡漠。

現在他們的臉上都帶著一種成年男人才有的深沉銳利,這讓我覺得陌生又害怕。

「為什麼?」害怕、委屈和被背叛的憤怒讓我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寶貝,你還沒有想清楚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嗎?」他們分別在左右兩側的床沿坐了下來,開始用手撫摸我潔白的乳房。

我忍住羞恥與憤怒,回憶起我「睡著」前所發生的事情。

蛋糕!?

「是你們?!你們在蛋糕裡下藥?!」我震驚了,這個發現讓我的臉瞬間變得蒼白,我幾乎因為這個發現而暈過去。

「是的,寶貝。」

他們的動作開始更加放肆了,兩隻大手幾乎同時伸向了我從未讓人碰觸過的私處,兩顆相似的頭顱也湊近柔軟的乳房開始吸吮起來。

「不……滾開……」

身體上傳來的異樣感覺讓我很快回過神來,我奮力扭動身體,想甩開他們。但四肢被繩索牢牢的綁縛住,我根本無法做到。淚水滑落的更急了。

我的動作似乎取悅了他們,他們手上、嘴上的力氣也開始加重

「為什麼?我對你們這麼好,把你們當親弟弟看……」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對我。

他們沒有回答我,但是離開了我的身體,直起身子。

我以為他們想通了,決定放過我了,不過看到他們的動作後,我的心徹底的涼了。他們離開我的身體只是為了脫掉他們身上的衣服。沒穿衣服的男女共處在一個房間會發生什麼?我不敢去想像。

很快他們脫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赤裸著身體爬上了床。

「不……不要這樣……這是犯法的……你們還小……快住手……」我開始瘋狂的掙扎。

不!不要發生這樣的事!

「我們一點都不小,要看看嗎?」充滿邪惡意味的話語在我耳邊想起。一條粗大的男性象徵毫無預警的出現在我眼前,並用前端輕輕的在我臉上磨蹭著。

我忿忿的扭過頭。不要臉!

事到如今,我知道他們是決不會放過我的,我放棄了掙扎,心裡突然湧起的絕望讓我恨不得立即去死。

咬舌能死嗎?

也許是看出了我求死的意念,雙生子停下了動作,其中一個人撫摸著我的臉,在我耳邊輕輕的說:「如果你敢自殺,我會要你們全家陪葬。你應該知道,以趙家的權勢是做得到的。」

我睜開眼睛,透過淚水看著眼前這張熟悉又陌生的臉龐。從他狠厲的眼中,我知道他不是說著玩的,他會實現它。淚水滑出眼眶,我垂下視線注視著他胸前的鎖片,從他身上掛著的白金鎖片上的字,我認出了他是趙沂博。

不,他不是趙沂博,我認識的趙沂博是個親切又體貼的好孩子,不是這個眼前一身邪氣的男人。

我靜靜的盯著他胸前的鎖片,那是我親手給他帶上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