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2 章 腐心蝕骨

輕水拉住落十一:「怎麼樣?還是不准人去看她麼!怎麼辦?她傷的那麼重!會不會死啊?」一抹眼睛哭了起來。

朽木清流拍拍她的肩:「別著急,尊上既然救了她就肯定不會讓她死的。」

「可是朔風也不見了!他和千骨一起失蹤的!到底人到哪裡去了!他最冷靜最有主意了!要是他在,說不定有什麼辦法!!」

落十一眼中閃過一抹悲痛,皺起眉頭猶豫了下是不是應該告訴她。

「我剛施法找過了,沒有任何地方有朔風的氣息,驗生石也沒有反應,朔風他……應該已經死了。」

輕水一聽再次暈了過去。

歷經幾天的大戰,眾人皆疲憊不堪。圓月初上,夜色再次籠罩大地。只是長留山仍不平靜,雲隱幾次想求見白子畫未果,皆以身體不適為由被回絕。只是讓人傳話給他,只要一日花千骨未被逐出師門,她便還是長留之人,應受長留監管,休想將她帶回茅山。

更深,摩嚴門前悄然無聲的站了一人,低沉著聲音道:「師祖,弟子霓漫天求見。」

摩嚴黑暗中睜開眼,猶如琥珀發出金光,十分駭人。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要緊事想要即刻稟告師祖。」霓漫天壯著膽子說,心底對這嚴厲的世尊還是有幾分敬畏和害怕的。

「進來吧。」摩嚴指一彈,掌上了燈。

霓漫天推門而入,恭謹的跪拜下去:「對不起,這麼晚還打擾師祖休息。」

「有什麼事快說。」

「敢問師祖,小師叔之事今後要如何處置?」

「你是說花千骨?」

「正是。」

「哼,該如何處置還輪不到我做主,那是人家的徒弟,有人插手他可是不高興的很呢!」摩嚴為這事正在氣頭上。

霓漫天嘴角微微露出笑意:「師祖息怒,尊上他一向待人慈悲為懷,何況是自己一手教出來的徒弟,難捨之情難免。」

摩嚴一聽更是火冒三丈,厲聲斥責:「他再慈悲也用不著拿自己的半條命去換那丫頭的命!現在弄成這個樣子!」免了那丫頭的罪也便罷了,偏偏還逞強非要替她受了那麼多根銷魂釘。自身都難保了,還硬撐著去給那丫頭療傷!

霓漫天心下一黯,轉念想,上誅仙柱的若是自己,落十一怕只是冷著臉不聞不問吧。一時間,心頭更恨。她花千骨何德何能,憑什麼落十一,還有全天下的人都對她那麼好,為了她連命也不要。本以為這一次,她總算可以從她眼前徹底消失了,再也沒人來和她爭和她比。卻又被尊上救下,依舊留在長留山。

「這事,就這樣結束了麼?」

「不然還想怎樣!」摩嚴心頭有氣,可是白子畫從來都是如此,什麼都聽摩嚴的,因為他無欲無求,什麼事對他而言都無所謂。可是若他主意已定,天下間沒任何人能勸得回。

「弟子……弟子有一事稟報,但是不知該不該說,也不知如何說。」

「你盡管說好了,別吞吞吐吐的,沒人會責罰你。」

霓漫天低頭露出詭異一笑:「此事關系重大,請師祖跟我來。」

摩嚴和她二人下了貪婪殿,直接到了天牢之中,往最底層走去。

因為天牢主要靠法術守護,所以除了門口有兩個弟子,基本上沒有其他守衛。最底層因為花千骨的關押之後又加派了兩名弟子。

「參見世尊!」兩個弟子見他深夜到來,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摩嚴看向霓漫天,她想讓他來見花千骨?

霓漫天點點頭:「我們要進去,開門。」

兩個弟子又跪又拜,漲得兩臉彤紅,為難道:「尊上有命,任何人都不准進去探望。」

摩嚴瞇起眼睛:「連我也不行?」

兩個弟子哭喪著臉:「特別是世尊,尊上特意交代過,世尊若來立刻通知他。」

摩嚴一聽大怒,他越來越過分了。就在這時霓漫天揚手飛快兩下,便把兩弟子打暈了。從他們身上掏出鑰匙打開了牢門。

「師祖請。」霓漫天恭敬的彎下腰。摩嚴凝眉看了她一眼不說話,拂袖繼續往下層走去。

二人進入關押花千骨的牢中,四面封閉,暗無天日。花千骨傷得太重,躺在角落裡,依舊昏迷不醒。

摩嚴俯視她周身,不由心頭一驚,她半點仙力都沒有了,比凡人都不如,可是斷掉的筋脈居然還可以重新開始愈合,骨肉也在再生之中。白子畫到底又耗了多少內力為她治療,又拿了多少靈丹妙藥給她吃過了。這孽徒,就真的叫他這麼打緊?心頭不由又是一陣火起。

霓漫天一看也是愣了愣,沒想到經如此大劫,她居然都還能逢凶化吉?不甘和惱怒更堅定了她的決心。

「你想和我說什麼?就是關於這孽徒的事麼?」

霓漫天點了點頭,心下一狠。施了咒術不讓我說又怎樣,我自有辦法讓人知道。突然出懷裡取出了一個銀瓶,打開了呈到摩嚴面前。

「師祖請看,這是絕情池的水,沒有和其他水混合稀釋過,是弟子親自到絕情殿上古神獸的雕塑口中接來的。」

摩嚴斜她一眼,她心下微微一虛,的確她趁著絕情殿無人之時偷偷溜了上去,不過已顧不得那麼多了。

「那又如何?」摩嚴此時懶得追究。

卻見霓漫天走了兩步到花千骨跟前。花千骨迷蒙中感覺到有人向自己靠近,還不知大禍已臨頭,掙扎著想要睜開眼睛,師父?是師父麼?

霓漫天頓了頓,嘴角揚起一絲殘酷的冷笑。銀瓶一傾,整整一瓶絕情池的水便往她臉上和身上倒了下去。

「啊——」

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在牢房裡久久回蕩著,伴隨著仿佛硫酸一類腐蝕性液體侵蝕皮膚時發出的「滋滋」聲,就好像把肉放在燒紅的鐵板上烙,叫人聽得心驚膽寒。

霓漫天也嚇到了,不敢想象她對絕情池水的反應竟會大到了這種程度,銀瓶從手中啪的掉落在地上,她驚恐萬分的退了幾步。

摩嚴也愣住了,立馬反應過來,施法牢牢將周圍封鎖屏蔽起來,否則若是不小心被白子畫或是他人知微探到了……

就在幾乎同時,白子畫、東方彧卿、殺阡陌、軒轅朗、糖寶還有南無月同時感覺到了異樣和不詳,睜開了眼睛。一眨眼,卻再什麼也感覺不到了。

花千骨從迷糊的睡夢中驚醒過來,疼的在地上胡亂翻滾。可是她幾乎連抬起手來捂住臉的動作都做不到。

疼啊,好疼,比銷魂釘釘入她身體更加疼痛過萬倍。整個皮膚連同血肉都仿佛被剮爛了一般,和絕情水發生劇烈的反應,冒著大顆大顆如同蛤蟆一樣的惡心翻騰的氣泡,然後繼續往更深處腐蝕,脖子上淋得較嚴重之處,鎖骨都暴露在外,皮肉全部爛掉。

她痛得慘叫連連,在地上左右翻滾,身子縮成一團,不斷抽搐顫抖,那恐怖的場面連摩嚴都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

情念竟然深到如此地步了麼?還好只是潑了些絕情水上去,若是扔進三生池裡,怕是腐蝕到骨頭都不剩一點渣了。

花千骨痛得幾度昏過去,又幾度被痛醒。光是身體也便罷了,還有心也是猶如被千刀萬剮一般。她知道這是絕情池的水,她太清楚這種感覺了!若不是一日在絕情殿與糖寶戲耍之時她無意中被濺了兩滴水,疼得她要命,懵懵懂懂的她也不會剎那驚覺原來自己對師父有的不僅僅是師徒之情。

從那以後她忌憚絕情池水如同鬼怪,半點都不敢碰。而只要是三生池水腐蝕的傷痕,永遠都沒辦法褪去。和一般的傷疤顏色不同,絕情池水是鮮艷的紅色,貪婪池水是青色,銷魂池水是紫色。她從來都將自己臂上濺的那兩滴絕情池水留下的紅色傷痕藏的好好的,生怕被人發現。

可是如今,誰?誰又在她身上潑了絕情池的水?

身體和心的那種錐心刻骨的疼痛,她一輩子都忘不掉,可是此刻大腦卻無比清晰,每根神經都在爭先恐後的傳達著這種絕望與疼痛。

她身邊有兩個人,是誰?到底是誰?她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可是整張臉都已經在絕情池的腐蝕下爛掉,再看不出五官。眼睛雖然閉著,依舊有液體微微滲入,侵蝕著她的眼膜。

疼……只有疼……

她蜷縮成一團,嗚嗚低咽起來,猶如鬼哭,霓漫天和摩嚴皆是寒毛樹立。

「師父……師父……師父……」她每叫他一聲,每想他一分,就更多一分疼痛。顫抖而顯得分外淒厲詭異的哭聲讓摩嚴也退了兩步。

她竟然?

望向霓漫天,霓漫天面色蒼白,惶恐不安的點了點頭。

摩嚴長歎一聲,再看不下去如此慘狀,推門走了出去,站定慢慢平復心神。

她竟然愛上了白子畫?!她竟然愛上了自己的師父?!果然是孽障!果然是孽障!

霓漫天也搖搖晃晃的推門出來,再也受不住,蹲在一旁干嘔起來。她也害怕絕情池水,碰到也會疼痛,可是卻沒像花千骨腐蝕嚴重成這個樣子,又殘酷又惡心。

「你帶我來就是想讓我知道這個?花千骨背德逆倫,愛上了她師父?」

霓漫天不回答,她被施了咒術仍舊不能說,於是這才想了這麼個辦法以行動讓摩嚴自己明白。

摩嚴卻是並不知道這些的,只是覺得這女子明明直接跟他說叫他查明就可以,卻拐了如此大彎,用了如此可怖的手段讓他明了,實在是有夠殘忍和心狠手辣,不由得多了一份厭惡。他雖從來都不待見花千骨,更憎恨她帶給白子畫太多麻煩,那麼多年,卻究竟是看著她長大的,多少還是有些情分。

只是如今,卻讓他知道她居然愛白子畫到了這個份上,無論如何再留她不得,否則必成大患。

「子畫知道這個事情麼?」

霓漫天搖搖頭:「應該不知道,否則以尊上的性格應該早就不會再留她在身邊了。」

摩嚴長歎一聲:「給她個痛快吧。」聽著牢房裡一聲比一聲淒慘的喚著師父,他的心也不由得揪了起來。

霓漫天一聽要殺她,本來應該歡喜雀躍的心此刻卻微微有些不忍了,或許是自己那一瓶水潑下的結局超出了她所預期的慘烈,不由得微微生出一絲愧疚來。

「師祖,若她就這麼死了,到時候尊上追問起來該如何交代?」

「哼,我就說是我殺了,他還想怎樣?」

「尊上是不會為了這麼她與師祖鬧翻,但是師祖也知道尊上的脾氣,若只為了一個花千骨,傷了師祖和尊上二人的感情就太不值得了。還是從長計議比較好……」

摩嚴皺眉想了片刻,的確,白子畫寧願為了她受六十四根銷魂釘,就知道這個徒兒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可小視的。這一切都太出乎他預料了,若是花千骨再慘死,還指不定他會有什麼反應,沒必要拿二人關系冒險。但是花千骨,也的確再留不得……

他向外走去,狠了狠心,殺了裡面和外面守衛的四名弟子,然後將囚禁中的殺阡陌和軒轅朗再次打成重傷,喂了劇毒。送出長留山,將昏迷中的二人交還春秋不敗和烈行雲,勒令妖魔和人界立刻退兵。見二君傷重至此,他們只能無可奈何的連夜撤去,急著為二人療傷。

都說白子畫六界難逢敵手,卻無人知道從未放手與人一戰的世尊摩嚴,到底厲害到何種程度。

將一切事交代布置好,他自顧回了貪婪殿。

霓漫天依舊在天牢之中,完成摩嚴最後交代的。只是知道花千骨一向福大命大,自己如今害她成了這個樣子,卻又沒斬草除根,總有一天會不會遭到報復?

絕情池水的腐蝕終於停止了,花千骨整個身體和臉都已經面目全非,不見五官,只有大塊大塊鮮紅色的爛肉,就是丟在白子畫面前,他也不一定認得出來。

霓漫天又是一陣想吐,撇過頭去,慢慢向她靠近。

「誰?為什麼要害我?」花千骨有氣無力的攤在地上,像砧板上一條剔了鱗片,血肉模糊,任人宰割的死魚。

「沒有人害你。這絕情池水在平常人身上和普通的水沒有兩樣,是你自己心裡有鬼,害了你自己!」霓漫天爭辯道,仿佛這樣能讓自己心裡好受一些。

花千骨苦笑一聲:「早該想到是你,如此恨我,想置我於死地,又能在天牢裡來去自如……還有一個是誰?」

突然想到什麼,她心裡湧起巨大的恐懼。

霓漫天看她可憐又可悲的模樣突然覺得有些好笑,蹲下身去。

「你說呢?你以為你讓那臭書生如此對我,我便沒辦法將你的丑事告知於人了麼?」

花千骨渾身又開始顫抖起來,不知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驚恐。

「你……」

「剛剛來人是尊上哦,我雖然沒辦法向他稟明實情,於是特意將他請到牢裡,看到你受三生池水刑,一面打滾一面哭喊著師父師父的,相信傻子都知道你在想什麼了吧?」

花千骨腦中轟的一響,什麼也聽不到了。她如此辛苦的隱瞞了那麼久,終究還是全露餡了麼?師父看到這一幕,該是怎樣嫌棄她了?

「尊上可是大發雷霆哦,怎麼都想不到自己疼愛的弟子,竟然會對自己存了如此卑鄙齷齪又可恥的心思,一個勁的後悔怎麼就沒有逐你出師門,留你在世上苟延殘喘。」

一個字一個字的狠狠剮著花千骨的心,那種絕望將她凍成了萬古寒冰。

毫不猶豫的挑斷她渾身筋脈讓她成為廢人,又眼睜睜的看著她受絕情池水刑。師父對她的失望和憤恨一定到了極致,才會殘酷狠心至此吧?

曾經千百萬次想象過如果師父知道了她對他的愛慕會如何懲罰她,厭惡她,卻沒想到竟會慘烈到如此地步。

仿佛沙石在她血肉模糊的心上滾動一般,疼得她欲生欲死。絕望心灰中,卻又隱隱有一絲釋懷。終於再也不用再瞞著他了……

「他想如何處置我?」事到如今,她早已生意全無。如果師父真還對他有一絲師徒情分的話,死,是她唯一的解脫了。

霓漫天喜歡看她絕望的樣子,比她受刑更加叫她開心。只是為確保萬一,她不得不再狠心一次。

撿起地上的銀瓶,再次將剩下的一點絕情池水倒入她口中,點穴逼她喝了下去。她不是用咒術控制了她的舌頭讓她不能說麼,她就叫她永世都開不了口!

花千骨的喉嚨受到絕情水的劇烈腐蝕,這次疼得連慘叫都發不出來了,只有一陣嗚嗚隆隆的怪異恐怖的沙啞聲,像野獸的低聲嗚咽。

看到她成了瞎子又成了啞巴,霓漫天總算微微放下心來。她應該感激她的,若不是她在世尊面前替她求情,她早就小命不保了。

「尊上說,他再也不想要看見你,但是畢竟多年師徒一場,饒你一條賤命!即刻起將你發至蠻荒,永不召回!」

花千骨陷入永恆的黑暗中,心慢慢向下沉去,什麼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殺阡陌等人逃脫,並劫走罪徒花千骨之事驚動了整個長留山。白子畫醒來,聽了這個事情,面無表情的咳了口血,又昏昏睡了過去。

落十一和輕水等人倒是顯得松了口氣,如果是殺阡陌的話,定會好好待小骨的。總比一直被關在不見天日的牢裡強。

只有東方彧卿,始終眉頭不展。

不對,哪裡不對,但是不管他怎麼測怎麼算怎麼找,都發現不了破綻,一個比他強大太多的力量,似乎將一切都牢牢遮蓋住了。花千骨雖沒死,但是以他的力量居然都完全探測不出她的大致方位。

一定出什麼事了……他心裡滿是不詳與擔憂,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找到殺阡陌,還有保護好糖寶和南無月。

更深,摩嚴門前又悄然無聲的站了一人,低沉著聲音道:「師祖,弟子有要事求見。」

摩嚴皺眉,最近怎生這般事多。

「進來吧。」

來人戰戰兢兢的推門而入,神色惶恐,惴惴不安,摩嚴一看,卻是弟子李蒙。

「有什麼事?」

李蒙撲通一下跪倒在地:「弟子有一事……不知當說不當說……」他左顧右盼,樣子十分為難。

「別吞吞吐吐的,有話快說。」

「是……」

李蒙這才將那一夜在絕情殿所見,白子畫與花千骨兩人親熱之事結結巴巴的說了出來。

摩嚴越聽眉皺得越緊,房間裡頓時烏雲密布。

「你所說的句句屬實?」

「回世尊,弟子有天大的膽也不敢污了尊上的名,拿這種事亂說啊!後來我被花千骨施了攝魂術消去了那段記憶,一直到她受了十七根銷魂釘,仙身被廢,我才隱隱約約想起了些畫面,嚇個半死,但是又不敢確定。一直到昨天晚上終於全部回想起來,十分肯定了,猶豫很久,這才敢來向世尊稟報。」

摩嚴瞇起眼睛,這事非同一般,如果真像他所說的那樣,這就不僅僅是花千骨暗戀白子畫的事情,而牽涉到師徒亂倫了。可是白子畫的性格他怎會不清楚,他若早知花千骨對他有情,定是早就避她於千裡之外了,又怎麼會和她如此親密?不過那時候子畫身中劇毒,若是一時意志薄弱,受不住那孽徒勾引也未可知。

李蒙是斷不會說謊的,既然他的記憶可能被花千骨抹除,那白子畫亦有可能,但是他修為高出李蒙這麼許多,如果是忘了的話,也應該一早就想起來了。

突然憶及白子畫用斷念劍廢花千骨的時候,他當時還覺得有些蹊蹺,卻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摩嚴眉頭皺得更緊了,李蒙見他久久未語,知道自己知道了不得了的大事,心下突然有些後悔,嚇得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世尊……弟子的意思不是說尊上會與花千骨有私情,只是……只是……」

摩嚴下榻扶他起來,語氣和善的問道:「你家中可還有何人需要照顧?」

李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了。

大清早,摩嚴踏上了絕情殿,看著滿院芳菲的桃花,美歸美,卻冷冷清清,絲毫沒有生氣。

遠遠的,便聽到白子畫隱忍的咳嗽聲。推門而入,見他正在案前看書。

「你大傷未愈,就不要隨便下榻走動。」摩嚴取下一旁掛的袍子披在他身上。

白子畫望了望窗外未語,神色中卻有一片蕭索之意,又快要到入冬了……

摩嚴將一些瓶瓶罐罐從袖中掏出放了在桌上。

「師兄你不要再到處幫我尋這些靈藥來了,沒用。」

「怎會沒用,你盡管吃了就是,以你的底子,要恢復如往常又有何難,只要多加時日……」

摩嚴眼一掃,發現他正在看的書竟是花千骨的字帖,忍不住一陣火起奪了下來扔在一旁。

「把藥吃了。」

白子畫面無表情,依舊罩著薄薄的一層霜霧。一邊吃藥,一邊運真氣調息。他身子不如往常了,近來還常常頭痛。強逼著自己快些好起來,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明知自己撐不住,何苦硬為她扛那六十四根釘?明知自己不忍心,又何苦向三師弟授意,給她如此重的刑罰?你為仙界犧牲那麼多,自己弟子,就算護短了,旁人難道還說得了我們長留什麼麼!」

白子畫知道他在心疼自己,卻只是緩緩搖頭:「不上誅仙柱,不釘銷魂釘,又怎麼平得了這天怒人怨。雖是無心,那些死傷,她終歸還是要負責的。」

摩嚴凝眉從桌上拿了仙丹仙露什麼的打開了遞給他,卻突然手一抖,將其中一小瓶打翻了全灑在他臂上。

慌忙的替他撫去,手過處,已然全乾。白子畫依舊面無表情的在調息中,淡然道:「沒事的,師兄,我想休息了,你請回吧,不要擔心我。」

摩嚴大鬆一口氣的點點頭,出門離開了絕情殿。

剛剛打翻的,不是什麼仙露或普通的水,而是他專門用來試驗他的絕情池水。看到他沒有任何反應或是異常,甚至沒察覺到那是什麼,仙心依舊穩如往昔,並未生出半分情意,他總算放心了。也不用再追問之前之事,有些話說出來,反而傷感情。

摩嚴長歎一聲,俯瞰整個長留:不是師兄不信你,實在是你太多舉止太過反常。不惜徇私枉法,布下如此之局都是為了你,希望你有朝一日能明白師兄良苦用心。

放眼望去,四海之內,無了花千骨,鎖了妖神,六界,似乎又恢復了一片歌舞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