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5 章 舊事重演

A- A+

房間裡還是和以前一樣的陳設,甚至連一只茶杯的位置都沒移動過。師父似乎從來就喜歡這樣一成不變的規律生活。

幽若躡手躡腳的走到白子畫榻前,確定他依舊在昏迷當中,轉身對站得老遠的花千骨招招手。

花千骨靠近一些,看著他蒼白如紙的臉,忍不住一陣愧疚心疼。

想當初她在群仙宴上初見的那個遠離塵世的上仙白子畫,就這樣一步步被她害到如今這個地步。

是不是當初她不出現,不拜他為師,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膝蓋一屈,跪倒在白子畫榻前。

聽著窗外雪落下的聲音,壓在心底的好多話想說,如今卻只換作一陣悲戚沉默。

幽若見她久跪不語,連忙上前拉她:「師父,你自己連站都站不穩了,快起來。傷重成這個樣子,先運功調息一下吧。」

花千骨搖頭,走到白子畫跟前,猶豫半天,終於伸出手號住了他的脈搏。

「幽若,我替你師祖療傷,你先出去一下,順便把把風,有人來了立刻通知我。」有了上回被李蒙撞見的事,她行事不得不小心謹慎。

幽若心裡不願,療傷而已嘛,為什麼要讓自己出去啊,這絕情殿又不會有人來。嗚嗚嗚,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看到師父和師祖在一起。

「弟子遵命。」幽若只得無奈的轉身出門,然後小心翼翼的從窗戶縫裡偷窺。

花千骨知道自己的醫術並不比摩嚴還有長留醫藥閣的高明多少,而且本身修煉得來的功力已經全部被廢掉了,余下的只有妖神之力。要想替師父療傷,肯定得催動妖力。可是師父之所以虛弱,很大部分原因是力量用在了封印上。此消彼長,自己用妖力替他療傷,只會更加復雜沖突。所以能夠用的還是只有自己的血罷了。

花千骨動手點了白子畫兩個穴道,確保他不會在療傷途中突然醒過來。這才掀開他的被子,伸手去解他白衣腰上的帶子。

幽若在外面嚇傻了,捂住嘴巴!

哇!看不出來,原來師父是這麼簡單直接的人啊!趁著尊上昏迷不醒,就強行把尊上給OOXX了!好好好,等生米煮成熟飯,尊上就再也沒辦法下狠心處置師父,肯定會對她負責任的。哈哈哈,可憐的尊上啊!(話說幽若你在開心個什麼?-_-|||)

花千骨額上的汗珠大顆大顆的往下掉著。

師父對不起,徒兒這是逼不得已,如有不敬之處還請諒解。

手小心翼翼的往白子畫袍子裡探去,原本蒼白的臉變成熟透了的大蝦米。

回憶著他被殺阡陌之前刺傷的地方,想將他之前治療時包扎的繃帶什麼的解下來,無奈手實在抖得厲害,一不小心碰到師父冰涼的身體,嚇得心都快炸開。

鎮定鎮定……

花千骨強自穩定心神,眼前卻突然又浮現出當年不小心觀微瞧見的師父的裸背,血氣上湧,鼻血都差點沒噴出來。

不行不行,她做不到。都還沒開始,光碰一下師父她都有想死的感覺了,還是讓幽若來吧……

唉,不行不行,更加不行了。師父的身體怎麼能讓別人隨便碰。

咬一咬牙,一副從容赴死的模樣,她一狠心終於把手探到他肩上被殺阡陌利劍穿通處。之前醫藥閣包扎的白布都微微被血浸紅了。花千骨又要不解開他衣服,又要解開裡面包裹的紗布,動作得十分小心。身子微微前傾,屏住呼吸,手還是顫抖的很厲害。

不敢用指氣割開,怕傷了師父。等好不容易解下來,她已經累得渾身虛脫,頭腦發暈了。

見白子畫傷口的血又重新慢慢開始往外滲,花千骨連忙用食指在自己的左臂上用指氣劃開一個小口,頓時一室都彌漫著一股血氣的芳香,混合著之前藍雨瀾風給她塗的奇怪膏藥,氳成一股奇特的味道,連花千骨自己都聞到了。

手上沾了些血,再次探進白子畫衣內。咬牙切齒的將血往他傷口上塗了上去。

傷口果然如她所料的很快愈合,竟然連半點痕跡都不留。

之前花千骨的血之所以有如此多的功用,就是因為是神之身的緣故。而關於一般草木花卉遇之則死,是因為畢竟是神之血,一滴已夠潤澤蒼生,普通平凡的弱小生命又怎能承受得住恩澤,自然折煞。劍等利器也一樣,普通的兵器竟妄圖傷神,自然破敗無疑。東方彧卿之前所說的珍貴也正是在此。神有創世之力,恢復治療不在話下,故而也才能孕育出糖寶這樣等級的靈蟲。

而如今這神之血裡還蘊含了妖之力,效用可想而知。花千骨知道白子畫為她受釘刑之後本就愧疚難安,如今再見他因為自己傷勢加重。不顧自身安危趕來,就是想像之前他中毒時那樣,用自己的血來試一試,是否可以將他的仙力完全的恢復如初。

見到效用如此顯著,心頭不由一喜,此趟果然沒有白來。她就不信她把身體裡的血全部給了師父,還治不好他的傷。

手緩緩的在白子畫肩上,腰上,背上幾處傷口處塗抹,輕柔有如愛撫。

花千骨感覺自己渾身都燥熱起來。那手更是仿佛被沸水煮著一樣,滾燙得嚇人,好像就要燃燒起來。

可是師父的身體就是如玉如冰一樣浸骨涼滑,手感刺激太過強烈。

花千骨強忍住噴鼻血的沖動,一遍又一遍默念著清心咒。終於塗好了,她長歎一口氣,收回手來,卻不小心劃過白子畫胸前。感覺手下身體微微顫了一下,花千骨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死了,死了。

花千骨連忙跪下連連磕頭。弟子不是有意冒犯師父的……

看看白子畫的確依舊昏迷不醒,只是應該對外部環境還是微微有些知覺。

居然……

居然……

碰到了……

……

花千骨的臉都紅到脖子根了,羞愧難當,看著自己的右手,恨不得拿刀砍砍砍砍碎了,扔去喂狗。

外面的幽若連吞口水,啊,她也好想摸啊。呃,想想,也只是想想而已……

花千骨好半天才站起身來,腿軟得不行。外傷搞定,然後是內傷和恢復仙力,可能就得多費些血了。

花千骨見之前臂上劃開的口子已自動愈合,便又割開手腕,放到白子畫唇邊,讓血慢慢流入他口中。

白子畫眉間淡得幾乎看不見的掌門印記,同時也是他身為仙人的證明,隨著越來越多的鮮血流入口中,顏色也慢慢的開始變得有些明顯起來。

太好了,果然有用。妖之力治愈自己的神之身,能力還是稍微有限,多少會留下一些痕跡。但是用在其他人身上簡直就包治百病,成了絕世的靈丹妙藥。如此說來,不知道喝過自己血的人就算不能得道但可不可以成仙?

花千骨見白子畫仙力恢復有望,心頭不由大喜。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自己的身份有了微微的感激和慶幸。

本就重傷在身,也不運功自療,就算有妖神之力,但被強行壓制,傷勢恢復已是極慢。如今又大量失血,她眼前一陣發黑。怕還沒把師父治好,自己就率先掛掉。連忙將血止住片刻,抬起頭臉色蒼白的微微喘氣。

一陣口干舌燥,望見桌上的茶,她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剛走了兩步,手臂卻被誰拉住。心頭一驚,倉促轉身,還沒等反應過來,身子被用力一扯飛到榻上。頭還很不幸的撞到牆,更是一陣暈眩。還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已被一翻身壓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