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成人

「我錯了………我下次不敢了……」他們暴怒陰狠的臉色讓我害怕極了。我怕他們在我身上實施什麼恐怖殘暴的懲罰,也怕他們遷怒我無辜的家人。我顧不得自尊,俯下身子跪在水中,哀求著他們。

他們低頭俯視著我,殘酷陰毒的目光像蛇一樣緊緊的纏住我。

「是的,你不會再有膽量做出這樣的事了。」抬起我的下顎,趙沂博向我露出一個沒有笑意的殘忍笑容。

他的大手來到我的脖子,輕柔的來回撫摸,但這輕柔的動作帶給我的確實無比的恐懼。

突然,他的手掐住我細弱的頸項,並開始用力。

我頸部傳來緊繃的痛感,血液似乎在一瞬間都衝向了我的頭部,我的眼前開始發黑,缺氧的感覺迫使我張開嘴大口呼吸。可是我不敢甩開那只緊緊扼住我脖子的大手。

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因為缺氧而暈過去的時候,他鬆開了手。死裡逃生的感覺讓我忍不住低低啜泣了起來。

他的大手游移到了我的頸後,撫玩著我柔軟的長髮。

「寶貝,你還敢這樣做嗎?」他溫柔的問。

咽喉出火燒一般的感覺讓我無法說出話來,我淚眼迷濛的用力搖頭。我不敢了!我真的害怕了!

不過我的回答並沒有令他滿意,他的大手猛然收緊,緊緊揪住我的長髮。頭皮上傳來的突如其來的痛楚使我的淚水流的更急了。

「我不……不敢了……饒了我……」

「博,對待女孩子不要這麼粗魯。」趙沂軒拉開趙沂博殘忍的大手,從他的手裡解救了我可憐的頭髮。

我把感激哀求的目光投向他,希望他能幫幫我。他溫柔的把我拉起來,抱我一起靠坐到了浴缸邊緣。大手輕輕的在我的背後拍撫著,安慰著我。

「你怎麼這麼傻?你總是在找機會結束自己的生命,可你知道死亡的感覺嗎?死亡其實是很痛苦。溺水死亡的感覺尤其難以忍受。」他溫柔的在我耳邊低語,溫暖的唇慢慢吻去我臉上晶瑩的淚珠。

得到溫柔的安慰,所有的委屈、痛苦、害怕都同時湧出,我靠在他寬闊的懷中大聲的哭泣著。

他的拍撫安慰我的大手慢慢的順著我的脊背爬上,在我的腦後輕輕梳理著我散亂的長髮。

他的大手慢慢的縮進用力,我的頭部已經牢牢的固定在了他的手中,無法隨意移動。

感受到他大手上傳來的力度,一種危機感又在我心底升起。

可我還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掌握我的大手就用力的將我的頭部按進了水中。突然發生的一切讓我沒有及時屏住呼吸,溫熱的水隨著我的呼吸進入我的氣管。火辣痛苦的感覺讓我張開嘴想要尖叫,但水立刻毫不留情充滿我的口腔,進入我的咽喉。

死亡的恐懼和劇烈的痛苦再次湧上。

我忍不住開始劇烈的掙扎,我扭動頭部想要擺脫腦後掌控著我的大手,但我微弱的反抗根本無法與他加注在我腦後的力度相抗衡。我慌亂的揮動雙臂,拍打水面,想抓住點什麼……意識漸漸的離我遠去,我的掙扎越來越沒有力氣……

黑暗向我再次襲來,我即將向它臣服……

突然,那隻大手用力的把我從水中抓起。空氣再次充滿我的肺部,進過水鼻腔和咽喉都傳來火燒般的疼痛,我劇烈的嗆咳起來,痛苦中眼淚從眼睛中大量的湧出,模糊了我的視線。

一會兒後,我的呼吸漸漸平穩,但仍止不住咳嗽。趙沂軒再次握住我的頭部,殘忍的將我按入水中。

…………

我虛軟的倒在浴室冰冷的地磚上,痛苦的喘息著。我的身體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喉嚨深處、鼻腔、肺部都傳來要爆炸的疼痛,眼前一片黑霧。

我怎麼會以為趙沂軒會是好人呢?我真傻!

「得到教訓了嗎?」趙沂軒用腳挑起我的臉,冰冷的問。

我點了下頭,這個輕微的動作幾乎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

他是一個殘忍的惡魔!我不知道被他重複按入水中多少次,每次當我覺得我就要死了的時候,他又會將我從水中撈起,在欣賞我痛苦的喘息哭泣後,在享受我卑微而又悲慘的哀求後,有再次將我按入水中。

在一次次的折磨奪去了我所有的思維和體力後,這殘忍的一切終於結束了,他似乎覺得終於玩夠了,他將我撈出水中,重重的扔在冰冷的地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