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章 水墨如冰

A- A+

霓漫天死的事,讓竹染完全震驚,這時間比他預料的提前了太多,是因為白子畫麼?還是她再也無法忍受那個殘忍冷漠的自己了?

要親手掐斷自己生存的維系是不容易的。他知道花千骨看開了,又或者說是放棄了,連他匯報三千妖殺進程的時候,都顯得意興闌珊。

她再沒有去見過白子畫,獨自搬到了般若殿裡。開始沒日沒夜的閉關,閉關出來就在殿裡大肆擺宴。看著周圍群魔亂舞,自己則滴酒不沾的聽著絲竹琴簫斜倚在榻上淺睡。

整個人都變了,不再冷冰冰而變得似乎有些木訥,也不能說是木訥,而應該說她時常出神,對周遭的反應都遲緩了許多。語氣淡淡的,不再掩飾什麼,眉眼間帶著決然,眼神透徹而空明,又有一絲悲哀的氣息經久不散。

又是通宵的夜宴,宿醉的妖魔在殿下肆意調笑,到處充斥著一股荒亂淫靡的味道。花千骨對一切仿佛視而不見,安靜的在最高處的紫金榻上睡著,案上只放了一盤瓜果一杯清茶。最近妖力的過度消耗讓她疲憊不堪,可是之前養成了壞習慣,沒有白子畫的陪伴很難睡踏實。而且當想通了一切,也下決心要做的時候,她居然開始害怕起黑暗和寂靜來。將自己置身於燈火通明中,聽著周圍吹拉彈唱和嬉笑怒罵聲,被眾人所包圍陪伴著,反而能夠心安。

突然有一雙手伸到自己肩上輕輕捏揉,她一把握住,慢慢睜開眼。一張漂亮到不真實的臉顯得慌亂而又無辜,眸子猶如世上最清澈透亮的水晶。

她輕歎一口氣,突然一只捏著顆葡萄的手又伸到嘴邊。另一個出塵的男子正努力擠出笑容看著她。

「不用了,你們都退下去。」花千骨苦笑,抬頭看著旁邊的竹染。最近他總找些絕色的男子來伺候她,甚至找畫師畫了許多畫卷,或直接像這樣在宴上帶著人讓花千骨挑選。一副勢必要為她找幾個男寵來打發時間的模樣,美其名曰將功贖罪。

很顯然那兩個男子更為懼怕的是竹染,仍一動不動。

竹染語調輕松:「喜歡哪一個?」

「別鬧了,你知道我不好男色,把他們都放了吧。」因為花千骨喜歡白子畫的原因,竹染找來的大多是出塵的仙,而不是魅惑的妖魔。

「神尊總不能這麼惦記著白子畫一輩子,往後日子還長,也應該為自己做點打算。這世上出色的男子多得去了,只要神尊想要,沒有得不到的,何苦執著於白子畫。這男女間的樂事,只要神尊體會過,一定會喜歡的。」

花千骨不由笑了起來:「你自己難道不是酒色不沾?」

竹染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花千骨道:「你若自卑絕貪池水留下的疤,我可以讓你恢復成以前的模樣。你若借口事情太忙,現在大局已定,六界全在你的手裡。我看你每天沒事做,給我忙這些有的沒的,還不如自己好好逍遙快活。你若是不喜歡這些,應知我也是不喜歡的。我知道你在擔心我,不過你也明白靠著酒色不可能緩解任何痛苦。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放心。」

竹染顯然有些錯愕,她說他擔心她?擔心?這麼久以來他們一直都處在相互利用相互敵對相互戒備的位置。她為什麼會覺得自己是在擔心她?

很久沒聽過她一口氣說那麼多話,眼底全是溫和,連說話的語氣都變了。最近她對自己的確十分寬容甚至是縱容,不管是之前給白子畫下藥還是如今的刻意招惹,都未曾有過半分怒意或是斥責。

她又撤下冰冷的防衛回到當初的那個樣子了麼?還是說真的把一切都看破,什麼都不在乎了?

竹染無奈輕笑,就算一切都看破,我倒想看看你放不放得下白子畫。

從殺阡陌處出來,花千骨的神色稍稍舒展些了。每隔幾日,她總要去陪陪他,一個人對著安靜沉睡中的他絮絮叨叨、喃喃自語。

突然隱隱約約聽見一陣撫琴的聲音,行雲流水一般,自由而超脫,不由叫人心生向往。雲宮裡有誰會有這個閒情逸致撫琴?莫非是白子畫?不對,不是他,他的琴聲一貫內斂,不可能這麼灑脫。

有些好奇的尋著琴音去了,沒想到會隔那麼遠,看來撫琴之人不但技藝高超,內力也十分深厚。掠過不知多少朵雲彩,終於來到一小小的偏殿之上。簡陋歸簡陋,白雪覆蓋的院中竟種滿了桃花,銀裝素裹下也依舊競相開放。一白衣男子背對著她,正坐在樹下悠閒的撫琴,周身灑落桃花瓣瓣。

胸口如捶重擊,那背影和身姿,簡直像極了白子畫,不過她知道不是他。

聽著琴音,不由有些神游天外的慢慢從空中落下,立在飛簷上,安靜的望著他。琴聲時起時落,和著風聲輕輕述說。往日和白子畫在絕情殿上的快樂日子又一點點浮現在眼前,心中湧起無限酸楚,沒有淚卻止不住輕歎一聲。

琴聲戛然而止。男子轉過頭來看見她,眼裡全是驚訝。

花千骨也整個癡傻了。那男子墨發垂蕩,眉目清雅,如同從畫中走出一般。論仙姿論氣質,就是白子畫也不遑多讓。但是卻不似白子畫那般冷漠遙遠,怎麼看怎麼舒服。

仿佛瞬間又回到那年瑤池初見時,花開如海,風過如浪,白子畫步步生蓮的朝她走來。她,失了魂魄。

「你是誰?」男子開口問她,聲音像是月夜下古琴的空鳴,溫和又帶幾分淡漠,如清風流水般環繞住她。

「我是誰?」花千骨依然沒有回過神來,只是跟著迷茫的低喃。

那男子笑了,滿樹的桃花都跟著燦爛起來,她眼前又是一片鋪天蓋地的粉色,快要窒息。

「別在屋頂上站著了,小心摔下來,不嫌棄的話下來坐坐如何?」

花千骨鬼魂一樣蕩蕩悠悠的飄落下地,坐在案邊,竟無端的開始緊張起來。那男子把琴放在一邊,把她面前的杯子斟滿。她連忙擺手:「謝謝,我不會喝酒。」

那男人又笑了起來:「這不是酒,這是茶,名叫‘醉人間’,有酒的香氣,但是不會醉人,只會醉心。」

花千骨有些窘迫,捏著小小的杯子淺嘗一口,的確不是酒,卻比茶更芳香,比酒更醉人。

「謝謝,你是?」

「我叫墨冰仙。」

花千骨看著他,有些移不開眼去,果然如一幅淡雅的水墨畫,骨子裡又滲著絲絲涼意。

「你怎麼會在這裡?是被竹染抓來的麼?」想起之前竹染獻上的那些男子,的確很有可能。可是仙界裡竟然會有這樣一號人物麼,她怎麼從來沒聽過。

墨冰仙不置可否的淡然品茶:「他哪有這等能耐,他只會拿蜀山一派要挾我。」

「你是蜀山的?劍風掌門新收的弟子麼?我以前沒有聽過你。」

「你當然沒聽過我,我不問世事多年,劍風都算是我徒孫了,如果我收徒弟了的話。」

花千骨有些錯愕:「對不起,你被迫來到雲宮很久了麼?」

「沒多久,其實在哪都是一樣的。你叫什麼名字?」

「我……」花千骨站起身來,「我該走了。」

好不容易有個人,不討厭她也不怕她,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她回去之後馬上讓竹染放他走。

墨冰仙也沒有再多問,目送她慌慌張張的離去,不由有些好笑的埋頭喝茶。不多時,天邊又飛來一人,正是竹染。

「怎麼樣了?」

「騙小孩真沒意思。」墨冰仙眉間一抹嘲弄,「我還以為妖神是怎樣了不得的三頭六臂的怪物或者冷艷的蛇蠍美人。真是,害我白期望了。」

竹染失笑:「你若早來一些日子,或許可以看見冷艷美人,她最近不知怎的一直恍恍惚惚的,不過倒是很輕易的被你迷住了。」

「感覺自己跟個傻子似的,沒想到我墨冰仙也會有以色誘人的一天,還被當做某人的替身,真是笑話。」

「這是她最容易接受你的辦法。再說你不用假裝,真的跟白子畫很像。東子畫西墨冰,果然奇虎相當,難分高下。」

「錯,是白子畫跟我很像,不是我跟他像,我馳騁六界的時候,他還沒出生呢。」

「好吧,那就拜托你了。」

「你想我怎樣,無非是討她歡心,還是你想得到妖神之力取而代之。你要知道,我是來想辦法殺她的。若失去了靠山,你不怕麼?」

「我當然不怕,你殺不了她的,除非你真是白子畫。」

「她怎麼會愛上自己師父的?真搞不清楚,六界如今怎麼變得這麼亂糟糟的。」

「你似乎並不怎麼關心蜀山和六界的命運,那你來做什麼?」

「我是不關心這些,不過就是有點吃驚。竹染小子,你看到過你師父給人跪下過麼,那你就不會奇怪我為什麼在這裡了。」

竹染狠狠的被震到了,頭腦嗡嗡作響。他居然會給墨冰仙跪下?為了救六界?為了救長留?還是說僅僅為了白子畫?

墨冰仙笑望著他搖了搖頭:「我認識你師父這麼久,從沒見他這樣過。還有她居然可以把白子畫也害了,所以不由有些好奇,反正閒得無聊,便過來看看那妖女是什麼樣子,又有何能耐。雖然的確是絕色無雙,但一想到我得為了某種目的和她上 床,還是難免有點惡心自己。你師父真有意思,捨不得犧牲白子畫,就犧牲我。」

竹染無奈搖頭:「墨冰仙,你好有信心啊,以前每一個人剛遇見她的時候都很有信心,包括白子畫、包括異朽閣主,包括殺阡陌,包括我,好像很容易就能將她玩弄於股掌之中似的,到頭來也不知道誰比誰可憐。」

「謝謝你的忠告,我會小心的。」

竹染轉身離開,了解他們的人才會知道其實墨冰仙跟白子畫一點都不像,墨冰仙太傲然太瀟灑了,什麼都不願意承擔,更討厭牽絆和拖累。而白子畫卻背負得太多,想得太多了。六界、長留、花千骨,甚至隨便一個路人,他都會覺得自己有責任,怎能不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