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口糧小姐

A- A+

  糧食先生勾妹子這件事在後來還真被付諸了行動,原來肖先生本就打算在糧食先生成年後去抓頭母鹿回來,這樣他們就能生下小鹿。要知道馴化小鹿可比半路抓回成年的動物要容易許多。而為了發揚自由戀愛的精神,那天去抓母鹿時,肖先生還特意帶上了糧食先生。

  他們來到了叢林深處食草動物經常出沒的地方,肖先生把糧食先生脖子上的草繩系在樹幹上,用爪子給他理理皮毛,又鼓勵他「打起精神來」,就跑到不遠處的草叢裡窩著等鹿妹子上鉤了。

  要說糧食先生內心雖然有些上不了檯面,那外表在偶蹄目鹿科可算是剛剛的一級棒——

  因為從小被圈養所以肉肥體壯;因為最開始乃是笨蛋捲教授肖先生撲殺的獵物所以背上幾道長長的爪印疤痕讓他平添幾分滄桑;又因為弟弟總是抓著他又舔又咬,他身上沾滿了克魯人的氣息。這對於不知情的同類而言,絕對是幾次虎口脫險留下的光榮證據啊!

  總之一句話,糧食先生是頭外表極具雄性威風的富有魅力的成年梅花鹿!

  所以在這個正是繁殖季節的夏天,很快就有頭嬌小的鹿妹子從不遠處慢悠悠的跺了過來。

  糧食先生原本是打定主意絕對要破壞肖先生的計畫讓他逮不到鹿妹子回去。只是這正當發情時節,體內騷動無法控制,他又是頭回見著妹子——還是這麼窈窕漂亮的妹子!一時把持不住,便在妹子羞澀地發出求偶叫聲後如老綿羊般「咩咩」地叫了起來。

  一旁的肖先生聽糧食先生這麼叫差點沒噴出來——他是把自己當成羊了不成?

  卻哪知雄鹿在發情時就是這麼個叫喚,鹿妹子在得到回應心裡激動得很,表面上卻還裝著矜持的樣子在離糧食先生不遠的地方徘徊。她低頭吃著青草只拿烏溜溜的大眼睛偷送著秋波,意圖叫糧食先生主動靠近,可惜糧食先生被綁在樹幹上,活動範圍根本就不到妹子身邊啊。

  正是心裡焦急地嗷嗷叫,妹子那邊也有些等不及了,雖遺憾糧食先生不自己過來,但她還是自己主動走上前去。

  於是先生與妹子越湊越近,越湊越近,就在兩頭鹿含情脈脈地準備香個小嘴互相舔舔身體的時候——肖先生,他出現了!

  那撲上鹿妹子的動作與速度真是難得的生猛有力,妹子被直接撲倒在了地上,她呦呦叫著掙扎,卻哪是她天敵的對手。一旁的糧食先生看著可憐的妹子,想上去幫忙,只是為了自己那點點小私心,最終還是默默轉過了腦袋不去看。

  然後那天晚上,肖先生就有了他的第二頭家畜。為了與糧食先生配對,他決定叫鹿妹子——口糧小姐。

  並且這回肖先生還吸取以往教訓特意拿荊條編了根結實的草繩套在口糧小姐脖子上,又為了方便糧食先生行事,他還特地把他們綁在了一棵樹上。

  所以在大半夜,糧食先生被從驚慌絕望中認清現實的口糧小姐實行暴力時,是連躲的地方都沒有。那咬在他脖子上的小嘴微微顫抖著散發出妹子特有的誘人香氣,可是——真的很疼嗷嗷嗷!!!

  -------我是一夜暴力的分割線------

  隔天早上肖先生早出山洞,遠遠就瞧見他家的兩頭鹿正交疊在一塊激烈地上下挺動著,只是為何是口糧小姐在上?難道在遠古的梅花鹿界也流行這種女上男下的體位?肖先生摸著下巴琢磨,不過糧食先生到底有沒有「深入」口糧小姐啊?如果「深入」了,就這個姿勢而言——糧食先生,你的雞雞沒有被掰斷吧→,→|||||

  

  之後幾天,肖先生一直都在觀察糧食先生和口糧小姐的互動情況。然後他發覺口糧小姐似乎把自己當成了雄性,或者——根本是糧食先生那方面有些問題?總之兩頭鹿要麼各管各地臥在一邊,要麼就是女上男下地在那不知道是打架還是幹別的。

  肖先生抓回口糧小姐是為了能養出小鹿,如今這狀況自然讓他有些急,於是過了幾天,他就又拖著糧食先生到叢林深處勾搭鹿妹子去了。

  這回竟然給逮到了兩頭母鹿,它們都比口糧小姐長得要大,看來是有些年紀的。並且這兩頭雖不比口糧小姐的皮毛顏色豔麗,但都挺溫順,最起碼是沒有直接騎到糧食先生背上行兇。

  

  要說這梅花鹿也算是群居動物,只不過住在一起的多為雌鹿與幼崽,直至繁衍期,雄鹿才會加入其中。而如今又正值夏季是交/配的好時機,天時地利鹿和,可不就該讓糧食先生一逞雄風好好爽快一把。

  所以雖然有口糧小姐繼續在體位上摺騰糧食先生,到了天氣冷下來的時候,另外兩頭母鹿的肚子還是漸漸大了起來。

  肖先生看著高興極了,隔兩天都要去摸摸那兩頭鹿妹子的肚皮。鹿妹子被它們的天敵如此對待,戰戰兢兢地都搞得有些神經衰弱。倒是糧食先生打小受折磨,如今看到肖先生,還能抖擻著精神擋在他跟前。那意思如要表達,大概就是挑釁肖先生當初總是在他做那事兒的時候站在邊上圍觀——看吧看吧,你看著我也能整出娃來!糧食先生昂著他高貴的頭顱,覺得自己特能幹!

  

  來年春末的時候,兩頭小鹿如期出生了。藉著這興頭,肖先生把他想要養動物的想法告訴了溫柔先生和臭臉先生。

  克魯人雖然是很難接受新鮮事物的物種,家裡大人們還是對肖先生的想法表示認同——畢竟能不費力氣獲得食物,並且還能解決在冬季獵物短缺的問題,這對於他們而言可是不小的保障。

  於是大人們主動配合起肖先生的設想,去林子裡砍了樹拖回來,又用動物骨頭做的刀慢慢劈成長條狀。可惜骨刀脆弱又不鋒利,砍幾下就得重新磨鋒利,這事兒還真耗費了不少時間。總算肖先生也不著急,趁這時間他正好去外頭找了黃麻回來慢慢搓成麻繩,等到那些木塊弄好,就可以用它們把木塊紮成一片。之後將那些木塊樹枝圍成圈埋在地上,一個粗糙的籬笆柵欄就算做好了。

  這籬笆矮矮的,肖先生唯恐那幾頭野性未消的鹿會直接跳出來,便還是用草繩把它們綁在樹幹上,只是初生的兩頭小鹿放養著。後來有天臭臉先生捕獵順便抓回了幾隻山雞,肖先生暫時對養動物興趣十足,便把那些山雞翅膀上的毛拔了光,也扔進籬笆圈裡養了起來。