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 

成人

顏伯年的話讓我思考了好幾天。在一番深刻的思考後,我決定回台北。我是愛雙胞胎的,也許我是有一些恨他們,但如果有一天我和他們徹底的成為了陌路人,我會感到痛,一種把什麼重要的東西從身體裡剝離的痛。

但是,老天總是不站在我的一邊。在我還沒有來得及動身的時候,他們就找到了我。讓我連投案自首、獲得減刑的機會都沒有。

「你再次背叛了我們對你的信任。」趙沂博抓在我肩上的大手幾乎要捏碎我的骨頭。

「不……我正準備回去……」我痛苦的說。

「是,你正準備回去,因為我們找來了。」他完全不相信我。

「不是……」就在我以為肩膀就要因為他的粗暴動作而骨折時,他的大手突然被拉開了。

「這不是對待女孩子的態度吧。」顏伯年站在一旁冷冷的說。

「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不用你來多管。」趙沂博重重的甩掉顏伯年拉著他的手。

「如果這就是你對待愛人的態度,我並不意外她為什麼會三番兩次的逃離你了。」顏伯年毫不退讓的繼續說。

「我們走吧。我的東西已經收拾好了。」看見趙沂博的眼中冒出嗜血的光芒,我趕緊打斷他們的對峙。

看著我臉上焦急害怕的神情,趙沂博勉強壓住了怒火。我趕緊跑回小診所,拿起已經收拾好的東西和他們離開。

「如果你愛她,就想辦法留住她的心,否則總與一天她會真的離開你,而你不會永遠都能找到她。」在車子駛離之前,顏伯年再次說出忠告。

「顏伯年,如果你有功夫在這裡管別人的閒事,不如回家去幫幫你的父親處理你們家的一團亂吧。」趙沂博轉頭警告這他。原來他也早就認出醫生就是顏家的長子了。

車子再次飛快的駛離了這個小村莊。而我的心裡充滿了惶恐,趙沂博語氣中深沉的傷痛和似乎要毀滅一切的衝動讓我的心裡再次充滿不好的預感。

台北趙家大宅裡,我的父母和小弟都在等我,看到我們回來,他們擔心又生氣的迎上前來。

「你這個死丫頭,總是讓人操心。你怎麼會在婚禮前夕離家出走?你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老媽生氣的用手指不停的戳我的腦袋。

「我只是出去散散心,不是離家出走。」我趕緊討饒,「而且我也正準備回來了。」

「都要結婚了,你跑出去散什麼心啊?」老媽還是十分的生氣。

「伯母,青夏剛回來,讓她去休息一下吧。明天還要舉行結婚典禮。」趙沂博微笑著打斷老媽對我的指責,但臉上的微笑十分的僵硬,而一隻留在趙家陪伴我父母的趙沂軒臉上更是一片鐵青。

我知道這回我徹底完了。他們已經氣的連基本的偽裝都無法保持了。他們性格中可怕的毀滅性將會毀了我,也毀了他們。

第二天,婚禮準時舉行。這場婚禮比原先預定的時間提早了一個星期。但是準備的並不倉促,仍然盛大而隆重。

我在一些不認識的人的擺佈下完成了我人生中在重要的儀式。

婚禮上出席的大多是一些我不認識的政商要人,令我以外的是我居然沒有看到顏水琳的出席。她既是我最好的朋友,又是絕世船業的副總經理,她怎麼會沒有出席?

我想起趙沂博對顏伯年所說過的話,心裡頓時一驚。他們不會把矛頭指向了顏家吧?顏水琳並沒有幫助我逃跑啊。

我焦急想詢問他們是不是真的對顏家做了什麼,但他們都在和賓客交談著,雖然目光時時注意著我,但並沒有主動理會我。

宴會終於結束了。我爸媽和小弟被送到了趙氏旗下的酒店中休息。而我在休息室中換下了累贅的新娘禮服後,和他們一起回到了趙家。

一場來勢洶洶的風暴正在這裡等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