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章 瑤池飛臨

殺阡陌等人的到達要早花千骨他們一步,無奈根本無法突破瑤池上空眾仙合力圍成的結界。本來一切全在摩嚴預料之中,用天兵天將拖住昆侖山上妖魔的大軍,然後用結界將殺阡陌他們阻攔在外。只需拖過五星耀日南無月處決,妖魔就再無戲可唱。

十二元辰,十八羅漢,二十諸天,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將……為了穩妥起見,這次群仙宴幾乎宴請了九天所有的仙佛。合眾仙之力所鑄成的結界,殺阡陌他們半點突破的可能性都沒有。

摩嚴站在南無月身邊冷冷的笑,任憑結界外妖魔如何瘋狂肆虐,妄圖摧毀結界,都是頭都懶得抬一下。

這時蠻荒眾人卻如一片烏雲飄到瑤池上空,黑壓壓的三千余眾,雖不似軍隊那樣整齊劃一,卻也絲毫不凌亂。眾仙都不由錯愕。

軒武聖帝一眼就瞥見向他得意招手的腐木鬼,其他各仙也紛紛看見過去或與自己有仇怨,或被自己親自逐去蠻荒的仙魔。其中還有巨大身形的哼唧獸,踏著四團火焰一樣的祥雲,威風凜凜一聲怒吼,瑤池水也蕩漾不止。

在座諸仙都剎時間面色蒼白如紙,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些人竟從蠻荒逃了出來。太多恩怨牽扯不清,許多心虛、能力又有限的仙人害怕被尋仇,竟悄悄起身離席。

瑤池的光線瞬間暗了不少,上空全是張牙舞爪怒吼著妄圖沖破結界的妖魔。

笙簫默雖沒有看見東方彧卿和花千骨,但是見眾人能上得了昆侖山,估計他們二人也應該從七星陣中逃出來了。於是趕忙向摩嚴傳音道:「大師兄,趕快通知二師兄吧。」

摩嚴皺著眉,冷哼一聲:「小小一幫妖魔棄仙,何足掛齒,沒必要特意讓他趕過來。」

子畫心底對南無月這小孩頗為喜愛,定是不忍見他受刑,更不想知道他之前血腥殺戮之事,又何苦讓他難受,明明心底已經夠苦的了。

笙簫默知摩嚴心思,不由莞爾,卻仍皺起眉頭:「他們我倒不擔心,但是千骨只聽二師兄的話,若是她使出妖神之力……」

摩嚴雙手緊握:「我會在那之前就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東方,是殺姐姐!」

花千骨和東方彧卿隱身在眾人之中,東方彧卿正在想辦法突破結界。花千骨看見殺阡陌的蓮榻,只是紗幔重重,看不見殺阡陌的臉,卻相隔大老遠也能感覺到蓮榻周圍血紅色的妖氣和殺氣。

東方彧卿拉住巴不得立刻飛奔過去的花千骨,神色有些凝重,殺阡陌明顯入魔更深了。

「殺阡陌已經知道你來了,不用過去,會暴露行蹤的。摩嚴正觀微於你,想揪你現形。」

花千骨凝眉點頭,心急如焚的看著下面南無月:「這結界竟那麼牢固麼?連東方你都破不了?」

「這是自然,以我一己之力,如何敵得過天庭百仙。不過別急,我不成還有斗闌干。」東方彧卿依舊微笑,似是胸有成竹。

藍雨瀾風、雲翳還有紫薰淺夏都不在殺阡陌身邊,只有曠野天,春秋不敗等人。花千骨猜他們之所以沒來,可能一個是怕見到斗闌干,一個怕見到雲隱,還有一個是怕見到師父。

雲隱因為如今畢竟是茅山掌門,要主持大局。花千骨讓他留在茅山,不用來幫忙救人,也不要去赴群仙宴,遠離這灘渾水。

這次隨她而來的蠻荒眾人純屬自願,余下沒來眾人,有的法力已失由異朽閣重新給予身份送回人世間過平凡的生活。有的身有殘疾,重傷未愈也由異朽閣來安排照料。蠻荒條件惡劣,在那無法生殖養育,所以還好沒有年幼的孩子一生下來就要受苦,不然天長日久蠻荒或許早有了自己的國家和文明。

雲隱忙著幫異朽閣安頓其余的人,雖然很想來見雲翳一面,卻又不想再聽他親口承認殺師滅門之罪。上次太白一役之後,雲隱沒能追到他問個清楚。回去之後苦苦清查,明白了所有真相原委,反倒是他再沒臉去見他,也知道再見只能讓雲翳更加矛盾痛苦。因此雖然說很想來幫花千骨的忙,卻又不想和雲翳起正面沖突,終究還是忍住沒來。他還有許多事需要想個清楚,等時機到了,才能親自去找雲翳。

而此時斗闌干身著往日金色戰袍,負手站在雲端,俯瞰著瑤池和仙界眾人,心中也是感慨頗多。他雖為助藍雨瀾風得到神器背叛了仙界,但也曾為了保衛仙界幾度出生入死,再加上受的刑和被逐去蠻荒的這近百年,也算是扯平了。待他先還了丑丫頭的情,再去找藍雨瀾風徹底做個了斷,這一生就再無掛礙。

瑤池中的天兵天將基本上全都是他過去的部下,當初本就為了他被逐之事大為不滿,差點鬧出兵變,如今見戰神回來,全都不由自主的濕了眼眶,齊齊跪下向他拱手單膝而拜。

這一來玉帝還有眾仙面上都是一陣青一陣紫,不但防外亦開始防起內來。他們都知道斗闌干在仙界的威信,生怕兵將臨場倒戈。

這結界雖固若金湯,但力量是用在對外上,若從內部攻破,怕是就有些不堪一擊了。若妖魔湧入,必有一戰,光是殺阡陌他們也就罷了,如今再加上斗闌干和蠻荒眾人,勢必兩敗俱傷。

果不其然,未等他們反應過來,就見角落裡嗖的躥出一紅一藍兩個身影,迅速的向空中飛去。

「快攔住他們!」玉帝急呼。

眾仙一看,不是天兵天將,竟是斗闌干的胞弟南嶺寒和北海龍王,誰又攔得住?

二人飛快的突破結界而出,滿面驚喜色的直奔到斗闌干面前。

大好的機會。東方彧卿和曠野天等人不約而同的向結界瞬間閉合處施法,銀光暴漲,空氣中傳來巨大的破碎聲,妖魔和蠻荒眾人魚貫而入。

此刻南嶺寒和北海龍王已是激動得不能言語,二者本就一個因對斗闌干之事一直對仙界心有芥蒂,一個坦率豪爽明戀斗闌干已久,又哪裡還顧得上那麼多。一人握著斗闌干一只手,只顧著敘舊。

斗闌干見南嶺寒修為大增,形容冷峻蒼然,北海龍王一頭火紅的發,比百年前更加明艷動人,心下幾多歡喜。

再一低頭見兩方頃刻就要刀戎相見,連忙一聲怒吼。天兵天將和蠻荒眾人甚至連妖魔都不由得各自退了一步。

斗闌干有如天神從天而降,冷冷的看著玉帝和群仙。

「枉你們一天到晚說什麼慈悲眾生,卻都是惺惺作態的嘴臉。九天仙佛,就是這樣對待一個孩子的麼?」

斗闌干還是如當年一樣雄視四海、氣吞八方,眾人在他的斥責下都不禁眼有愧色,卻又想起南無月方才的嗜血殺戮。若說他之前只因為身為妖神就被處刑還有點冤,如今卻是怎樣都不過分了,不由一個個又覺得有理起來。

殺阡陌的蓮榻漂浮在半空中並未落地,似是怕被這瑤池仙境地上的塵埃弄髒一般。他始終不發一語,春秋不敗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故而也不敢自作主張率先發難,安靜的站在一旁,看斗闌干等人與仙界對峙。他知道殺阡陌這麼久一直是為了花千骨的囑托才會想盡辦法救南無月。不過無所謂,他只需要結果,不需要管目的是什麼。

東方彧卿和花千骨正悄無聲息的向南無月被縛的建木處靠近,要想在群仙面前使用法術隱身,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見事態一如自己所計劃的那樣發展,東方彧卿微微松一口氣。在這樣勢均力敵的狀態下,他們才有資格和仙界談判,而談判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救人,很明顯就算仙界不想談又不想戰勉強在聽,也絕無可能把人交出來。他們在做的不過和起先仙界一樣,只為了拖時間罷了。拖到五星耀日的最後一刻,就算真要打起來,死傷也不會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