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成人

鳳凰花開放的時候我穿上了學士服,從T大資訊息畢業了。我考上了T大的研究所,未來還會在這裡渡過三年的時間。

我沒有選擇就業,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想上班,就只能到趙氏去,那樣我會一點喘息的時間和空間都沒有,所以我選擇了繼續讀書。經過這些事情後,我已經沒有了唸書的熱情和動力,或者應該說我已經失去了對未來的嚮往和憧憬,但我還是努力的考上了研究所。

趙沂博說如果我想進入T大研究所繼續唸書,可以不必參加考試,趙氏每年為T大捐贈的大量經費足以讓我免試入學。但是我拒絕了,我並不是想測驗一下自己的實力,或是冠冕堂皇的說我要堂堂正正的做事,只是不想習慣於特權所帶來好處,因為總有一天我會回歸平凡,我不想體會生活的過大落差。

研究所的同學中大多數都是熟悉的老面孔,只有幾個從其它學校考入的人。雖然是大多是同學四年的熟人,但我和他們並沒有什麼交情,唯一和我要好的夏美薇一畢業就嫁給了一個美國人,移民到美國去了。在這些生面孔中,我意外的發現了一個特殊的人——顏水琳,那個差點和趙沂軒定婚的女孩,她居然也進入了T大,希望不是衝著我來的。

「嗨,還記得我嗎?」她主動和我打招呼。

「嗯。」我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身體朝後移動著。雖然她表現的很和善,但是我還是覺得怕怕的,一個女人在訂婚宴當天當著眾多賓客的面被未婚夫拋棄,不可能一點都不在意吧。而現在她卻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和傳說中的第三者、狐狸精拉關係,不能不讓人猜測她是不是有什麼陰謀。說不定等我沒有防備的時候,她就會拿出一瓶濃硫酸朝我潑來,然後仰天長笑的欣賞我的慘狀。

「你別怕我。我不是來找你算帳的。」她趕緊解釋,「其實我還要感謝你,要不是你,我就要和趙沂軒那個冷冰冰的傢伙訂婚了。」

我有點意外的看著她。原來她也並不想和趙沂軒定婚啊?更令我意外的是她豪爽大方的態度,千金小姐會有這麼坦誠大方的性格不得不讓人意外。

「那天在訂婚宴上,你看起來好漂亮哦,把我們這兩個准新娘的風采都搶光了呢。」回想起那天訂婚宴會上的場景,她笑瞇瞇的。

我的確是強光了她們兩個准新娘的風采,但卻不是因為那天我的裝扮有多麼的明艷動人,而是因為我和兩位准新郎間曖昧的情感糾葛。我自嘲的想。

「我可是為了你才特意考進T大的呢。」她似真似假的說道。

看著她眼中深高莫測的光芒,我突然有一種危機感升起,似乎我是一隻被獅子盯上的可憐羚羊。

我趕緊找了個借口躲開了。拜託上天,千萬不要在我的生活中再安排什麼危險、難對付的人了,我已經無法再承受更多磨難了。

「明天就是週末了,我們去嘉義玩吧,順便你也可以回家看看。」晚餐的時候,趙沂博突然說。

「噗……」我一口將嘴裡還沒有來得及嚥下的湯噴了出來,全部噴到了坐在我正對面的趙沂軒臉上。

「哈哈~~」看著趙沂軒一臉狼狽的樣子,趙沂博哈哈大笑起來。趙沂軒神情陰鬱的瞪了他一眼,起身到浴室去整理身上、臉上的湯漬去了。

我沒功夫去理會我在他身上留下在災難痕跡,緊張的看著趙沂博,想知道他到底又在打什麼主意。

「如果我說不想去,你們會怎麼做?」

「你不想去啊?那就太可惜了。那只有我和軒一起去你家拜訪一下你的爸媽,替你這個久未回家的不孝女盡一下為人子女應盡的義務啦。」他故作可惜看著我。

去見我的父母才是他們去嘉義的主要目的吧。可是他們見我父母是為了什麼?我胡亂的猜想著,但大多是一些不好的方面。

我已經有三年的時間沒有回過家了,以他們對我緊迫盯人的態度是絕不可能放我一人單獨回家住幾天的,而我不願意我父母知道他們的存在,所以沒到寒暑假我總是找一些理由留在台北。

我老媽已經多次打電話來抱怨了,什麼「女孩子一大心就野了、留也留不住了」、「女生外向」都是她常掛在嘴上的話。

我的心裡覺得愧疚極了。小弟今年也考上台南的A大,也要離家去上學了,家裡就只剩下他們夫妻兩個了,他們應該會覺得很寂寞吧。

我想回家去看看他們。

「你們必須得答應我,到我家裡不准亂說話,不准把我們之間得關係告訴我爸媽。」我要求道。如果要是讓我爸媽知道我在台北和男人同居,亂搞男女關係,而且是同時和兄弟兩人發生不倫關係,他們一定會打死我的。

「好吧。」他同意了。

我放下心來,準備回家去探望父母了。

但我放心的太快了,狼對羊說的話怎麼能相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