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4 章 師徒相見

A- A+

竹染抬頭,看著殺氣騰騰向他直撲而來的殺阡陌,臉上帶著輕蔑的笑意,毫不驚慌的往花千骨身後一躲,把她推到自己前面擋住。

殺阡陌硬生生停在離花千骨一尺遠的半空中,胸口因為激動而起伏不定。花千骨從未見過他發那麼大的火,他竟和竹染有仇怨麼?以前怎麼從未聽他們倆提起過。不過看殺阡陌那極怒的神色和極深的恨意,定是大仇不共戴天了。

「竹染!你個卑鄙小人!給我滾出來!」

「我就不出來,你奈我何?」竹染孩子一樣賴皮的哈哈大笑。

殺阡陌氣得快噴出火來,連連出掌,竹染卻緊緊從後面拉住花千骨又躲又閃拿她做擋箭牌,殺阡陌心知自己出招威力太大,深怕誤傷花千骨,每每總是在花千骨前面及時停住。

「小不點!讓開!」

這個關鍵時刻,他們能不能全身而退都還成問題,花千骨可不想他們兩人打起來。更何況竹染對她有大恩,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就讓殺姐姐給殺了。

「姐姐不要……」花千骨抱住殺阡陌的手臂,卻被他猛的推開。不管如何失去理智的時候,殺阡陌都從未對花千骨有過半分粗暴,看來這次是真的恨到極致,殺意已決,花千骨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殺阡陌長發翻飛,鋪天蓋地張開猶如巨大簾幕,同時雙臂力合紅光激漲猶如光劍直插向竹染,竹染退無可退,雖明知自己的實力相差殺阡陌太遠,卻依舊不慌不忙開口說道。

「殺阡陌,琉夏死前有一句話留給你,你想知道麼?」

殺阡陌整個人頓時僵硬,頹然無力的退了兩步。然而發出的致命一擊卻流星般射向竹染。看似無可閃躲,竹染卻自有辦法避開,卻沒想到還沒等有所動作,面前突然多了一個人。

「你的對手是我。」摩嚴硬接了殺阡陌一擊,喉間一絲腥甜。

眾人皆沒有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竹染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滿臉憎恨和鄙夷的冷笑,雙拳的顫抖卻洩漏了他此時內心的激動和憤怒。

此刻摩嚴要放手與殺阡陌一戰,殺阡陌卻又不想了,只是瘋狂的攻上前想要問竹染琉夏的遺言是什麼,卻又被摩嚴牽制住。

「琉夏是被我處死的,你要報仇,找我!」摩嚴回想起八十年前那一幕,心頭一陣苦澀。

殺阡陌不斷的搖著頭:「不是,不是,是竹染害死她的!是竹染害死她的!」

花千骨見殺阡陌逐漸開始神智不清,強制用功,出招完全沒有章法,只攻不守,破綻百出,血色花紋繼續在臉上蔓延開來,逐漸遍布全臉。

「魔君!」春秋不敗驚慌失措卻被眾仙纏鬥脫不開身,若是殺阡陌的花紋到處遍布,邪功脫離控制,會被妖魂反噬殆盡的。

花千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撲上去想抱住殺阡陌卻被他身上紅光彈開。

竹染望著殺阡陌扭曲的面容,眼中閃過一絲恨意,冷哼道:「殺阡陌,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比誰都清楚,真正害死琉夏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我知道這些年來,你做夢都想殺我,你以為殺了我,就是替琉夏報仇,就能讓自己的心得到解脫?我告訴你,不可能,除非你自殺,否則你注定了要內疚一生一世。」

殺阡陌原本氣急漲紅的臉,瞬間就變得慘白一片。

他在內疚麼?是啊,他內疚,內疚最後沒來得及救下她;他內疚,內疚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讓她上長留;他內疚,內疚這一世沒能遵守承諾,好好保護她照顧她。

「你負了琉夏!是你負了她!她是為你而死的!」殺阡陌朝著竹染怒吼。

竹染身子虛晃了兩下,垂下眸子,再一抬眼,又是一片無關己事的雲淡風輕。

「那又如何,她愛的是你!」直到臨死,直到臨死留下的還是那樣一句話。一想到,竹染心如針扎,抬起眼,狠狠的盯著殺阡陌。

「但是你呢?殺阡陌,你永遠都是一朵孤芳自賞的水仙花!一個可憐又可悲的自戀狂!你根本就不愛任何人,這世上你唯一愛的人只有自己!」

殺阡陌呆呆佇立在原地一動不動,仿佛被人狠狠扇了一耳光,耳中嗡嗡作響,久久回不了神。四周突然刮起詭異的陰風,且一陣強過一陣,無數鬼魅妖魂在風中嘶吼。

「東方!琉夏是誰?殺姐姐怎麼了?」花千骨開始湧出巨大的惶恐,無奈仍無法靠近殺阡陌,連忙向東方彧卿傳音問道。

東方彧卿攻擊力不強,敵不住幾人聯手合圍,也出不了幾人的陣法,干脆又做了一個小結界將自己困在裡面,他雖出不去,別人也別想進來傷到他。這才迅速的將殺阡陌、竹染還有琉夏三人之間的糾葛告訴給花千骨。

原來這個叫琉夏的女子也是長留弟子,但是背景復雜。她本是平常凡人,娘親貌美,年紀輕輕就守了寡,後一次機緣巧合之下與一魔界之人相愛,之後不顧一切帶著琉夏隨那人前往魔界,雖因為出身始終沒有名分,但那人對他們母女一直是極好的。那時殺阡陌年少氣盛,在魔界中到處跟人挑戰,卻輸給了那個人,不得不依約聽從他的吩咐,擔當起照顧琉夏的保姆工作。而那人也傾囊所受,傳了衣缽給他,算是他無數師父中的其中一個。

殺阡陌何等心高氣傲,自然是不甘心每天跟著一個孩子跑前跑後的,何況那孩子從人間剛來魔界,諸多不適,常常生病,一歲左右,動不動就哭鼻子,還一把屎一把尿的。

他一貫殺人如麻,平生第一次學著怎樣去照顧他人,怎樣去呵護一個幼小的生命。琉夏可以說是他一手養大的,如同女兒一樣。那種親手去養育一件事物的感情是十分奇怪的,他第一次發現原來那麼容易一手就可以捏死的一個小生命,竟需要人花那麼多心血去澆灌。人只要付出了感情付出了勞動付出了心力,去關愛過養育過守護過,就會懂得什麼叫珍惜。就像自己親手栽培的花和路邊的野花是不同的,上過戰場的士兵就會變得愛國了。

一個自己曾經用全部力量去澆灌和守護的小生命,對於他的意義完全不同。而這個世上,琉夏是唯一一個。

而對於琉夏,愛上容貌絕世的殺阡陌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從小到大,他陪伴她保護她一個凡人在魔界裡不被妖魔欺負傷害,琉夏又敬佩他又依賴他又迷戀他的美貌。盡管殺阡陌心高氣傲,好戰好勝,又自戀甚深,眼中從來只裝得下自己,她也毫不在乎,最後還助殺阡陌做上魔君。他們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殺阡陌總是在三界到處周游。唯一在乎的只有自己的美貌還有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擁有跟自己美貌相稱的能力。

而最強的力量,便是妖神之力。恰逢殺阡陌闖長留搶伏羲琴,臉被白子畫劃傷,急得他到處找靈藥。

既然他那麼想要神器想要伏羲琴,她便去想辦法替他奪來。琉夏以凡人之身,又天資聰慧,因為有殺阡陌保護,也從沒修煉過什麼邪門功夫,很容易就拜入了長留門下,成為戒律閣長老的弟子。

本來冒險潛入是為了幫殺阡陌盜取伏羲琴的,卻沒想到和世尊大弟子竹染日久深情。或許是愛殺阡陌太久太累太寂寞,或許是竹染的笑太溫柔又太孤獨。只有她自己明白愛上一個太過美貌,眼中只有自己,甚至目光都不會為她多停留片刻的男子有多辛苦。他就像是天上的冷月,看著光華耀眼卻半點都觸碰不著。又像是一團烈焰,靠太近了,會被他的光芒灼傷,被他的熱度烤焦。

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男人總是被女人左右,而女人被感情左右。她愛誰,就可以為誰犧牲一切不顧一切。於是,原本是為殺阡陌而盜的伏羲琴,最後變成為竹染而盜了。

其中一系列的艱難危險可想而知,伏羲琴還有另外幾件神器的確是在琉夏的努力下一度為竹染得手。但是歷經種種,最後還是沒逃得過摩嚴和白子畫。三尊問審之時,琉夏將罪責一律承擔。竹染早就堪破她身世,一開始故意引誘她,之後也是一直在利用她。於是很自然的順水推舟,讓她做了替死羔羊。

最後琉夏只用了三根銷魂釘就被活生生釘死在誅仙柱上,而竹染一直在旁邊無動於衷的看著,並在摩嚴的護短偏私下竟毫發無損。卻又不知後來為何落下銷魂池,落了一聲疤痕,然後又被摩嚴秘密的逐到了蠻荒。

處刑時殺阡陌正在為他的臉修養閉關毫不知情,之後再想救人已經太遲,痛心疾首之下便將滿腔怨恨歸結到了竹染身上,想要殺他為琉夏報仇。而琉夏既然喜歡竹染,斯人已去,竹染又怎能獨活於世,自然要下去陪她。

但是他再笨再傻又豈會遲鈍到不知琉夏對他的感情,豈會不知琉夏為何要上長留。明明答應要盡一切力量去守護,讓她遠離傷害,卻沒想到什麼也沒為她做,更沒想到也從不願意承認的是,其實最初傷害她逼她走上絕路的是自己。久而久之,執念愈重,心魔日深。

而之後遇上花千骨,他把所有的補償都用在了她身上,依舊沒有辦法填補心裡的內疚和痛苦,再加上後來花千骨發生那樣的事,他拼勁全力,卻依舊眼睜睜的看著最愛的她被白子畫從他面前帶走,受了比琉夏當初更重的刑罰。心高氣傲的他再承受不住,終於一步更深一步的入了魔……

此刻在這緊要關頭上卻又讓他看見竹染,舊事重提,竹染每一句話都在往他從未愈合過的傷口上撒鹽。而說到琉夏愛他,而他只愛自己,更是仿佛拿鈍刀在他心上割,疼得他不想清醒,卻又不得不清醒。

情緒急速激化,殺阡陌周身的紅光膨脹猶如巨大落日,周遭狂風大作,吹落一地桃花,瑤池巨浪滔天,到處飛沙走石。

花千骨戴著斗笠,雖有面紗遮擋依舊吹得她睜不開眼。

殺阡陌此刻露在外面的皮膚已經全都爬滿了血紅色的妖冶花紋,抬起頭來,已看不見眼白,眼眶裡只有一片血紅。

「你和摩嚴,一起死,傷害過她的人,都得死!」

巨大的紅光掩蓋,花千骨什麼都看不清楚了,知道他這一擊若是擊出,整個瑤池怕是都會被移為平地,眾仙不顧一切,同時向殺阡陌施法打了過去。

紅光與諸多光芒相撞擊,抗力越強,妖魂破力量隨之增強,紅光范圍也不斷擴大,眼看已超過殺阡陌所能承受之極限,他卻寧肯同歸於盡,也依舊半點都不肯退讓。

「殺姐姐!」花千骨在風中淒楚大喊,看著殺阡陌身上筋脈穴道紛紛斷裂爆開,鮮血浸染他的紅衣,顏色更艷了。花千骨心揪作一團,知道他若再不收手,怕是連性命都難保。只是他此刻已入魔,無論花千骨如何傳音如何叫他,他又怎麼聽得進去。

「魔君!」春秋不敗飛快結印,不顧性命想要硬闖過去,卻被花千骨拉住。

「我去。」

花千骨再顧不了是否會有損師父清名,一咬牙,拼命沖破封印,渾身妖力大增,化作一道紫芒直向殺阡陌飛了過去。

諸仙攻擊全被她一人震開,殺阡陌的妖魂破也在她張出雙臂溫柔的環抱下逐漸縮小成一個團,重新回到體內。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呆呆看著他倆。

只是反噬太嚴重,殺阡陌已經快撐不住了,卻依舊滿臉恨色的想要施法殺竹染和摩嚴。卻說不出那種恨,是遺恨,還是對自己無能為力的痛恨。

花千骨心疼的快要掉下淚來。

「姐姐,夠了,夠了……」

「我保護不了她,也保護不了你,可是,大仇怎能不報?你不要攔我,待我殺了他們倆,再殺白子畫,再殺這仙界眾仙,替她報仇,替你報仇……」

殺阡陌右手翻轉,踉蹌走出一步,卻在正要運功之時,身子一軟,卻整個癱倒在花千骨身上。花千骨妖力直擊而入,連點他背上生死穴和幾個氣穴,洩盡了他的內力,竟將他一身修為全廢了……

「小不點……」殺阡陌驚訝的望著她,慢慢倒在她的懷裡,只感覺一陣巨大睡意像他襲來。

不能睡……

他知道這一睡,或許就是永生不醒。

花千骨牙關顫抖強忍住啜泣:「姐姐,夠了,你做的已經夠多了,琉夏會明白的……」

殺阡陌苦苦的笑:「她早就明白了,所以才會愛上竹染。放棄我,是她一生做的最對的選擇。」

或許潛意識裡,這些年來,他真正想要報仇想要殺的人其實是他自己——

竹染在一旁看著聽著,見殺阡陌執念竟深至此,心頭不由一陣愴然,終於慢慢開口說道:「琉夏臨死前說,她對不起你,還有,希望你下輩子別再長得比她還漂亮,她配你不起。」

殺阡陌不由一笑,牽動內髒,咳出一口血來。

花千骨驚慌失措的抱住他:「不會!姐姐不會死的!姐姐,你別怕!我不會讓你死的!你先睡一下,先睡一下,我一定會有辦法治好你。」

殺阡陌搖頭:「姐姐執念太深,心肺早就被妖魂啃噬壞了,治不好了。春秋不敗,曠野天,你們以後負責幫我照顧小不點,有什麼事聽她的就好了。」

「魔君!」妖魔聽他都已經開始交代後事,都嚇得齊刷刷跪倒在地。

「姐姐,不要瞎說,我一定會有辦法的。」

「現在,生死都已經不重要了。小不點,你會怪姐姐麼?」

「不怪,為什麼要怪?」

「姐姐沒有告訴過你琉夏的事,也沒有告訴你其實一開始姐姐只是把你當作她的替身。」

「不會,姐姐對琉夏好,對我也好,愛琉夏卻因為沒能好好珍惜她,所以一直很後悔,想要努力補償,琉夏知道姐姐的心意泉下有知,一定會很開心的,我也開心。」

「傻瓜,你以為我愛的是琉夏,一直把你當成她麼?你跟她對我同樣重要,可是我對你有一點卻是不同的。知道她喜歡竹染我會生氣,可是看見你和別的男子在一起,我卻是會吃醋啊。」

花千骨呆愣在那裡說不出話來。

殺阡陌又咳出一口血,血已經成黑色的了。

「小不點,姐姐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很狼狽?」

花千骨拼命搖頭,本來已經難過得要死,聽他此時還在關心自己容貌,心又痛又酸澀,幾乎快要不能呼吸:「不是,殺姐姐現在依舊是六界最美的人。」

殺阡陌輕歎一聲:「每個人都有執念,而我的願望,是想要保護一件東西。先是她,然後是你。可是,虧我一生自負擁有這世上最美的容貌,卻沒有可以保護自己所愛的能力。我輸了,輸的好徹底。可是小不點,你要相信,姐姐是真的喜歡你……」

殺阡陌躺在花千骨膝上,努力伸手想去撫摸她的臉。

花千骨再承受不住,緩緩摘下斗笠下的人皮面具,顫抖著聲音問。

「即使我成了六界最丑的人,姐姐也不會嫌棄我麼?」

殺阡陌看著她毀得面目全非的容貌,心頭一驚,瞬間明白了一切,心疼的摟住她脖頸。

「你這個傻孩子,到底吃了多少苦啊……姐姐都不知道……可是奇怪啊,不管姐姐怎麼看,小不點還是那麼美麗可愛。怎麼會嫌棄……一點也不嫌棄……」

殺阡陌說到最後聲音都不由哽咽起來,然後緩緩將花千骨拉近,仰起依舊傾城絕世的臉,輕輕吻住了她。仿佛夏日的微風,溫暖中又帶著些許清涼,毫不在意的落在她的額頭她的眉眼她的鼻尖,吻著她疤痕遍布的臉的每一個角落,仿佛想要撫平她所有的傷口,仿佛在用唇跟她輕聲訴說著,小不點,不疼……

花千骨哭得渾身顫抖,殺阡陌將她越抱越緊,唇用力卻又溫柔的吻著她的唇,花千骨的心又痛又軟,唇齒間滿是他的清香,既甜蜜又苦澀。

身邊雖有如此多人在看著,他們倆卻再沒有時間去在意。

眼看著殺阡陌的吻慢慢輕下去,最後化作一片羽毛輕盈的拂在她唇上。

殺阡陌微笑著慢慢閉上眼睛:「總算把初吻送出去了,呵呵,美人的吻,可是從不輕易給人的啊……小不點,記得我……」

感覺到殺阡陌抱住自己的雙手重重落下,再無知覺,花千骨強忍悲痛,使出巨大妖力灌入殺阡陌體內。剛剛雖搶救及時,撿回他一條命,卻不得不讓他一直昏睡下去,直到她想出辦法救他為止。

摩嚴在一旁冷哼一聲,早知道他二人有染,卻沒想到竟敢當著妖魔和群仙的面,光天化日之下接吻,雖被花千骨的面紗擋住了,但是也未免太不要臉。

眾仙方才見識了花千骨身上突然出現那麼強大的力量,竟似乎是妖神之力,都開始議論紛紛,緊張的揣測起來。

花千骨將陷入永久昏迷沉睡中的殺阡陌交給春秋不敗等人保護看管,步伐有些搖晃的慢慢轉過身來。

「不用猜了,我才是真正的妖神。」

全場靜得連片桃花落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

然後花千骨發現,白子畫不知何時來了,正遠遠的站在當初他們相遇的那棵桃花樹下靜靜的看著她,目光依舊似水一般明淨。

「師父……」花千骨悲傷又迷茫的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